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登门道歉

何宦无妻 +A -A

    “是啊。”傅周氏点头。

    “您……怎么舍得?”许嬷嬷神色紧张,但声音却极其的小,生怕一不小心便戳中了傅周氏心中伤口,叫她平白多了几分难过。

    傅周氏虽子女众多,但女儿外嫁不在自己身边,余下的除了争权夺势便是庸诺无能,早就将孝道亲情抛之脑后,唯独傅三爷,孝顺有礼,又性格淳厚,文有经世之才,武能安邦定国,一心盼着傅国公府的好。

    可惜,天妒英才,这样好的人,去了战场便没能再回来。

    虽然那场仗胜了,皇上给了傅国公府极尽的荣耀,可是她的儿子却马革裹尸,傅家墓地中葬的是他生前的盔甲兵器,连全尸都没有,皇上亲自将这枚羊脂玉交给傅周氏,傅周氏哭的数次昏厥,她要这么多的荣耀做什么,生带不来死带不去。

    换做是谁恐怕都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

    傅政也只留下了这么一块羊脂玉了。

    傅周氏一直看的比命还重,老傅国公去世之后,便只剩下了这枚玉佩陪着她了。

    傅周氏想了想,叹了口气,“再不舍得的东西,也早晚有一天必须要舍得。”

    比如,傅国公府。

    比如,她这大半辈子所坚持的傅国公府。

    比如,她用傅政的女儿的幸福来换取昌盛顺遂的,从十六岁嫁入一直到现在所拼命维护的,傅国公府。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后悔,傅明娴出嫁的前几日,她几乎是彻夜难眠,可心里却总有一道自私的声音在劝慰她。

    汪延是主动求娶傅明娴的,他会对她好。

    用傅明娴一个人来换取整个府上的安宁,很值得。

    要是傅政还在世上的话,恐怕傅国公府便不会走向衰败,假若真的衰败,老三也是会舍得的。

    傅家祖辈是大明的开国功臣,傅国公府在大明屹立了这么多年,不能败在她活着的时候。

    她就这样自私的用着违心的借口眼睁睁的看着傅明娴被推入火坑,虽然她没做什么,一切都是傅祁和傅钰的打算,但若是当时她能出手阻拦,恐怕也不会是这个下场。

    她以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中的愧疚也会变成理所当然。

    可惜她错了。

    傅国公府是要彻底的败了,哪怕用了明娴的幸福去换,也不过三五年的安稳,不过败了也好,现在败了,起码还能保住他们的性命,也算是她尽力了。

    愧疚只能是愧疚,会伴随着她的余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扎在她的心中生根发芽,成为午夜梦回的噩梦。

    傅明娴久跪不起的那个大雨夜,也是傅周氏的梦靥,睡不安稳的时候,总会在耳边听到外面下着大雨的声响,还有傅明娴在大雨中的绝望。

    死是最简单的事情,眼睛一闭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愧疚却是最好的惩罚,傅明娴嫁给汪延四年,傅周氏也在煎熬中度过四年,其实她早就不想活了。

    只不过……是心里还有些未了的心愿没完成,如今看来,怕是离着她的希望也不远了。

    傅周氏的心情很好,是……真的很好,“况且,不过是将东西放在红漆匣子中收起来,这东西还是我的,为何要论舍得还是舍不得?”

    许嬷嬷不知道傅周氏心中到底作何打算,只是见傅周氏的心情甚好,便也不想扰了她的兴致,“您说的也是。”

    “将来,等着我真的到了将行就木的一天,这些东西你要想着拿出来放在放在老三的坟前,可不能让它一直藏在内室的墙壁之中了。”傅周氏想起了什么一般,继续补充着说道,“你若是腿脚不方便,就让阿衡这孩子去吧。”

    “我看她就挺好。”

    许嬷嬷笑了笑,没能理会傅周氏话中的含义。

    ……

    陆府虽然比不得汪督主府上的肃杀萧条,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大门外挂着两盏红灯笼在北风中摇曳摆动。

    简朴素雅的内室更是布满了草药的味道,赵宛容身影单薄的侧卧在罗汉床上,猛一阵咳嗽,将发白的脸色憋得绯红。

    “夫人,夫人,您怎么样了?”兰芝不停的抚摸着赵宛容的后背,希望能减轻她的痛苦,递了清茶到赵宛容面前,急急的说道,“夫人,您先喝些茶水压一压咳嗽,您的要奴婢已经在药炉上熬着呢,马上就好了。”

    赵宛容咳得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

    赵宛容才喘过气来,结果茶水小啜了几口,示意兰芝拿开手绢。

    茶水中有些腥甜。

    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赵宛容皱着眉头的说道,“兰芝你怎么了。”

    “夫人,奴婢没事。”兰芝心咯噔一声,咬着牙才坚持着没哭出来,双手颤抖的将沾了血迹的手绢藏在身后,脸上却是要强撑着笑意的安抚赵宛容,“夫人,您再等等,再等一会儿药便给您熬好了,老爷爷马上就要回来了。”

    “拿过来。”赵宛容却不接话,坚持的要看兰芝藏起的手绢。

    “夫人……”兰芝红着眼睛,“您还是别看了。”

    “咳咳……”赵宛容动气,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鲜血更是止不住从嘴角滑落,滴答滴答的落下,兰芝跪在地上,想要将鲜血捂着,“夫人,都是奴婢不好,都是奴婢惹的您生气了。”

    “您责罚奴婢吧。”赵宛容看着地上的鲜血,愣神了许久。

    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如今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除了吃药,她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恐怕这次是真的时日无多。

    打娘胎里带来的病根,从出生那一刻起便是吊着人参续命,哪怕华佗在世也难以起死回生,多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是赚了,她还要奢望什么呢。

    赵宛容突然笑了,“瞎说什么呢。”

    “不就是流了些血,把嗓子给咳破了,你将血迹擦了就是了。”

    兰芝呜咽着点头,“是,奴婢这就去办。”

    “兰芝,我有些累了。”赵宛容倦怠的闭上了眼睛,“我想先睡一会儿,等着历久回来的时候你再叫我。”

    “擦得干净一点,别叫历久察觉了。”赵宛容又不放心的呢喃。

    兰芝眼眶微红,声音哽咽着说道,“奴婢会的。”

    ……

    傅明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还有父母哥哥的笑脸,突然眼眶微红。

    她有多久没能这般热闹喜庆的和亲人在一起吃过饭了。

    自打七岁没了父母之后便再没有过了,寻常人家孩子很容易就能得到的事情,对于傅明娴来说便是极大的奢望。

    “阿衡,你看看母亲有多偏心,知道你喜欢芝麻的汤圆,便全做成芝麻馅的了。”傅明元笑着不满,“我和父亲可都是喜欢吃五仁儿馅儿的!”

    何知秀拍了下傅明元的肩膀,“这你可怪不得母亲偏心了,要问你父亲。”

    “今年汤圆馅儿可都是你父亲亲手做的。”

    傅家桓有些尴尬的干咳了几声。

    傅明元张着嘴,拖长音的“啊……”了几声,“你们可不能这样啊。”

    “虽然说穷养儿子富养女,可是我好歹也是你们亲生的啊,你们不能这么偏心!”傅明元向着傅明娴眨眼睛,“怎么没人疼我呢!!”

    傅明娴被傅明元逗得没办法,双眸微眯起了笑意,夹着饺子便放在了傅明元的碗里,“疼疼疼,怎么不疼。”

    “这饺子馅儿可都是按照你的口味来的,这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何知秀抿着唇,看着傅明娴和傅明元,突然握紧了傅家桓的手,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嫁给了傅家桓,生了一双这样感情深厚的好儿女。

    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的时候,门外的傅一却突然匆忙的跑进大堂报信。

    “不好了……”傅一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老爷,夫人,不好了……”

    “傅一,到底什么事情,你能不能一次性的说完,大过年的你说是什么不好了,多不吉利啊!”傅明元是个急性子,率先开口训斥。

    傅一却摇着头,艰难的喘着粗气,“是真的出事情了,少爷……秦家少爷找上门来了!”

    秦家少爷?

    秦洛!

    傅明元扑腾一下的从座位上起身,傅家桓和何知秀脸上的笑意僵住。

    秦洛这个时候来是做什么,莫非是要大过年的找傅明元的麻烦不成,两人前些日子是在市集上动了手,秦洛的二世祖的声名在外,又是秦国公府这样地位超然的少爷。

    要是真的是来找傅明元麻烦的,那可真的是大事不好了。

    “父亲母亲,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不要担心,儿子这就出去看看。”傅明元双拳紧握,别人害怕秦洛,可他却不怕。

    最多被打一顿罢了。

    之前在市集中秦洛就已经欺负过阿衡一次,之后在傅国公府居然又欺负上来了,这股火气傅明元憋在心里很久了。

    秦洛居然还敢大过年的主动找上门来。

    何知秀满脸担忧,傅明娴想了想,总觉得这个时候秦洛怎么也不该是来报仇的,“母亲,你先别着急,我陪着哥哥一起去看看!”

    秦洛虽然不学无术,可却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况且他要是想要找谁报仇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这么久才突然想起来。

    傅明娴紧紧的跟在傅明元的身后,两人还未走出竹木长廊,却发现秦洛已经走了进来,正高高的扬起脖子,挑衅的看着傅明娴。

    “怎么样?有没有想小爷?”秦洛身着朱红色的貂皮大氅,脚上穿着赤金镶边长棉靴,英眉谢飞,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中带着无限的张扬和得意,“这个时候见到小爷是不是很惊喜!”

    傅一愧疚的看着傅明元,“对不起少爷,奴才没能拦住秦少爷。”

    秦洛俊美邪魅的脸上挂着痞痞的笑意,挑着眉毛的看着傅明元,“你别怪他,要是小爷能这么简单的被他给拦住,那我秦洛还怎么在应天做混混头头!”

    傅明娴还未来得及说话,傅明元已经满含怒气的开口,“秦洛,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秦洛也火爆脾气,被傅明元这么一激,撸起袖子大有一番要大打出手的模样,“傅明元小爷我告诉你,你不要得寸进尺,你别以为小爷我是真的打不过你!”

    “我前些日子是喝醉了!不然就你这样的,小爷分分钟能把你撂倒!”

    “来啊,那就再打一次!”傅明元扬起拳头就要再次和秦洛打作一团。

    何知秀和傅家桓哪里还能坐的住,一早就跟在了傅明元的身后,及时的将傅明元给拦了下来。

    “明元,你这是做什么!”何知秀皱眉瞪着傅明元,又转身略含歉意的看着秦洛,“不知道秦少爷大驾光临是有何指教。”

    “今日是除夕,即便是真的有什么误会也不该大过年的找上门来,您看看能不能通融一番。”何知秀一贯温柔如水,看在傅明元的心中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指教是说不上的,只是今日来……”秦洛收起怒气,看着何知秀恭恭敬敬的说道,却突然被傅明元的叫喊给打断。

    “母亲,你还和这混蛋说什么,大不了我傅明元的命赔给他们傅国公府就是了,咱们不能这么让人欺负到家了还不敢反抗!”傅明元双眸猩红。

    愣头小子真的生气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易好惹的。

    “哥!”傅明娴拉了拉傅明元的手,“你先别冲动,让我问问。”

    傅明元急了,秦洛这色狼多半是奔着妹妹来的,阿衡还敢出现在他的面前,这还得了。

    “阿衡你先把母亲带回到屋子里去,这没有你的事儿!”

    “这……”何知秀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傅明元,你还真以为小爷我怕你不成!”

    傅明娴却示意何知秀安心,信步走到秦洛的面前,“你……”

    “站住。”

    秦洛话中依旧带着挑衅,却很听话的没有再挪动半分。

    何知秀疑惑的看着傅家桓,傅家桓也摇着头。

    “秦洛,你大过年的跑出来是要做什么。”傅明娴皱眉看着秦洛眉眼间的风霜,“你……该不会是自己走来的吧?”

    “当然了,不然还是你去接我来的不成?”秦洛摊了摊手,语气中竟然带着几分委屈,“可要把我给累死冻死了,我可是特意来看你的,你竟然连热茶都不给我喝一口,你哥哥还要打我!”

    “你到底要做什么。”傅明娴略微嫌弃的看着秦洛,“傅一,他不说给我把他撵出去!”

    秦洛急了,“你这死丫头!”

    “小爷……小爷我是来道歉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