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冷笑话

星际植甲师 +A -A

  霍悠猛地站起,在毒兽要咬断凯尔整个头的一瞬间,伸手遮住了霍恩的眼睛。

  但预想当中的惨烈局面并没有出现。

  只见凯尔一个反手,将掌心中的一样东西贴在了毒兽的腹部,然后整个人伸手抱住了毒兽的头,以脚为力,突然腾起。

  下一刻,毒兽的腹部“轰”一声炸开。

  凯尔在下一瞬间,干净利落地落了地,伸手掰开了毒兽的上下颌。

  他的颈部,完好无损,甚至连毒兽的牙印都没有。

  观赏台上在静默一瞬后,突然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干得漂亮!”

  “惊心动魄啊!这个演出很不错!”

  “他是怎么做到的?太棒了!”

  ……

  众人议论纷纷,狩猎手凯尔朝着四方鞠躬后,施施然退场了。

  霍恩惊呆了,他拉下了霍悠的手,喃喃问霍悠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以为他肯定要被咬断头了……”

  霍悠狠狠皱起眉。

  星际时代,探索宇宙、不畏艰险的观念深植入人心,使得几乎人人血液中都有好战因子,即便是年幼孩童,也对成为强者而向往不已。

  搁在相对安逸的和平年代,这样的演出,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因为太过血腥了。

  可星际时代的人丝毫不觉得这是不好的场景。

  至于说血腥?这点儿情景,又算什么?

  大时代如此,霍悠不可能扭转人们的普遍观念,但还是觉得有些不适应,特别是在这样暴力血腥的演出之后,众人还纷纷喝彩欢呼……

  霍悠回过神来,牵起霍恩的手,随着人流有序地退出,道:“狩猎手表演完会接受观众们的打赏,应该会回答大家的疑问的。”

  有这样疑问的人,不是只有霍恩一个。

  很快,休息区光屏上就出现了狩猎手凯尔的影像。

  不同于在狩猎场里的打扮,这时候的凯尔解除了全副武装,看上去是一个颇为年轻的男子,他影像右下角写着他的名字,凯恩?泽尔。

  凯尔,是他在表演区的代号。

  游客们挤在光屏前听主持人对他进行采访。

  主持人笑着问他:“凯尔狩猎手今天是第一次在我们表演区进行狩猎毒兽的演出,感觉怎么样?”

  凯尔一本正经道:“还好,今天天气不错,人也比较多,希望能给我财运加成。”

  主持人:“……看来凯尔狩猎手是个幽默的人啊,哈哈……那、那能否谈谈身为机甲师的你,为什么要来进行这样的演出呢?”

  霍恩顿时惊讶道:“原来他还是机甲师啊!和川哥哥一样年轻!”

  凯尔仍旧一脸认真:“当然是因为钱。”

  主持人:“……凯尔狩猎手缺钱吗?”

  “是的。”凯尔很是专注地看向镜头:“各位观众要是觉得我的表演还算令人满意,希望可以不吝惜信用点多多打赏。”

  大家都笑了起来,霍恩嘻嘻道:“这个大哥哥好耿直哦!”

  ……是有点儿蠢吧,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儿萌。

  主持人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又问起了观众提问最多的问题:“大家都想知道,最后凯尔狩猎手差点就要被毒兽给咬断头了,凯尔狩猎手是怎么做到毫发无伤地从毒兽的利牙下逃脱的呢?当时被毒兽咬住脖颈,你是什么感觉?”

  凯尔想了想道:“其实我是在看过历次狩猎演出之后,觉得演出内容太单调单一了,才起心改动了一下表演形式,我在要害点都做好了保护措施。最后看似我很危险,其实有保护措施在,毒兽接触到我的时候,保护措施就自动将它麻痹了,它的牙齿对我来说不构成危险。大家不觉得,这种眼看着就要死了,又奇迹般生还的场景,会更让人印象深刻吗?”

  主持人笑:“看来凯尔狩猎手十分为我们观众朋友们着想啊。”

  “哦,那倒也不全是,我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大家能看在我如此卖命的份上,多打赏一些信用点。”

  主持人脸上的笑凝固了,显然已经对凯尔的话接不下去了。他匆匆说了几句,便让凯尔做一个结语,好结束这次让人无语的采访。

  凯尔还有点儿遗憾,觉得自己话说少了,拉得更多信用点打赏的成功率也会变少。

  他端了端肃容,仍旧用那种浑厚又正经八百的语气说道:“各位观看了我的演出的观众朋友们,我是凯恩?泽尔,来自海纳二号星的乡下,目前在海纳中心星的凯斯学院读书,这次是趁着假期出来赚些机甲战队的经费。我没有其他奢望,只希望看了我演出的大家,如果认可我的努力和表演,可以多给我点儿打赏。谢谢你们。”

  他顿了顿,道:“要不然,我再给你们说个笑话?”

  主持人忙道:“呵呵,不用了不用了,采访时间结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们凯尔狩猎手啊!”

  采访的同步直播通道很快关闭了,霍恩有些遗憾:“他还没说笑话呢……”

  霍悠心想,估计说的也是冷笑话,不听也罢。

  她拍了拍弟弟的肩:“走了。”

  “我给他打赏。”

  霍恩点出个人终端,照着打赏通道给打赏了1000信用点。

  霍悠笑道:“1000信用点可是你一个月一半的联邦抚恤了。”

  “他是凯斯学院的学生,以后就是姐姐你的学长了。”霍恩认真道:“要是可以,我们能去和他面对面认识一下多好。”

  霍悠无奈:“虽然确定了九月要去凯斯学院报名考试,但也不确定我就能进入凯斯学院读书啊。你这样会不会太积极了?”

  “才不呢。”霍恩道:“姐姐一定能进去的!”

  弟弟对自己有这么大的自信,霍悠感觉到了些许压力。

  姐弟俩离开了表演区,到了自由观赏区,观看各种毒兽之间的互相捕食。

  霍悠看了会儿,有些兴趣缺缺。动物之间捕食与被捕食,更加粗蛮暴力,看多了虽然适应了,但她还是喜欢不起来。

  无奈霍恩却看得津津有味的,一边看还一边和霍悠普及,这是哪种毒兽,它的习性如何,捕食习惯怎么样,天敌又是哪种毒兽,说得头头是道的。

  遇上他一时半会儿分辨不出来的毒兽,他还更加兴奋,忙不迭查资料,整个人眼睛里都发着光。

  姐弟俩在自由观赏区越走越远,遇到的旅客越来越少。霍悠正想提醒弟弟该往回走了,却听霍恩一声惊呼,压低声音拽她道:“姐姐你看!”

  霍悠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霍恩激动道:“那不是凯尔狩猎手吗?他在干嘛?在挖砂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