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赫赫邻居(一更)

星际植甲师 +A -A

  雇主都不急,霍悠当然不会紧赶着完工。

  不过她一向思虑周全,斟酌了下措辞还是询问战船道:“如果我没有料错,你并不缺钱,你完全可以找其他具备机甲修理技能的人帮你修理,为什么会让我试,既让我练手,还付我酬劳。对我来说是好事,对你来说,未免吃亏。”

  霍悠的确是这样想的,单看对方拿出的三个机甲损坏部件,胸膛那个先不提,其他两个,高度都有100米左右,这种战斗用机甲,也不会是什么便宜货。

  他能拿出来修,必然不缺找人来修的钱,为何要找上她?

  战船那边的回复却很快。

  “我看重的是悠然老板的潜力,悠然老板可以当做,这是我对你的投资。”

  “投资?我很抱歉,哪怕将来我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维修师,我也不可能只为你一个人工作。”

  “悠然老板请放心,我只是为将来投资一笔。如果将来悠然老板真的成为了维修师,希望在同等条件下,你可以优先考虑我的请求,替我做维修工作。”

  这样一说霍悠倒是明白了。

  现在星际社会靠手工吃饭的很少,大家普遍爱动脑,不爱动手,所以精巧工作虽然也有人做,但做的人不多。

  哪怕社会已经发展到大大小小的事都可以用机器来完成,设定好程序就可以,完全不需要人的手工,但毕竟机器只有应式反应,突发的状况,机器不可能面面俱到都能够设定到,类似维修工作这种,更是机器无法完成的。因为机器没有办法作出准确精细的分析判断。

  所以,手工劳作者,在星际社会很吃香。

  霍悠记得自己前世读书的时候曾经反复听老师提过一句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衍伸出来的意思就是,多动手,其实是可以长脑的。

  老师们时常骂光听不动手的人,只知道听课,管个屁用,课上完了,啥都忘光了。

  这是一个道理。

  说到这一点,就不得不提一下星际现在对智能机器、机甲的严苛规定。

  不管是联邦还是帝国,都禁止对机器、机甲的智能化研究。

  人类可以赋予机器、机甲无数的命令指令,但绝对不能更加深入一步,妄图使机器、机甲产生自我意识。

  星际社会最伟大的预言学家言涅先生曾经预言过,任何非生命物体的智能化,都是人类的灾难。

  曾经也有过疯狂的研究团队对智能机甲进行过研究,妄图使智能机甲产生类似于人类的意识,当然他们最终没有成功,并且还被联邦军队一锅端了,这些研究人员现在都还被关在监狱星球,他们头上扣着的,是“妄图覆灭人类”的最高等级罪名。这其中,不乏有在科学领域备受人尊重的研究学者。

  但对这种高端人才,联邦也丝毫没有姑息。

  帝国虽然隔得远,但相似的情况也存在,并不因为政权不同而对此类事件差别对待。

  这方面的研究没有成果,一是因为课题目标的研究过程实在困难,难以有进步;二便是联邦和帝国的铁血政策。

  从这一方面讲,联邦和帝国虽然不对付,但还是有相同的原则底线的。

  霍悠坦然地接受了三个机甲损坏部件,便开始投入到了对其的研究之中。

  她迄今为止,只研究过她家中的农业机甲,虽然也是研究了个透彻,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但也从来没有动手拆过。

  实物的战斗用机甲更不用说。哪怕是在星上,战斗用机甲详细的结构模式图也是难以让普通人翻阅的。

  她既然要修理损坏的机甲部件,那首先就要将该种机甲的结构、反应等模式吃透,再判断其损坏情况,才能动手尝试修理。

  对,是尝试修理。

  霍悠不敢保证自己能修好。

  越是精细的部位,修理起来越困难。

  在三个包裹中,霍悠判断最容易修理的,是那副胸膛。最难修理的,是那一双手掌。

  战斗用机甲既然参照人类形态,自然从头到脚,都是按照人类的形态所模拟制作的。对人来说,最常用、最复杂精细的地方,无疑是一双手了,机甲的一双手,当然也是整个机甲最为重要的部分之一。

  霍悠深知由易到难的道理,所以准备先修理那副胸膛。

  这几天她便开始兢兢业业地研究该胸膛所属的机甲类型、型号和特点等基本信息。

  她这儿有机甲残部的消息,在附近也传开了,不时有其他周边的邻居前来,希望可以借光看一看损毁的机甲部件。

  霍悠当然不好撵人,又想着霍恩既然身体情况控制住了,也应该交交附近的朋友,为几个月后去维基少年班打一个交际的基础――毕竟他几乎从来没有和陌生人打过什么交道。

  杭川这个异类除外。

  于是,姐弟俩认识了就跟他们家相隔两个农庄的赫赫一家。

  赫赫一家是一年前才定居在三号星的,一家共有五口人,赫赫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儿女。

  长子叫做帕米尔?赫赫,一对双胞胎女儿,丽莎?赫赫、玛莎?赫赫。

  虽说两家也算邻居,但这却是他们初识。好在赫赫夫妇人很好,得知姐弟俩父母是联邦战士,且已牺牲,也很是怜惜他们,常常做了饭菜,邀请他们去赫赫家共餐。

  一来二去的,两家倒也熟悉了。

  赫赫家的双胞胎姐妹今年十一岁,与霍恩成为了好朋友。因为霍恩懂得多,她们姐妹对霍恩很是崇拜,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小恩哥哥”,让霍恩这个少年十分有成就感。

  帕米尔?赫赫却在与霍家熟悉了之后,腆着脸天天到霍悠家跟前报道。

  只是……他并不是看上了霍悠,而是看上了霍悠仓库里的那冷光锃亮的三个机甲残部。

  “小悠你要能真成为维修师那可太好了。”帕米尔眼睛晶晶亮地盯着仓库里那三样庞然大物:“以后你进了学院,去机甲战队,那可吃香,绝对很多机甲战队抢着要你。”

  霍悠一边研究胸膛残部的机甲型号,脑中思考着是不是该准备拆这个胸膛残部了,一边回答帕米尔道:“是吗?比机甲师还吃香吗?”

  “那是!”帕米尔忙不迭点头:“机甲师每个机甲战队都有,机甲维修师可不是每个机甲战队都能配备的。”

  霍悠放下文件资料,看向帕米尔笑问道:“听起来你似乎很需要一个机甲维修师,难道你是个机甲师?”

  帕米尔闻言一噎,半晌才红着脸哼哧道:“我不是机甲师……我是营养师,也是、也是机甲战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