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生母和同母异父弟(二更)

星际植甲师 +A -A

  帕米尔率先迎了出来,好奇问道:“你们是……”

  龙蕊思上下打量了帕米尔一番,皱眉没出声。

  霍恩听到动静,也从房中出来,好奇地看着龙蕊思和她身边的小哥哥。

  “嗨。”少年伸手冲他打招呼,霍恩回了个笑,挺起小胸脯道:“你们找谁?”

  “你是霍恩?”龙蕊思看向他。

  霍恩点头。

  “你姐呢?”龙蕊思话音刚落,霍悠便从仓库里施施然走了出来。

  她身上仍旧穿着一身耐脏的连裤工装,及肩的头发扎起,带着帽子杜绝了头发散开的可能,双手摊开,一双手脏兮兮的,又黑又油。

  “哇哦,酷。”龙蕊思身边的少年吹了个口哨,看向霍悠的眼中满是趣味。

  “姐姐,有客人找你。”霍恩走到霍悠身边,看看龙蕊思,又看看霍悠,像是发现了什么,惊讶地张大了嘴。

  “这位女士,你们……”帕米尔见龙蕊思身为客人,却似乎没有客人的自觉,不由跨出一步挡在霍家姐弟跟前:“你们是什么人?”

  龙蕊思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是霍悠的母亲。”

  “啊?小悠的母亲?可是小悠她母亲不是……”帕米尔看向霍悠,霍悠淡淡地解疑:“生理上的母亲。”

  “那你和小恩……”

  “同父异母。”

  霍悠简单解释了一下,低头看了看突然伸手紧拽住她衣服的霍恩,神情平静:“龙女士远来是客,屋里请吧。”

  她让了让,龙蕊思嘴抿成一条直线,到底没有说什么,率先走进了霍宅。

  那少年没有紧跟上,他几步走到霍悠跟前,前前后后好生地打量了她一番,方才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霍悠摇头,少年嘿嘿笑道:“我叫诺兰?克劳德,是你同母异父的弟弟。”

  霍恩拽她衣服的手劲更大了。

  霍悠之前已有猜测,所以也并不讶异,但她仔细观察了诺兰一番,突然问道:“你几岁?”

  “啊?”诺兰下意识回道:“十五岁,快十六了。”

  “十五岁快十六……”霍悠哂笑一声,脸色微微有些冷凝。

  帕米尔不好多待,同霍悠打了个招呼赶紧撤了――想也知道霍家这客人一来,必是不希望外人在场的。

  霍悠先去洗净了双手,换下了工装,但身上穿的还是以舒适方便为主的上衣和裤子,一瞧就是假小子的模样。

  霍恩一直跟在她身边。

  霍悠摸摸他的头。

  这孩子是在怕,她会跟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母亲去生活,把他给丢下吧?

  自从爸妈死后,霍恩就变得越发敏感了。

  霍悠晾干双手,轻轻握住弟弟的肩:“你别忘了,姐姐现在是你的监护人,姐姐要是不管你,会被送往监狱星的。”

  她笑:“姐姐那么年轻,又有赚钱的本事,还有足够挥霍的存款,姐姐哪儿舍得去监狱星遭罪啊。就算为了自己个儿,姐姐也绝对不会抛下你的。更别说,你是姐姐的弟弟,是姐姐现在唯一的亲人。”

  霍恩双眼微红:“可是他们……”

  “他们只是血缘上的亲人,而你,不仅是姐姐血缘上的亲人,更是感情上的亲人。”

  霍悠拍拍他的头:“别胡思乱想,你可是个男子汉,说好了不哭的。”

  霍恩吸了鼻子,总算是露出笑颜。

  “嗯,我不哭!”

  安抚好弟弟,霍悠沏了茶,端去了中厅。霍恩想知道他们说话的内容,又觉得自己不好旁听,还是霍悠牵了他,方才顺从地跟着过去。

  主人和客人分坐两边,中间茶几上放置着的,是热气腾腾,水雾缈缈的茶。

  霍悠就像寻常待客一样,放下茶,淡笑着道:“龙女士来得真巧,前两天我才去山上摘了茶叶,炒制了清茶,刚好能喝。”

  龙蕊思端茶喝了一口,原本绷着的脸微微舒缓了些。

  诺兰却是牛饮了一大口,然后赶紧放下茶杯吐着舌头叫烫。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冒失。”龙蕊思训了他一句,得了诺兰一个白眼。

  “小悠,”龙蕊思也不看儿子,只看向霍悠道:“我来的目的,你应该猜到了。”

  “哦。”霍悠颔首:“略有所感。”

  龙蕊思上下看了一圈霍宅内部的情况,轻叹了一声道:“这里都没有什么人气,怕是就算你们姐弟在这住着,也是要生灰尘的。你看看你一身――”

  龙蕊思开始对霍悠全身上下品头论足,从她的穿着搭配开始,批判她的品味。

  霍悠任由她说,也不动怒,等她身前茶杯里的茶都喝完了,也不给她续。

  龙蕊思口干,又多了一条批评霍悠的理由。

  “客人来访,连茶水你都不加,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原来龙女士也知道自己是客人呐。”霍悠慢条斯理道:“我还从没有听过,客人到主人家,挑剔主人这里那里,主人还要以礼相待的道理。”

  诺兰“噗”一声喷了出来,大笑道:“姐,妈她是不是很�嗦?你也懒得听她说教对不对?”

  霍悠看了他一眼。

  诺兰这孩子正在发育期,瞧着个子不小,长得也甚是英俊,相貌上像龙蕊思的地方不多,更多的应该是像他的父亲瓜拉齐?克劳德。

  从诺兰的长相看,瓜拉齐的模样也应该不差。

  难怪龙蕊思看得上了。

  她这样的大美人儿,有权有势有钱还真不一定吸引得了她,还得有貌才行。

  霍悠低叹一声。

  诺兰明显是个叛逆期少年,她也不可能因为父母那一辈的恩怨,就敌视诺兰。

  只是……

  “你可以叫我一声姐,毕竟你比我小。但龙女士是你妈,不是我妈。”霍悠强调道:“请你牢记这一点,不要搞错称呼。”

  诺兰看看龙蕊思,又看看霍悠,顿时知趣地缩了缩头,不敢出声了。

  龙蕊思已经习惯了霍悠这样的态度,也没费工夫去纠正,仍旧板着一张脸,道:“你不认我我也不强求,谁让我这个当妈的只照顾你到两岁,不过――”

  龙蕊思话音一转:“你不能因为生我的气,怨恨我,就无视你的未来和前程。普尔中心星有最好的学院,克劳德家可以为你提供庇护,供你上学,替你介绍有前程的青年才俊……”

  “龙女士。”霍悠打断她:“你这个提议说了无数遍,我也回复了你无数遍,我对此真的,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