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巨款不经花

星际植甲师 +A -A

  与抚恤队签订完交接仪式,抚恤队代表对霍悠道:“霍悠女士,因为你弟弟还未成年,这900多万信用点就全部注入你的个人账户。但这不代表,你就是这笔钱款的主人。今后你所花的每一个信用点,我们军团后勤部都会进行评估。”

  霍悠明白地点头,代表又道:“另外,霍恩先生从现在起,每个月还会收到2000信用点的联邦抚恤,直到他满十八岁。这个,霍悠女士应该知道。”

  “我知道。麻烦您了。”

  霍悠对他点点头,迟疑了下,还是开口问道:“我父母的遗体……用以研究结束之后,会还给我们吗?”

  抚恤队队长沉默了下,道:“抱歉霍悠女士,您父母的身体因接触过外太空不明生物,后续会有什么问题,我们一概不知,所以在研究未详尽之前,不宜暴露出来。这涉及到军团机密,请您谅解。”

  霍悠沉默会儿,方才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您。”

  “那么,我们就先走了。”代表对霍悠点点头:“霍北上士所拥有的房产和农庄,依据他提前留给军团的说明,已转至霍悠女士你的名下,霍悠女士现在就可登录星予以查看。”

  霍悠再次点头,安抚了弟弟两句后,和莫言语一起送走了抚恤队。

  静看着悬浮车飞远,莫言语出声道:“小悠,你有什么打算?”

  “你呢?”霍悠不答反问。

  莫言语道:“我妈因为我爸牺牲的事,最近心情和身体都不好。我考海纳中心星医疗学院的事估计要先放一放。”

  霍悠恍然道:“哦对,好像入学考试的时间是在2月25号吧……没几天了。”

  “嗯。”莫言语鼻子还有些堵:“夏季入学我再去试一试,多学习半年时间,或许胜算更大。”

  他看向霍悠:“你呢?”

  霍悠道:“我?守着家呗。”

  “那小恩……”

  “我活着,他就活着。”霍悠低声说了句,看向莫言语道:“你先回去吧,赵婶一个人待在家,心里肯定不好过。”

  “那你有事记得通知我。”

  “嗯。”

  送走莫言语,霍悠调整了下面部表情才回到家中。

  霍恩仍旧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看到霍悠回来,顿时眼睛亮了。

  “小恩饿了吗?姐姐去做饭去,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

  霍恩急忙站起来,像小尾巴一样跟在霍悠身后。

  霍悠熬了白米稀粥,蒸了几个豆沙包,素炒了几样时令蔬菜,再从泡菜坛子里夹了根泡萝卜,切成丁佐粥吃。

  姐弟俩沉默地用着餐。

  此时已经临近黄昏,海纳三号星的人造卫星开始缓缓升上天空,月光柔和,照在霍悠的家上却显得冷清。

  霍恩吃着吃着,动作停了下来,眼泪珠往下直掉。

  霍悠叹了口气,轻轻拍拍他的脑袋,安慰他道:“不怕,还有姐姐在呢。”

  “都是因为我……”霍恩小声啜泣:“要不是因为我的病,爸妈不会拼命筹钱做那么危险的任务,也不会死……”

  “跟你有什么关系?爸妈不做外太空探索任务,总会有别的人做。”霍悠淡淡道:“爸妈是军人,‘为联邦牺牲,毫无怨言’是写进他们骨血里的信念。你别把这种事揽在自己身上。”

  霍恩小肩膀耸动:“可是……”

  “好了。”霍悠坐到他身边,将他单薄的身体揽到怀里:“我们作为军人子女,时刻准备着这一天,对这一天的到来早有觉悟。今天哭过了,以后不许再哭了,不然你身体受不住的。”

  哭泣,也是引发一些疾病的诱因。霍悠没办法阻止霍恩悲伤,却也要防备着他因此生病。

  第二日起来,霍悠无比想打自己几个嘴巴子。

  霍恩哭过一场,因为哭泣使得体温升高,病菌隔离器磁场紊乱失效,没能阻止病菌侵入,霍恩睡了一觉起来后,脸蛋通红,嚷着难受。

  霍悠立刻通知医疗点的徐医师准备,带着霍恩迅速赶往医疗点。

  霍悠想,刚到手上的九百多万信用点估计就要没了。

  病菌隔离器连霍恩哭泣后的病菌隔离都做不到,如何还能使用?

  霍恩进了重症隔离室,徐医师检查抢救一番后出来,对焦急的霍悠道:“病菌隔离器的磁力紊乱了,自我修复不及时,所以导致病菌入侵。”

  徐医师看了看霍悠,关心询问道:“我看你们姐弟眼睛鼻子都红红的,怎么了,吵架了?”

  霍悠摇头,轻声道:“爸妈出任务牺牲了。”

  “难怪……”徐医师恍然,轻轻拍了拍霍悠的肩膀:“节哀。”

  “谢谢您。”霍悠长吐出一口气:“我弟弟脱离危险了吗?”

  “还没有,仍在观察中,隔离室会杀死病菌,得等上一会儿。”徐医师迟疑了下:“霍恩的病菌隔离器不能用了,必须重新买一个。你们家可有能力负担?”

  说起这个,霍悠也难免忐忑:“最新的病菌隔离器……需要多少信用点才能买到?”

  徐医师道:“联邦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用以医疗点的病菌隔离器,总计费用高达三千万,面积只有一百平方。用以个人佩戴的,暂时还没得到消息。”

  徐医师安慰霍悠道:“霍恩可以暂时住在医疗点的隔离室里,我替你向上级请示打听一下。”

  “谢谢您。”霍悠赶紧表示感谢。

  霍悠去交了检查费用和十天的隔离室住院费用,就这么会儿,十万信用点就没有了。

  因为照顾恰当,霍恩几乎从未生过病。这一次的事给霍悠敲响了警钟。

  病菌隔离器得立刻买到。

  无论造价多少。

  霍恩在医疗点住到第七天,徐医师总算给了霍悠回复。

  “联邦研究院那边并没有附带研究出新型个人用病菌隔离器,听了你的情况后,找了上一批型号,还好剩下几个,每一个最低价一千万。”

  徐医师为难地看向霍悠:“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霍悠苦笑。

  加上她原有的钱,以及农庄今年的产出,估计能刚好有一千万。

  但农庄不能卖,那是他们衣食住行的基础。

  “还能再便宜些吗?”霍悠问徐医师。

  徐医师摇摇头:“这已经是最低价了,据说成本也差不多这个数目。他们保证使用年限最低五十年,五十年不到若是就坏了,造成的损失他们十倍赔偿。”

  五十年……

  霍悠很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