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情人节的噩耗

星际植甲师 +A -A

  今天是星际历4053年2月14日。

  这个日子对其他人来说没什么特别,但对霍悠来说,却是个有意义的日子。

  上辈子,她称今天为情人节。

  霍悠把霍恩送到了他的卧室,嘱咐他好好休息后,关闭了室内照明系统,只开了一盏昏黄小灯,免得霍恩起夜视物不清。

  霍恩是霍悠的弟弟,今年十二岁。

  是个患了重病的孩子。

  看到弟弟在卧室中安然酣睡,霍悠忍不住叹了口气。

  弟弟霍恩自出生后,便确诊患有罕见的基因链免疫组信息片段缺失症。在如今的星际社会,这个病症尚未被攻克,无从治疗。

  人类的基因,经过不断重组和优化,如今已强悍无比。

  但对霍恩来说,患上这样的病,他就是个一碰即碎的瓷娃娃,可能一场小感冒,或者不注意划伤了手指上的一点儿皮流了点儿血,就会要了他的小命。

  所以从霍恩出生后,家里就买了价格不菲的病菌隔离器给他戴在身上,隔绝一切病原体,谨防他生病。

  每个月霍恩都要去医疗点定期检查,观察基因信息的变化。

  因为曾经有过罹患此种病症的人,自主痊愈过。无论如何,这也算是一个突破的口,医疗点的研究员对霍恩的病症也十分关注。

  但毕竟这样的病,需要家人将霍恩精心喂养,一点儿都不能含糊,一点儿失误也不能犯。

  从霍恩出生,父母的目光几乎就放到了霍恩的身上。

  霍悠从六岁那年得了弟弟,差不多就是散养长大的。

  幸好她心智不是小孩儿,不然不得吃醋胡闹个够。

  毕竟家里什么事都是以弟弟为先。

  总而言之,这个家,赚钱的是父母两人,但花钱的,其实只有霍恩一个人。

  饶是如此累赘,饶是因为他,自己被慢待,霍悠却还是十分喜欢这个弟弟。

  无他,霍恩实在是太乖巧了。

  因行动受限,父母在近几年也几乎不在家中,霍恩很少接触陌生人,自然从未交过朋友,对姐姐霍悠的依赖可想而知。

  哪怕霍恩已经十二岁,长成了一个纤弱的美少年,他仍旧一刻离不开姐姐,势必要让霍悠时刻待在他视线范围之内才能安心。

  霍悠也只能在他睡觉的时候,才能得到一些私人空间和时间。

  出得弟弟的卧房,霍悠将其他的照明系统都关闭了,自己则到了家后院的大仓库里,继续研究各类零件。

  霍悠出生便带有上辈子的记忆,婴儿时期百无聊赖时,她就习惯性盯着某个地方看。

  然后她发现,自己似乎有个特异功能――她能在盯着某个地方全神贯注一会儿后,将所看物体的结构模式数据化,并还原成线状、状、格状的立体图。

  物体表面上看不到的缺陷,她可以清晰地看到。

  霍悠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常态――毕竟加入星际联邦的种族里,除了人类外,还有些类人类,他们的基因信息里有人类所没有的片段,但他们却有人类的智慧。

  她不敢肯定,所以一个字都没敢吐露,想等到多了解父母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说。

  可没等她了解透彻她这辈子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他俩就离婚了――这会儿她才两岁。

  父母离异后,母亲很快再嫁,跟着继父离开了海纳三号星,定居在普尔中心星,这些年来没有和她联络过。

  父亲则在时隔三年后,与同事厄尔恩?佟结婚,厄尔恩很快怀了身孕。

  父亲和继母都是军人,结婚后两人意见一致,厄尔恩打算生下孩子后退役照顾家庭。

  谁知道霍恩的出生打乱了这一切计划。

  虽然星际社会,福利已近趋向于完善,哪怕你身无分文,也不用担心饿死,生了病自然也有医疗点为你诊治,并且诊疗费很低。

  可架不住你生的是绝症。

  比如病菌隔离器这种东西,造价高昂,为买这样一个东西,在当时掏光了霍北及厄尔恩多年的积蓄,甚至还向他们的朋友莫涛借了一笔钱,直至前年才将这笔借款还清。

  厄尔恩不得不放弃了退役的打算,与霍北继续进行联邦外太空的探索任务――无他,这个任务虽然危险,但补贴金比其他所有任务都高。

  他们俩为着儿子能安全长大,可谓是操碎了心。

  至于家里,只能拜托给好友兼邻居莫家帮忙照看。

  好在霍悠懂事,不用他们操太多心。

  霍悠进了大仓库,偌大的仓库里放置着三台农业机甲。因为不是上工时间,三台机甲处于休眠状态。

  与它们相比,霍悠实在显得孤小。

  她坐到了仓库临高窗下的长凳上,面前的长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零件。有的是飞行器上的,有的是机甲模型上的,有的是家用机器人上的……这些来自于垃圾处理厂。

  霍悠正在将它们一一分类,寻思着能不能找出一台机器人全部的零件。

  霍家有机器人,是霍恩出生之前买的,型号款式都已经很旧了,反应也有点儿慢,做事儿偶尔还会出个错。

  可霍家没舍得淘汰它,毕竟卖不了几个钱,也没有那么充裕的信用点买一台新的。霍悠便想着,能不能自己组装一个――她不需要外壳如何精美,只需要能用就行。

  霍悠只开了面前长桌上的暖灯,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仔细辨别过去,堆了一桌的零件,已经甄别了大概十分之一。

  霍悠起身到了一边儿休息,通讯器在这时候响起。

  看到上面的名字,她立刻点开视讯,笑道:“莫哥,这个时候你……”

  话没说完,看到视讯上的人的表情,霍悠脸上的笑也不由顿住:“莫哥你怎么了?”

  “小悠,霍叔出事了。”

  霍悠腾地站起来,瞪大眼睛盯着视讯上的人。

  “霍叔和佟婶在出任务的过程中,遭遇星际外太空不明生物袭击,人救回来了,但没挺过去,生物反应完全消失。我爸跟着出的任务,他也……”

  视讯中的男孩儿鼻头通红,显然在此之前已经哭过了。这时又提起他爸,眼眶更是一下子红了。

  霍悠怔怔地,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她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

  今儿是情人节……她爸妈死了?莫叔也死了?

  “小悠。”

  视讯中的男人又叫了她一声,吸了吸鼻道:“莱克叔叔通知了我妈,近日联邦军团抚恤队会派人来海纳三号星,与在此次任务中牺牲的战士遗属交接,包括他们的身家、抚恤金和赔偿金,数额不会小……”

  霍悠声音嘶哑:“那……我爸妈他们的,遗体呢?”

  视讯中的男人眼眶更红了。

  “因为他们所遭受的是不明外太空生物的袭击,所以这一次牺牲的战士,联邦军队会留存遗体,进行研究。换句话说……没有遗体。”

  霍悠笔直站着,眼眶里却一下子涌出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