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迟来的母爱

星际植甲师 +A -A

  之前以为自己已经负债的霍悠,原本的打算是继续经营农庄,再找点来钱快的兼职,维持他们姐弟俩的生活开销。

  她有视物数据化的金手指,一些精细的零件的缺陷逃不过她的眼睛。

  而她从小就有动手的兴趣爱好,她的手工制品虽然做得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品。

  在星上她有开一个手工店,贩卖她自己设计制作的手工制品。因为所卖商品少,所以几乎算是开着玩的。但即便如此,她也靠着这个手工店,攒了一些钱。

  不多,用于她自己开销是足够了。

  如果她把精力都放到这个手工店,收入应该能成倍增长。

  星际社会使得人的各项活动都变得便捷的同时,也在滋生人类的懒惰性。人的脑筋转得快,动手这种能力却在渐渐变得稀缺。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条可发展的职业道路。

  然而现在,手里蓦地多了几百万的巨款,她的计划就要改一改了。

  比如说,报个学院读书,深造一下好歹能混个文凭。

  星际社会有些时候还是要看文凭的。

  霍悠姐弟回家歇了两天,这日霍悠进了农业机甲,去巡查自己的农庄。

  农庄和房子已经在她的名下了,霍悠调侃地想,自己如今也是有车有房一族。

  农业机甲仍旧设置的是自主模式,霍悠虽然会驾驶机甲,但也只会些简单操作。

  不过她已经将农业机甲的所有零件,都拿眼睛拆过了。农业机甲的运作原理,她也已经知道了。

  就是某些材质,她不知道是什么。否则,说不定她自己都可以用现有的零件,做一个无外壳的小机甲。

  星际社会,各种元素、材质层出不穷,每天新发现的元素材质达到几十甚至上百种。新型材质、稀缺材质无疑价格高昂。

  比如霍恩所佩戴的病菌隔离器。

  别看那东西就那么小一点儿,成本一半都在这种材质上面。它能形成一个完整磁场,覆盖在指定区域。这种材质,需要它稳定、安全,所以制作过程中,需要十分精细的操作,一个不慎,未成形的病菌隔离器遭到破坏,整个病菌隔离器就报废了。

  所以制作工费,也占了它价格的一半。

  一千万一个,也算物有所值吧。

  霍悠坐在农业机甲里面,看着光幕上显示的机甲外农田。

  麦子青青,再等上一两个月就能结穗。

  农业机甲显示,麦子生长良好,无病虫害威胁。

  霍悠心情也很好,正打算围着农庄绕一圈儿回家,通讯器却突兀地响了起来。

  来电人是个陌生终端,霍悠纳闷儿,接了通讯。

  弹出来的光幕上出现的是个长发波浪卷的大美人儿,化着精致的妆容。

  她先是扫了霍悠一眼,可能对她身上所穿的工装和她邋遢的头发,以及素面朝天的模样颇有微词,蹙了蹙眉。

  霍悠没来由得也跟着蹙眉,认真辨认了下她的容貌,恍然大悟道:“哦,这不是龙女士吗?”

  龙女士,龙蕊思,她的生母。

  到底是相处过两年的,霍悠对她的长相还有个大概模糊的印象。

  龙蕊思显然觉得惊讶:“你认得我?”

  “龙女士这不是开玩笑吗。”霍悠淡淡地道:“我都称你为龙女士了,还能不认识你?”

  龙蕊思面上顿了顿,咳了咳道:“那你应该知道,我是你的……”

  “血缘上的母亲。”霍悠接过话:“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龙蕊思大概没有料到自己十六年未见的女儿,在见到她时是这样一种反应,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估计她原本打好的腹稿中没有这种情况的应对方法。

  “龙女士?”霍悠再次出声提醒她道。

  龙蕊思回过神来,这才开口道:“我接到伦理道德所的通知,你爸爸……”

  霍悠挑了挑眉。

  “据我所知,我已经年满十八岁成年了。”霍悠笑道:“我若是未成年,伦理道德所通知您,这我倒是能理解。可我都成年了,伦理道德所还会通知您?您别拿伦理道德所来压我。”

  龙蕊思面上便是一顿。

  霍悠心里有些不耐烦:“您若是有事,就请直接说事。抱歉,我还很忙。”

  龙蕊思大概也看明白霍悠对她没什么好感,遂道:“好吧,我找你是希望,你能够来普尔中心星。我让人查过,你还没有报考任何学院,来普尔中心星,我送你去上学。”

  龙蕊思停顿了下:“等你毕业,也有更好的资本选择将来的伴侣,我会负责你直到你结婚。”

  霍悠觉得好笑:“这算是龙女士迟来的母爱吗?”

  龙蕊思皱眉。

  霍悠道:“多谢您关心了,我有自己的计划,您,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霍悠对龙蕊思笑了笑:“还有别的事吗?”

  龙蕊思看霍悠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你年纪尚小,还不知道生活的艰辛。我替你安排好未来的路,有什么不好?”

  “龙女士认为的,未来的路,是嫁个有钱人吧?抱歉,我不觉得那是女人最好的归宿。”霍悠淡淡道:“我很遗憾有龙女士一半的血缘,但我也庆幸,我应该更像另一半血缘。”

  “小悠!”龙蕊思显然被霍悠的拒绝搞得有些恼怒:“我是你母亲,对你没有功利之心,我是在为你好!”

  “您认为的好,留着给您的家人吧。”霍悠道:“我很抱歉,辜负了您的美意。再见。”

  霍悠关掉了视讯,最后一刻光幕上闪烁过的,是龙蕊思伤痛的表情。

  何必呢,装聋作哑那么多年,突然在她爸死了之后来表现慈母之心,一点儿都不洒脱。

  霍悠没了兴致,也不围着农庄转了,调整模式让农业机甲回家。

  龙蕊思的出现对霍悠来说,还是有点儿影响的。

  从那以后她照镜子的时候,总是会不经意地想起视讯时候看到的龙蕊思的模样。

  龙蕊思是个大美人儿,霍悠身为她的女儿,相貌自然也不普通。

  只是霍悠甚少打扮,成天穿着连裤工装,瞧着邋邋遢遢的没个淑女样子。

  难怪龙蕊思嫌弃。

  霍悠自嘲地一笑,还是我行我素。

  她没有那个本钱装淑女,还是老老实实守着她的家,履行她新制定好的计划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