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一件成品(一更)

星际植甲师 +A -A

  龙蕊思这次来是铁了心要把霍悠带走,哪怕霍悠并不欢迎她,她也厚着脸皮在霍家住了下来。

  霍家的摆设、陈列与她记忆中早就不同了,这个曾经也属于她的家,现在在她眼中却十分陌生。

  霍悠无所谓她住不住在这儿,只是同她约法三章。

  第一,按天计算住宿和伙食费用;第二,除了供应给她们的两间客房里的东西,不能随意动其他屋宅里的东西;第三,不得打扰她和霍恩的日常生活。

  三点违反任何一点,她就要赶人。

  龙蕊思咬着牙答应下来。

  龙蕊思虽然在男女问题上可能有些问题,但好歹也是个知性女性,约定好的事,她还是能办到的。

  如果她不每天都在霍悠面前提,要她去普尔中心星的事就好了。

  霍悠并没有分给新来的母子俩太多注意力,她还得赶工修机甲零件。

  诺兰第一次看到霍悠仓库里摆放着的机甲残部时,又发出了一句“哇哦,酷”的惊叹。

  他兴致勃勃地在仓库里转悠,左看右看,忙不迭询问霍悠,他能不能碰这些东西。

  男孩儿对机械一类的物体,几乎都有一种天生的喜欢,更何况是机甲。

  霍悠点点头,道:“不要弄坏了。”

  “绝对不会!”诺兰喜滋滋地答应,爱不释手地从仓库这头摸到那头,当天便买了与霍悠身上类似的、适合他的尺寸的连裤工装穿到了身上。

  戴上帽子后,他又吹了个口哨:“哇哦,酷。”

  霍悠看了他一眼,摊手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兴许是因为霍悠又有了一个血缘上的弟弟,这让霍恩感到了些许不安。只要诺兰待在霍悠身边,霍恩也会默不作声地待在霍悠身边。

  霍恩性子比较文静,诺兰则显得活泼许多。

  他这也是头一次见他的姐姐,各种新鲜,在把玩仓库里各式各样零件的同时,也不断地在和霍悠说话。

  霍悠得空的时候还是会回他两句。

  等诺兰的新鲜劲儿过了,再看霍悠天天重复着拆、清洗、修理、还原等动作,难免就觉得枯燥。

  然后他就想起了他和自己母亲来海纳三号星的目的,开始帮着龙蕊思当说客。

  “……跨星区航行还真挺酷的,我们从普尔星区到海纳星区经过折叠虫洞时,有一段时间历经了剧烈颠簸,我都差点以为我要交代在虫洞里了。”

  虫洞穿越虽然已经在星区与星区之间普及,但还是会有事故发生,就好像霍悠前世,每天有无数飞机航行,却还是偶尔有坠机事故一样。

  诺兰这是在告诉霍悠,他们来这儿也是有风险的。

  霍悠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诺兰只能再想了一个话题:“妈妈接到伦理道德所通知后,就想接姐姐去普尔中心星,爸爸也很欢迎姐姐过去,我当然也很欢迎,哥哥还让人将家里的客房收拾出来了,就等着姐姐入住……”

  霍悠抬了抬眼皮:“哦,你还有个哥哥?”

  诺兰吐吐舌头:“汉斯今年二十岁了,不是妈妈亲生的。”

  “是吗。”霍悠淡淡道:“龙女士和他关系好吗?”

  “挺好的呀,妈妈和爸爸结婚的时候,汉斯还很小,从小就改口叫她妈妈了。”

  霍悠哦了一声:“龙女士人际关系处得挺不错。”

  诺兰小心翼翼地问霍悠:“姐姐,我们和妈妈一起回普尔中心星好不好?”

  “不好!”霍恩立刻反对道:“姐姐不会走的!”

  诺兰撇撇嘴:“你从出生就跟姐姐待在一块儿,还好意思跟我抢。”

  “反正不行!”霍恩大声道:“你妈妈不会对姐姐好的!”

  诺兰不悦:“我妈妈也是姐姐的妈妈,怎么会不对她好?”

  “你妈妈要是对姐姐好,怎么可能这些年一直都没有联系姐姐,也没有来看过姐姐?”霍恩反驳他道:“现在见姐姐成孤儿了,又来说一通好话,要骗姐姐跟你们走――凭什么!我才不相信她突然觉醒了母爱。”

  诺兰横眉:“要不是看你小,我就揍你了!”

  “你要敢揍我,我就报警!还要告你私闯民宅!”

  两个半大小子对峙着,都鼓着眼睛,谁也不让谁。

  霍悠听得有趣,也不拦着他们吵,只做着自己手上的事。

  两人见霍悠没反应,也都歇了打嘴仗的心思,但仍旧看对方不顺眼,时不时就瞪对方一眼。

  在这种局面下,霍悠却将那副机甲残损的胸膛部分所有受损零件,都修好了。

  她将修好的零件一一分类放好,给战船发了一条讯息。

  “二号机甲残部损毁零件总计831个,已修792个,剩余39个严重损毁,无法修复,建议重制。”

  战船回复得很快:“收到,请尽快寄出。”

  霍悠收了终端,叫来星际快递服务,将她机甲维修生涯的第一件成品给寄了出去。

  仓库一下子空了一大片地方出来。

  就在霍悠思考着,是先修一号机甲残部那根断腿,还是先修三号机甲残部那一双手掌的时候,帕米尔带着他的战队队长,光临了霍家。

  “小悠!”帕米尔脸上挂着激动的笑容,在仓库门口扯开嗓子喊:“我带了一个朋友来!”

  霍悠迎了出去,见到帕米尔身边的人,顿时一怔。

  “我们队长从我这儿听说,我家旁边邻居是个十分好的机甲维修师苗子,所以想来见识一下,不请自来,希望小悠你不要在意啊,哈哈!”

  帕米尔和霍悠很熟了,说起玩笑话来也一点儿不见生疏。

  他拉着旁边的队长进了仓库,见到熟悉的位置那一块地方空了,顿时惊疑道:“你之前在修的那部分机甲呢?”

  霍悠已经收敛了脸上的表情,淡淡地回答他道:“修好了,寄回给雇主了。”

  帕米尔一脸遗憾,再看看另外两个机甲残部,哭丧了脸道:“很明显这两个坏的,你都还没开始动手修。”

  “嗯。”

  霍悠答了一声,视线转移到帕米尔的队长脸上。

  “霍小姐你好。”队长见这家主人总算是正眼看他了,忙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我叫凯恩?泽尔,出身海纳二号星,现在是凯斯学院机甲专业二级生,也是雪玫瑰战队的队长,很高兴认识你。霍小姐你穿着工装也很淑女。”

  ……

  这不是七号星上那个进行狩猎毒兽表演,还疑似在旅游区私挖砂晶的凯尔狩猎手吗?在霍悠看来,他最后一本正经说的那句疑似的“冷笑话”仍旧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