第29章 人情和酬劳(一更)

星际植甲师 +A -A

  帕米尔到底只是个营养师,对机甲的研究和认识远不如凯恩。在凯恩的帮助下,霍悠拆分零件的动作更快了。

  帕米尔在一旁笑得欢畅,大概觉得只要霍悠认可了凯恩,那她将来进雪玫瑰战队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与此相反的,霍恩却对凯恩充满了警惕之心。

  少年的世界观里,还是非黑即白的。他高度怀疑凯恩是个犯罪分子,所以对他一直滞留在霍家附近十分不满,认为他这个人很不安全。

  不过凯恩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霍悠那一仓库的机甲零件上,压根儿就没注意到霍家小主人对他隐含的敌意。

  每日一早,凯恩便跟着帕米尔来霍家帮霍悠的忙,中午吃一管营养剂,一直待到天晚了才回去。

  如此过了三四日,凯恩在霍悠面前一直都是一副勤劳卖力的模样。

  霍悠若有所思,等到第五天,她问凯恩要了私人账户。

  凯恩激动地将私人账户给了她,以为两人终于建立起了联系。可下一刻,霍悠却是转了2000信用点给他。

  “一天400信用点,不知道这个价位合不合适?”霍悠认真道:“多亏你帮忙,我的工作进展得很顺利。要是你觉得这个价位合适,我们可以签订协议,你继续帮我,给我打下手――我家里不方便留你住宿,不过中餐和晚餐我可以提供。”

  凯恩愣住,帕米尔见霍悠这是要与他们划清界限,立马往前一步道:“小悠你这说什么话,我们队长帮你也算是练手,这谈上钱……多不合适。”

  毕竟欠人人情和正常交易那是两码事,要是真让霍悠付给凯恩信用点,中间这层帮忙的交情可就两清了,凯恩和帕米尔哪儿愿意……交情可是钱买不来的!

  霍悠摇摇头,认真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也不喜欢别人欠我人情,人情这种东西,太复杂了。能够用钱解决的,还是用钱解决吧,方便,快捷,也没那么麻烦。”

  帕米尔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霍悠挺没人情味儿的,可忽然他又想起曾经莫言语说过,霍家就剩下这么姐弟俩,虽然现在霍悠生母找了过来,可看那阿姨天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想必也不是什么善茬。由此可见,霍悠怕麻烦,其实也挺正常的。

  帕米尔叹了口气,与凯恩对视一眼,小声道:“小悠怕麻烦,大概也不喜欢用……弯心思。”

  凯恩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姑娘是个透亮人,怕是猜出他们的意图,所以才不肯欠他们人情。

  凯恩想了想,觉得虽然是用钱买他来帮忙,但到底他在霍悠身边,总能与她熟悉些。人情这种东西,熟悉了也好说一点儿嘛。

  所以他默默点了点头,道:“一天300信用点就够了,我帮你做的事也值不了400那么多价。中餐晚餐既然你肯提供,我当然不会拒绝。”

  霍悠下厨的手艺可是很好,总比他天天灌营养剂强。

  帕米尔闻言笑着凑近霍悠道:“我们队长虽然不会修,可会看,他对机甲的部位零件可是熟悉得很,虽然实践少,可理论强啊!你可是招到个不错的员工。”

  霍悠笑了笑,点头道:“他很不错。”

  客观评价来说,凯恩的确是个不错的助手。但他人到底如何,还是不能早下判断。

  帕米尔拍拍胸脯:“我这个大哥帮你忙,可从来没有听你说要付酬劳……算啦,谁让我是大哥呢。”

  霍悠睨了他一眼,懒得接话,帕米尔就嘿嘿直笑。

  由此,凯恩便成为了霍悠的助手,在霍悠这儿帮忙,每日赚取酬劳。

  他也疑惑地问过帕米尔:“你之前不是说,霍家弟弟得病,需要高昂医疗费,所以霍家很缺钱吗?我看霍悠付我酬劳,开价不低,付信用点的时候也一点儿不见心痛。”

  “你懂什么。”帕米尔白他一眼:“小悠修机甲可不是白修的,你来之前,她刚修好一副机甲胸膛的残部寄回给了雇主,想必雇主已经付了尾款了。修机甲多赚钱?你又不是不知道。”

  帕米尔又碎叨上了:“要是小悠真的能来我们战队那可多好,这样我们即便买不上私人机甲,比赛时租机甲,也不怕损坏了到时候赔不起,也不用因此在比赛时束手束脚……而且要是小悠的手艺能够传播出去,说不定那些缺机甲维修师的战队,会拿着他们的私人机甲来请小悠修,这也是一笔大收入啊。小悠来我们战队,我们战队不仅能提高心气士气,还等于招来了一尊活财神,一想到以后那些战队的人上赶着来求咱们,我这心里可美滋滋的……”

  凯恩听着帕米尔唠叨,冷不丁来了一句:“你长得丑,想得倒挺美的。”说完便哈哈笑了起来。

  帕米尔不理他,深知这人有时候会说些他认为好笑的笑话,其实旁人听起来挺冷的。

  帕米尔和凯恩打定主意要在霍悠跟前刷存在感,而帕米尔觉得自己既然在霍悠身边帮不上忙,那倒不如走曲线救国的路子,讨好了霍恩,不也等于是讨好了霍悠嘛?

  帕米尔便将重心转移到了霍恩身上,他庆幸自家两个妹子已经和霍恩建立起了友谊的桥梁,方便了他和霍恩友好接触。

  霍悠忙于维修工作,偶尔会关心一下家里的情况。

  其他一切她都觉得正常,诺兰和霍恩虽然时常有些小别扭,但也没有大冲突,有诺兰在一旁,霍恩瞧着性子也活泛了些。

  唯独龙蕊思,虽然住下来了,却一直没有多余的动作,倒让她有些意外。

  对这个生母,霍悠以前的感觉很淡。厄尔恩这个继母虽然和她相处不多,但对她的关心却并不少。大概是因为身为军人,所以情绪表达比较含蓄。

  总体来说,从小到大霍悠也没有缺少过母爱――虽然父母两人都觉得,因为小儿子的病,他们对霍悠的关心太少太不够。

  然而对霍悠来说,这些其实已经足够了。

  所以龙蕊思对霍悠而言,的确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就霍悠观察,这是个时尚、果断的人,她做任何事都带有一定的目的性。

  就比如她来海纳三号星,其实她完全不需要带着诺兰一起来,可她偏偏带他来了,其中的原因,不乏有想要让霍悠看在这么个弟弟的份上,软了心肠跟她走的意思。

  可惜,霍悠的理性永远占据在她头脑的上风,从没有被感性给压下去过。

  何况……诺兰的年纪,让霍悠更多了一条厌恶龙蕊思的理由。

  虽然霍悠懒得去厌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