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狩猎毒兽的演出

星际植甲师 +A -A

  霍恩目送了杭川走远,还有些遗憾地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和川哥哥一样,去各星球上探险呢?”

  霍悠哑然失笑,摸了摸他的头道:“等你长大了,会有机会的。”

  “我有这样的病,也可以探险吗?”霍悠十分期待地看着她。

  基因链免疫组信息片段缺失症,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基因疾病。患者缺少一段免疫信息片段,使得相同环境下,平常人有免疫力可以避免感染生病时,患者患病的几率为百分之百。

  因为这种病多是天生的,所以婴儿出生时就可以知道是否患这样的病。

  若有,就只能像霍恩一样,佩戴病菌隔离器,防备病原体的入侵。

  但总得来说,这种目前还不可治愈的绝症只要防备恰当,患者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霍恩期待的探险,也是可行的。

  毕竟“探险”二字,也有危险度高和危险度低的区分。

  霍悠对霍恩点点头,肯定地告诉他:“当然可以了。”

  霍恩笑得越发灿烂。

  海纳七号星的旅游平台上,每隔十分钟会输送一批旅客。霍悠带着霍恩排队,离子保护罩外郁郁苍苍的树木甚是养眼,隐约可见毒兽的身影在中间穿梭。

  海纳七号星以毒兽和砂晶为旅游热点,在海纳星区都极为有名。管制区内不得猎杀毒兽和私挖砂晶,但非管制区却没有限制。星际淘金者喜欢来海纳七号星的非管制区淘金。

  霍悠带着弟弟,踏上了输送履带。

  管制区全部由离子保护罩保护,分为旅客区域和野生环境区域。旅客可在旅客区域自由观看环境区域的情况,包括毒兽捕食、砂晶的出土挖掘,每隔两日,还会轮到一次猎捕毒兽的表演,通过一系列的展示,给旅客普及七号星上各种毒兽的相关知识。

  在旅客区域十分安全,霍悠找到了订下的旅店位置安顿好后,霍恩便迫不及待拉着她,要去看毒兽的图片墙。

  七号星的上旅游区面积很大,霍悠租了一辆悬浮车,载着霍恩慢悠悠往博览大厦去。

  旅游区的气氛很好,到处可见以家庭为单位的旅客。小孩子们穿着各式各样的毒兽模样的外套,憨态可掬地在繁华的博览大厦中心商业地带到处钻来窜去,简直是七号星的活招牌。

  “到了!”霍恩望着博览中心外面的大光屏,仔细看了会儿,兴奋地指着上面正在滚动播放的项目安排:“姐姐,明天就有狩猎毒兽的表演!”

  “嗯。”霍悠点点头,笑他道:“那种血腥的场景,你不怕啊?”

  “不怕,我可是男子汉!”霍恩挺了挺胸脯,顿了顿轻声道:“现在姐姐保护我照顾我,等我长大了,我要保护和照顾姐姐的,我不怕!”

  霍悠心里一暖,伸手敲了下他的头。

  “小鬼头,走吧,进去看看。”她揶揄弟弟道:“或许你也可以买个毒兽样式的外套?”

  “我不是小孩子!”霍恩跺了跺脚,拽着霍悠往博览大厦里面去。

  毒兽是七号星上特有的一种同纲目动物,体型不一,有只能在陆地活动的,有能飞但飞行路程不远的,有生活在水中的,部分食肉,部分食草,还有部分杂食,但这些同纲目动物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天生带毒。

  霍悠对人们称呼它们为“毒兽”有些适应不良,她更喜欢称呼这些大家伙们“恐龙”。

  是的,毒兽的模样,和恐龙相差无几,只不过它们带毒。

  或许是七号星上的自然环境迫使他们往带毒的方向进化了。

  霍恩津津有味地在博览大厦耗了一天,晚上休息的时候仍旧兴奋不已。第二天他早早的就爬了起来,催促着霍悠去看狩猎毒兽的演出。

  霍悠由着弟弟做主,穿着简便地赶到了其中一个万人观赏平台占据有利观赏位置,位置若是坐满了,那就只能通过光屏看了。

  到底是没有亲眼看到来得震撼。

  霍恩兴致勃勃地摆弄着他的摄影设备,务求取得最佳角度和灯光,摄录下不久后的精彩瞬间。

  霍悠坐在一边儿,慢吞吞想着,人类总是这样,即便已经发展到星际时代了,还是倾向于树立自己的强大。就好比比起毒兽捕猎毒兽,人们更喜欢看人捕猎毒兽时的样子一样。

  表演开始。

  观赏平台已经满座,狩猎手已等候在进口。

  狩猎场关闭,整个观赏平台的灯光暗了下来,所有观赏平台渐渐合拢,将狩猎场围成了一个圆。

  广播中开始宣告:“面积圈定,毒兽数量确定,狩猎手凯尔准备就绪,安全措施到位,狩猎表演倒计时开始――”

  “10!”

  “9!”

  “8!”

  ……

  “2!”

  “1!”

  “毒兽出笼!”

  随着最后一声宣告,从七个方向分别窜出了一头毒兽,模样各不相同。大概是受到了惊吓,它们在狩猎场中四处乱转,狩猎场内的树木草皮顿时被践踏地混乱不堪。

  一头食肉毒兽似乎是饿了,在乱窜的时候,忽然一个转身,叼住了它旁边另一头不同属种的食肉毒兽的脖子,两头毒兽开始撕咬起来。

  鹬蚌相争,狩猎手凯尔趁着这个时候迅疾跑来,手中一把激光枪准确无误地穿透了两头毒兽的头部。

  “哇!”霍恩发出一记惊叹。

  紧接着,凯尔放下激光枪,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离子匕首。他猫腰小心地接近了一头体型较小的毒兽,忽地暴起,生生将毒兽的一双前爪给削断了,毒兽哀嚎惨叫,跌到了地上。

  这还没完,凯尔继续放下离子匕首,从后背抽出了混钢刀。这种刀轻便,却极为锋利。此时已经意识到凯尔是它们最大危险的另两头毒兽,冲着凯尔飞奔而来。

  凯尔站立不动,却在它们快要接近自己时,手起刀落,在原地划了一个圈儿,直接将两头毒兽拦腰斩成两半。

  鲜血四溅,凯尔抹了下脸上沾的热血,将混钢刀放下,又抽出了腰间的皮带。

  这时候观众们方才惊叹,原来那不是装饰用的皮带,那是一件武器――一把雷鞭。

  凯尔很顺利地将剩下两头毒兽给电晕过去,不,或许说已经电死过去。

  凯尔完成了他的表演,他向着前方鞠躬致谢。

  霍悠忽然凝声道:“不对!”

  话音刚落,凯尔后方一头毒兽朝他迅疾扑来,兽口大张,将凯尔的整个头咬到了嘴里。

  “啊!”观赏平台上的人们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叫,声音混在一起,简直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