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烧烤大餐(二更)

星际植甲师 +A -A

  就是这么凑巧,那个在七号星表演完狩猎毒兽后,接受主持人采访,声称自己是来赚机甲战队经费,又意外被霍家姐弟撞破,疑似在私挖砂晶的人,正是帕米尔的队长凯恩?泽尔。

  从帕米尔之前向霍悠介绍的雪玫瑰战队情况上来说,倒也和凯恩在七号星时所声称的“为了钱”对得上。

  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霍悠以平常心接待了凯恩?泽尔,并未提及在七号星上的事情。

  但霍恩对他印象深刻,同诺兰一起跑到仓库里时,见到凯恩第一眼便惊诧道:“你不是凯尔狩猎手吗?你怎么在这儿!”

  霍恩记忆力好,又因为凯恩是他见到的第一个疑似犯罪的人,所以他对凯恩的印象十分深刻。

  凯恩顿感疑惑。

  凯尔狩猎手的名号,他只在七号星上用过,这个小男孩儿,难道在七号星上见过他?

  “你是……”

  “他是我弟弟。”霍悠插话,暗地里给霍恩使了个眼色,明知故问道:“小恩,他是帕米尔所在机甲战队的队长,你怎么好像认识他?”

  霍恩是个聪明孩子,顿时咽下了到喉咙口的话,转而道:“姐姐你忘记了?我们去七号星旅行的时候,见过他狩猎毒兽的演出啊!我还先后打赏了他2000信用点。”

  霍悠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道:“原来是这样……嗯,姐姐的记性是比不过小恩。”

  姐弟俩绝口不提曾经见他疑似在挖砂晶的事。

  凯恩一听这姐弟俩不但是自己曾经的观众,还曾给过自己那么些打赏,看向霍恩的眼光便多了几分亲切:“小弟弟你好呀,谢谢你的打赏。”

  “你好。”因为一直怀疑凯恩犯罪,所以霍恩绷着脸,一板一眼地道:“欢迎你来我家作客。”

  “谢谢,谢谢。”凯恩笑得近乎有些谄媚,跟他在七号星接受采访时那一副认真的模样大相径庭。

  不过还是一样蠢萌啊……

  帕米尔见他们曾有缘相见过,顿时笑得更加开颜:“原来大家是老相识啦!那可真好,真是缘分啊!”

  帕米尔追着霍悠笑道:“小悠还没入学,就已经认识我和凯恩两个学长了,等你到了凯斯学院,不愁在学院里没有人脉,我们雪玫瑰整个战队都会和你做朋友,帮助你尽快熟悉学院的。”

  霍悠端着笑脸道谢。

  家里突然又来了客人,霍悠也不好继续窝在她的仓库里了。

  凯恩远来是客,待客之道总不能丢了。虽然凯恩说早午晚餐赫赫家都能提供,但人家上门,一顿饭都不招呼也不好。

  霍悠在星上预定了食材,准备在家门口办一个户外烧烤。

  星际食材很多,食谱也完全透明化公布在星上,但厨师这行手工作业的,却也是个稀缺工种,星际人类更多倾向于口味丰富的营养剂,携带方便,又能果腹,还能补充营养……所以相比之下,营养专业比厨师专业要热门得多,机甲战队宁愿要营养师也不会要厨师。

  但霍悠不同。

  她有上辈子的记忆,烹饪手法她不说全会,但基本的都会。父母在世时出外任务,在家中她都是做饭菜和霍恩吃,姐弟俩很少会喝营养剂。

  食材送达后,霍悠从仓库里拉出了自制的烧烤炉子,给机器人下达了命令,清洗并处理食材,她则亲自调烧烤酱汁。

  诺兰对任何新奇事情都感到十分好奇,一直跟在霍悠屁股后面转。

  龙蕊思抱着双臂倚在门口,看着几个青年少年忙碌――这里就她一个岁数大很多的。

  男孩儿们很是兴奋,个个摩拳擦掌要帮忙,霍悠也一一分配给了他们任务,包括串签儿、排座、去山上摘果子回来榨汁儿等。

  等准备工作就绪了,霍悠将家里的碳也烧红了,就开始给他们烧烤。

  这里面的人里,就只有霍恩吃过霍悠烧烤的东西。他自豪地给大家推荐他姐姐的手艺。

  诺兰有些小小的妒忌,又想着只要霍悠跟着他们回普尔中心星,以后他天天都可以吃姐姐做的东西,何必和霍恩那小孩子置气。

  霍悠动作很快,一边问着众人的口味,一边顶着烟熏不断往串上撒着各种作料。

  烧烤盘一盘盘端上了桌,大家吃得口齿留香。

  “小悠你原来还是个厨师啊!”帕米尔被烫得呼呼叫,他两个妹妹坐在一边,同样的小模样上是同样的心满意足的表情,丽莎由衷赞叹道:“悠姐姐,太好吃了!”

  “嗯嗯,太好吃了!”玛莎也不甘示弱,拍霍悠的马屁:“霍恩哥哥,我好想和你换啊!有这样的姐姐,我要哥哥何用?”

  “要哥哥何用!”丽莎也紧跟着道。

  帕米尔一点儿也不生气,冲着霍悠嘻嘻笑道:“小悠你真厉害,能和你做邻居,真是件太美妙的事!”

  帕米尔和凯恩对视一眼,更加坚定了要将霍悠招揽到战队里的决心。

  一顿烧烤大餐吃得每个人都不愿意动弹,过后每人还得到一杯清茶,说是助消化、祛火清理肠道的,大家也都乖乖喝了。

  收拾好残局后,霍悠笑着对帕米尔和凯恩道:“照顾不周,还请见谅。我还有工作要忙,没时间招呼客人,你们自便。”

  帕米尔忙应了,却是和凯恩一起跟着霍悠进了仓库,看她开始新一轮的修理工作。

  面对着剩下两部分机甲残部,两人兴奋不已。

  雪玫瑰战队穷,本身就没有充足资金给成员们配备私人机甲,虽说战队里的成员几乎都是机甲专业的学生,但毕竟是学生,除了上课外,碰机甲的机会少之又少,至今绝大多数训练都只能是在模拟舱里进行模拟训练,就像莫言语进行虚拟手术训练一样。

  没有实战,就没有进步。因为模拟舱的反应模式是固定的,而当真正战斗时,不可能早早预判到对手的出招。

  所以,哪怕是面对损毁的机甲部分,帕米尔和凯恩都十分珍惜触碰真正机甲的机会――何况根据这两部分残躯来推断,这可不是学院里最基本的战斗用机甲啊!

  霍悠知道他们在看,她并不小气,时不时还会拿上面的零件问问凯恩,知不知道这零件叫什么,起什么作用。

  让霍悠惊讶的是,凯恩对机甲的认识并不少,说起零件时如数家珍,甚至可以根据零件的型号名称,衍伸到其他不同的相似零件,以及这些零件所匹配的其他型号的机甲上去。

  这是一个对机甲狂热的人。

  霍悠心里判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