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鸭舌帽

星际植甲师 +A -A

  霍悠的视线紧紧黏在那幽蓝色圆珠子上面。

  她有想要将这东西一口吞下的冲动,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吞,绝对不能吞。

  霍悠捧着它,像是捧着价值连城的珍宝,那幽蓝色中似梦似幻的色彩令人心驰神往,仿佛里面住着一个崭新的世界。

  正在她迷醉的时候,霍恩的声音在仓库门口响起。

  “姐姐,你在里面吗?”

  霍悠倏然回神,甩了甩脑袋应道:“在。”

  霍恩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当他看到霍悠手上的蓝珠子时,“咦”了一声道:“这是什么?”

  霍悠在那一刹那,竟对自己弟弟生出了防备心理,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还是将霍悠震在原地。

  这种情绪不对……这珠子似乎可以影响她的心理。

  霍悠皱眉,尝试将珠子递给霍恩,问他:“这个漂亮吗?”

  霍恩瞪大眼睛,忙伸手小心翼翼接过,露出欣赏的笑容:“好漂亮啊……姐姐,这里面好像是一个星球一样。”

  霍悠对他这种夸张的形容无可奈何,见此物对霍恩没有吸引力,她不由松了口气。

  霍恩看过之后,将珠子还给她。

  “姐姐,这是珠宝吗?光脑上有很多珠宝店,说女孩儿喜欢用珠宝点缀自己。你有这么漂亮的珠宝,不如拿去做个……”

  霍恩想了想:“以这个珠子的大小,做戒指的话太大了,那就做个项链吧。”

  霍悠平日里从不戴首饰,但在此时却心动了。

  她点点头,笑道:“姐姐就是个手工作业者,我自己动手做。”

  “那等姐姐做好了,我们再出发!”霍恩握了握拳头:“出去玩,姐姐要美美的!”

  霍悠笑眯眯点头。

  霍悠耗费了两天时间,却对蓝珠子无从下手,因为不管多锋利的针器都穿不透这个东西。

  就在霍悠一筹莫展的时候,她无意间将蓝珠子放到了锁骨正中微微下面的地方,比划了下戴上后的模样,可蓝珠子却就此依附上了那个地方,无论霍悠用多大力气,都弄不下来。

  她适应了两天,这东西完全没有移位,也没有给她任何异物感,即便在她洗澡的时候,抹沐浴露,也丝毫没有影响。

  得,这下可以省一条链子了。

  霍悠戴着似乎是隐形了项链的蓝珠坠子,和弟弟高高兴兴地出了门,前往海纳七号星。

  霍悠压根儿就没想过,万一这东西是有害的呢?

  她潜意识里将这种可能排除掉了,因为她发现,在戴着这东西的那两天,她在专注看物体时,结构状图更加清晰,零件上的缺陷,也更为详细。

  这似乎对她的能力提升有帮助,而且她并没有感到不适,甚至她觉得,那两日|她的精神都更加饱满了,也没有感觉疲累。

  这是个好东西,霍悠心想。

  去宇宙港的路上,霍悠给莫言语发了个视讯。莫言语亲自前来送姐弟俩。

  霍恩在路上看了一路新鲜,莫言语则在嘱咐霍悠行程上需要注意的地方。

  到达宇宙港时,霍恩发出了一阵惊叹。

  莫言语笑了笑,拍拍他的头道:“小恩要听姐姐的话,出门玩要好好玩,记得每天给莫哥报平安。”

  “遵命!”霍恩兴奋地抬手做了个军礼,莫言语失笑,看了看时间道:“还有半个小时,可以去进行全身检测了。”

  “谢谢你莫哥。”霍悠点点头:“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莫言语冲二人挥了挥手,目送他们进了宇宙港旅客安全通道。

  进行星际航行,需要先进行全身检测,测定身体条件是否能承担起星际航行的负荷。霍悠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到霍恩的时候,起了些小波澜,但也没有大碍。

  姐弟俩根据终端提示,进入了中层侯舰大厅,等候入舰通知,霍恩闲不住,在大厅内四处看,当看到远处宇宙客舰升空,迅速不见影子时,他会惊呼;当看到宇宙客舰从云层中钻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速,最后平稳地落到了空地上时,他也会惊呼。

  周围的旅客都抱以宽容的一笑,霍悠心里暗叹,再是智商高的孩子,到底也还是个孩子啊……

  她坐着,视线却没有离开过霍恩,于是当霍恩返回,犹豫地看向她左边时,霍悠才发现,她旁边原本霍恩的位置上,坐了个鸭舌帽遮住半张脸的男人。

  霍悠咳了咳,对方没反应。霍悠再次咳了咳,出声道:“这位先生……”

  从衣着上来看,这人年纪应该不大。

  他动了动,直起身将鸭舌帽帽檐往后一转,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整张素净的脸。

  是个帅哥。霍悠心想。

  “先生,你坐了我弟弟的位置。”霍悠将霍恩终端上的舰票信息展示给他看,对方抬了抬眉,拿出自己的终端复查了一下,然后对霍悠抱歉一笑,挪到了霍悠的另一边坐下,与霍恩将霍悠夹在中间。

  大厅内的等候位置也是固定的,一人对应一个位置,与客舰上的位置相参照,方便登舰的时候不会发生混乱。

  这么看来,他们上舰后,兴许是邻座。

  霍恩坐了下来,又开始同自家姐姐叽叽喳喳。

  霍悠宠溺地看着他,听他对客舰属性进行分析。霍恩将上一代客舰系统对外公布的数据与现在的数据相比对,告诉霍悠有变化的地方在哪里,这些变化又说明了什么。

  他说得很仔细,霍悠猜想或许是因为他头一次进行星际旅行,所以感到有些紧张。

  旁边的人对霍恩抱以善意的微笑,有位阿姨笑着对霍悠说:“这是你弟弟啊?他好聪明啊!将来一定成就非凡。”

  霍悠回以一笑,对她道谢,多余的话却不多说,也无意与那位阿姨攀谈。

  从本质上来说,霍悠并不是一个愿意主动与陌生人结交的人。她的性子严格说起来其实挺冷的,注定了她不会是个社交达人。但与她结识的人很清楚地知道,霍悠很可靠。

  譬如她的父亲和继母,就可以很放心地将整个家和霍恩交给她照顾。

  这算是对她最大的信任吧。

  等了没一会儿,终端便提醒登舰的时间快到了。

  霍悠给霍恩理了理衣裳,站起身时,她一旁的鸭舌帽男也站了起来。

  霍恩紧挨着她,眸子里全是兴奋,碎碎念着以自己的方式缓解紧张。

  “来了来了!”霍恩紧紧抓住她的手,双眼发光地看着渐渐临近的客舰。

  客舰一次可载十万人,此时整个大厅一侧的出入口都打开了,乘客们由此登舰。

  客舰高达数十层,霍悠姐弟所在地位于中部,他们排队的位置相对靠后,因此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乘客陆续登舰的盛景。

  霍恩还在给自家姐姐科普:“这是海纳三号星直达海纳七号星的客舰。”兴奋的男孩儿忙不迭问:“大家都是去旅游的吗?”

  “不是。”霍悠还未回答,她旁边的鸭舌帽男却开口了:“有的是去探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