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抚恤队

星际植甲师 +A -A

  三天后,联邦军队抚恤队抵达海纳三号星。

  莫言语代替他母亲出面,到霍家与抚恤队商谈。

  莫言语便是那晚与霍悠通视讯的人。

  霍家与莫家是邻居好友,莫涛与霍北同在军中服役,霍恩出生后,莫涛借给霍北一大笔钱让他购买病菌隔离器,霍北和厄尔恩在外出任务时,霍家姐弟也有赖莫家照顾。

  两家关系很好,谁知道一场任务,两家的顶梁柱都丢了命。

  莫言语比霍悠大一岁,今年十九,正在准备报考医疗学院。

  莫涛是医疗师,莫言语子承父业,于医疗上的天赋卓绝。他性格温和,为人善良,在霍悠心里,他这个邻家大哥哥十分可靠,值得信赖――霍悠那些从垃圾处理厂弄来的零件,多半都是莫言语帮她弄来的。

  而此时,他们俩并肩坐在沙发上,正听着抚恤队代表低沉地交代丧葬之事。

  霍悠低着头,抚恤队代表的话一个字也没落听下。霍恩挨坐在她身边,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伤痛。

  霍恩虽然身体不好,但脑子很聪明,很多事情,霍悠即便想瞒也瞒不住他。

  抚恤队代表代联邦军团表达了对霍北、厄尔恩?佟以及莫涛的缅怀之情后,便开始交代抚恤金等一系列事宜。

  莫涛的情况比较简单,他还有遗孀,即莫言语的母亲赵琳,莫涛的所有遗产和抚恤赔偿金都会一分为二,转入赵琳和莫言语的个人账户。

  而霍北与厄尔恩的情况就有些复杂了。

  两个孩子,一个已成年,一个未成年,未成年孩子还得了罕见绝症。

  抚恤队代表温和地道:“霍悠女士,鉴于你已满十八岁,而你的弟弟未成年,霍北上士与佟中士牺牲后,你便是你弟弟的第一顺位监护人。霍悠女士愿意担任霍恩的监护人吗?”

  霍恩闻言顿时伸手抓紧了霍悠的衣服。

  霍悠心里暗叹,抚恤队代表提醒她道:“霍悠女士如果不愿意,霍恩可以到联邦军团名下福利院生活。我们可以向你保证,他的生活待遇不会差。”

  联邦福利院收养的都是孤儿,诚然这些孩子都可以顺利长到成年,离开福利院的时候还可以收到一笔不菲的“创业资金”,这笔钱可以保证他们一年的生活无忧。

  但如果进了福利院,也代表着将来他们必须进入联邦军团服役。这不是自愿的,而是强制性的。

  霍恩的身体不允许他服役,想必联邦军团也没有想过让他服役。但他身患绝症,身体基因片段难说不是联邦军团研究院也需要攻克的难题。

  霍恩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个样本。

  霍悠如何愿意将弟弟置于那样的境地。

  霍悠轻轻拍了拍霍恩的手,对联邦代表摇了摇头:“感谢您的建议,我愿意成为我弟弟的监护人。”

  抚恤队代表不觉得意外,他点了点头,向身后的同事示意了一下。

  后面的人递上一个手提箱。

  “这里面是霍北上士、佟中士的遗物,属于军队供给的那一部分,我们已经回收了,这些非军中所出,现在归还给你,霍悠女士。”

  霍悠点点头,郑重接过手提箱。

  “未免重要军事相关内容泄露,两位的遗物已经过仔细检查。这当中有两位留给你与弟弟的遗言。”

  霍悠轻轻点头:“我知道。”

  霍北和厄尔恩都是理性的人,每次出任务之前,都会事先录制好遗言,任务完成后回家,再销毁上次遗言,归队接到下一个任务后,再重新录制新一则遗言。以此类推。

  他们是怕突然牺牲,家里两个孩子对生活失去方向。

  抚恤队代表一顿,颔首道:“那便好。霍悠女士,那我们接下来便谈谈霍北上士与佟中士的抚恤赔偿问题。”

  这关乎她和弟弟的将来生活保障,霍悠顿时正襟危坐,手紧紧扣着手提箱,郑重道:“您说。”

  “我们查阅了霍北上士与厄尔恩中士的所有信息,因他们是为任务牺牲的,且他们最终保存最后一口气留待到了研究所,对我们研究外太空这种不明生物作出了巨大贡献,考虑到你们姐弟的生活情况,我们联邦军团对两位的抚恤格外优待,具体情况如下。”

  “第一,两位的身家资金。截止两位离世,霍北上士拥有信用点5万2500点,佟中士拥有信用点4万7500点,合计刚好10万点。”

  “第二,此次虽然两位牺牲,但任务算合格完成,补贴金两位合计7万点。”

  “第三,抚恤金按照《联邦军团抚恤细则第八修订案》第四十三条第二则,因公牺牲且对军团任务具有重大贡献的士兵,按照士官等级予以抚恤。综合霍北上士、佟中士的年收入平均水平,霍北上士的牺牲抚恤金可提用143万7000点,佟中士的牺牲抚恤金可提用112万5000点。”

  “第四,根据我们对霍悠女士和霍恩先生的生活评估考量,军团后勤部决定追加10万抚恤,聊表宽慰。”

  “第五,霍北上士所服役的联邦军团第九师,佟中士所服役的联邦军团第十师在得知两位牺牲后,进行了义务捐赠,共计募捐所得37万7000点。”

  “第六,除此之外,两位每次任务之前都购买了意外险,险额巨大,两位牺牲后,军团代替联系保险公司,并已交接完成保险赔付,共得624万5000点。”

  抚恤队代表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道:“所有额度加起来,共计945万4000点。”

  听到这个数字,寻常人估计要跳起来,这数额,对普通人来说实在巨大。

  但霍悠没太大感觉。

  家里的账目从几年前便是经她的手,即便霍北和厄尔恩回家,家中开销还是由霍悠来决定。霍北和厄尔恩很放心地将家用都交给霍悠保管。

  每个月,霍悠的个人账户上会准时汇入12万的信用点。

  其中三万点用于家中农庄和家用的开销,剩下九万点,则是用于霍恩的病菌隔离器维护。

  每个月,霍恩都要去医疗点三次,每十天一次。医疗点要检查他的身体状况,并对他的基因链免疫组进行评估,而最重要的,是要对他的病菌隔离器进行维护。

  一次将近三万费用,一个月就是九万。

  钱对于霍悠来说,真的是不经花。

  九百多万的巨款,以一月12万开销为平均点,一年则要144万点,折合下来他们姐弟或许可以借此生活上几年。

  但实际上,霍恩的病并不能让他们如此轻松。

  因为,霍恩的病菌隔离器早过了使用年限的时间,内存磁场已开始紊乱了。霍恩迫切需要一个新的病菌隔离器。

  而如今的病菌隔离器的造价,对霍悠来说可能是一个会让她倾家荡产的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