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放开我

何宦无妻 +A -A

    ()    </script>    汪延的怀抱很宽厚和结实,似乎挡住了冬日里的寒冷,傅明娴被他牵制在怀中,动弹不得,汪延身上的气息更加强烈,燥的傅明娴有些面红目赤。

    “放开我。”

    傅明娴有些生气,想也没想的叫了汪延的名字。

    汪延却抿唇目光阴鸷的盯着傅明娴,并不让她离开,“你方才叫我什么?”

    傅明娴方才叫的是……汪延。

    全应天敢如此直呼汪延的名字的人,只有三个。

    帝后和傅明娴。

    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汪延。

    因为旁人,从他正式成为西厂督主开始,对他要么是恐惧,要么是尊重,要么是竞争,几乎没人直呼他的名字。

    当然,除了汪延本身会注意到,其他人是不清楚的。

    但是傅明娴已经死了……而现在在他怀中的是……

    只是一个长得很像阿娴的人。

    傅明娴今日身着绛红色绣桃花的长裙,头上簪着碧玉琉璃簪,她的肤色本就白净,如今脸上带着些绯红,更是娇若桃花。

    才十三岁的年纪就如此娇艳,真不知道长大了之后,会妖孽成什么程度,这也幸好换成了坐怀不乱的汪延,否则要发生什么事情还真的是不好说。

    汪延低着头,轻轻的嗅着傅明娴发丝上的清香,双手却是在暗中用力,紧紧的攥着傅明娴的手腕,汪延更是想要提醒自己,不能认错了人。

    傅明娴慌了神,她刚才是被汪延给气急了才脱口而出他的名字,现在被汪延这么一反问,才发觉不妙。

    “汪督主,您……能不能先放开我。”傅明娴声音弱了几分,“阿衡是不小心撞到了汪督主,还请汪督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同阿衡一般计较。”

    傅明娴的声音哽咽,“真的很疼。”

    汪延眉头紧锁,看着傅明娴手腕处被自己勒出的红痕,目光闪了闪。

    她才十三岁……

    汪延突然将傅明娴松开。

    傅明娴得了自由,尽量的拉远和汪延的距离,相比较前几次的见面,傅明娴已经不再那么手足无措,恨不得钻进去地缝逃走了。

    “多谢汪督主宽厚。”

    “你和他的关系很好?”汪延的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看着傅明娴的目光多了几分温度,还是头一次这般失了分寸询问不关系自己的事情。

    或许,他想要知道这个答案,不是因为陆历久,而是……因为傅明娴,很单纯的原因而已。

    方才他正在傅国公府中四处走动,却突然从青桐院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鬼使神差的,他放下了要寻找的证据转而悄悄跟上。

    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陆历久。

    他的眼神不自觉的暗了几分,她是什么时候……竟然同陆历久也有交情,而且还是那般的……熟络?

    傅明娴颔首微笑,目光是那么淡然天晶,儿陆历久的目光带着希冀,那样殷切的神情只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才会理解。

    两人在一起,竟然和谐的有些刺眼。

    汪延当时一直站在暗处,等着陆历久走了之后,便到了傅明娴的身后,可傅明娴却望着陆历久离开的方向发呆。

    所以,才会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出现,所以,才会一下子撞到自己的怀中,他也没有开口。

    倒是突然想看看傅明娴看到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汪延就这么任由傅明娴糊涂的撞了上来,在傅明娴撞在他怀中的那一瞬间,更是毫不犹豫的伸手将他拦住。

    不是因为他的洁癖让他对傅明娴发怒,而是……觉得傅明娴真的很疏忽大意,竟然连身后真的站着人都不知道。

    汪延看着傅明娴的目光变得更加凝重,他心里的变化很奇怪,奇怪到,这种感觉他明明不想要,却又控制不住自己。

    傅钰一直想要将傅明娴推给自己,又亲眼见着她同自己说话,汪延对女人一贯是厌恶,却突然没有拒绝傅明茹。

    或许是为了让傅祁安心,或者是为了保护面前的人,真正的原因,怕是连汪延自己都不清楚。

    傅明娴低头沉默,并不打算回答汪延的问题,他把她当做什么了?

    西厂审问的犯人不成。

    “汪督主日理万机,不但有西厂的事情要处理,不久的将来府中也会添位夫人,这些小事就不劳烦汪督主烦忧了。”傅明娴脸色带着几分怒意,却又夹杂着几分倔强,就好像是不服输的小孩子一般。

    不久的将来府中也会添位夫人?

    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

    难道是在说傅明茹?

    汪延紧皱的眉头松开,不着痕迹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继而低声的笑了出声。

    “笑什么?”傅明娴不满的反问。

    “没什么。”汪延握着傅明娴的手拉着她又靠近了她几分,目光幽幽的盯在傅明娴的眸光中,命令般的说道,“以后离他远一点。”

    傅明娴咬唇,继续沉默。

    “听到了么?”汪延低沉的声音再度开口,眼中带着笑意。

    傅明娴倔强的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汪延的双眸,他的眸子如同墨一般深沉不见底,一下子让人乱了心神,“凭什么?”

    汪延霸道又有些固执的说道,“现在……的确是不什么。”

    “不过,若是你继续和他接触,恐怕……”汪延挑眉,声音中竟然带着几分挑衅,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喜欢傅明娴瞪着眼睛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恐怕我会做出什么来告诉你,我究竟是凭什么?”

    傅明娴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她不想没事挑衅汪延的底线,她特绝对相信,汪延是真的会说到做到。

    “前些日子脚腕扭伤了,是陆大人帮忙治好的,阿衡同陆大人的关系和同汪督主的关系一样。”

    傅明娴顿了顿,趁着汪延思虑的片刻,挣脱开了他的束缚,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四个字。

    “并不熟悉。”

    话说出来之后,傅明娴便有些后悔了,她这是在和汪延解释吗?和他解释做什么,她只是不想让汪延误会,没由来的给自己惹了麻烦,“阿衡最出色的便是有自知之明,殊途不同归的道理还是懂得的,更不会有妄想。”

    “汪督主事务繁多,阿衡不变打扰了,阿衡告退。”傅明娴脚底抹油一般迅速的离开。

    汪延站在原地,望着傅明娴离去的身影,眉眼间带着笑意,同之前他唇角的讥笑不同,这次的汪延,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想笑。

    他有多久没笑了?

    好像自从傅明娴病中药石无医开始。

    如今……

    李生有些愣神的跟在汪延的身后,不敢轻易出声打扰到汪延的好心情,过了好一会儿,汪延才开口问道,“张齐有消息了?”

    李生回过神儿来,“奴才正要同您说这件事情,已经有回复了。”

    汪延眼中笑顿时消失不见,又恢复素日的阴沉决断。

    “张齐带着儿子回到家中,先是佯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后几天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西厂的布防,今日辰时,更是打算带着全家南迁,被我们抓个正着。”

    “现在连他那七十岁的老母都被请到西厂暗牢中了。”

    汪延冷笑几声,“好好善待他的老母和幼子,至于他,便让他好好看看,在西厂暗牢中说谎话是何下场。”

    李生点头,“是!”

    “还有,以后不必再去傅国公府了。”汪延想了想,随即补充道。

    李生有些惊讶,“您这是查到了什么?”

    “还没有,不过却是没有再去的必要了。”汪延拧眉,他不想再去看着傅祁虚弱的嘴脸,不想再违背自己的心意和傅明茹同处一室,真是……让他觉得心里不痛快。

    也有可能是因为某人一句不经意的话,总之,他不想再去了。

    “国子监的张大人既然已经递了辞呈,那便让礼部办事快一些,还能赶在年关前回家一家团圆。”

    汪延在前面走着,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让李生摸不着头脑。

    想了良久,李生才恍然大悟。

    国子监丞张大人……前日他调查傅明娴身世背景的事情曾经查到过他父亲傅家桓的官职调动,国子监祭酒许大人有意要擢升傅家桓。

    如今督主开口要让张大人动作快一些,这不是要给傅家桓挪动位置?

    督主莫非真的是……用心了不成?

    李生想起了傅明娴的容貌,心情有些复杂,这么多年他是看着汪延如何一步步走来的,私心里他是希望汪延能有个人陪在身边,可是……却不希望汪延在感情上犯了糊涂事。

    汪延若是真的对她动心他很乐意,最怕汪延也认错了人,最后发觉的时候平添痛苦。

    毕竟两位如此相像,毕竟……自古多情空余恨。

    哪怕再强大的人面对感情,也终究会束手束脚。

    英雄难过美人关。

    “礼部办事一向是磨蹭,这又正值年关,奴才回去提醒的。”

    ……

    年关是最忙碌的时候,但这忙碌却是值得让人欢喜的。

    傅明娴接到了何知秀派人送来的家书,傅家桓一直忧虑的官职竟然提前被定了下来,国子监的许大人立场坚定,傅钰没能在傅家桓擢升的事情上插手。

    照许大人的意思是先让父亲熟悉张大人的官职日常,然后等着年后再亲自向皇上请封,没想到,隔天皇上的圣旨却跟着下来了。

    傅家桓大喜。

    从六品的官职,虽在权贵遍地的应天算不得什么,但是好歹是傅家桓奋斗了这么多年所得来的成就,又是圣上亲自下旨册封,纵然傅钰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敢再在上面动手脚了。

    了却一桩心愿,除夕又近在咫尺,傅明娴想了想,便同傅周氏告了辞,再度起身回到傅家。

    先前回来,傅明娴是担忧傅周氏的病情会严重,如今,在她的陪同下,傅周氏身体日渐好转,虽然腿脚上依旧有些毛病,那但是旧疾,不会立刻好转,只能将养着。

    如此一来,傅明娴便没了牵挂,只等着婚事定下来后,她也算是了却傅周氏的一桩心事,更是解决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她还是喜欢傅家,毕竟,哪里才是她真正的家,人总是要慢慢适应才好,傅明娴现在很清楚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从前的傅明娴已经死去,她所认识的那些人,知道的那些事,也跟着远离,心静才能做到两袖清风。

    她厌恶了那些勾心斗角,你死我活,只想找个人安稳的生活,哪怕没有权势和地位,他们也能过得很好。

    临走的时候傅周氏虽然不舍,但是很替傅明娴开心,毕竟她的亲人能陪在傅明娴的身边更久一点,更会带给她上辈子得不到温暖。

    包了个大大的封红便招呼着许嬷嬷送傅明娴离开了。

    解开心中所纠结的事情,又没了牵挂,傅明娴这才体会到什么叫做归心似箭,马车只行走到了杨柳胡同的时候,傅明娴便等不及的唤了车夫停下,她一路上小跑着进了门。

    红素和徐嬷嬷正笑着招呼她进门暖和一番,便去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了。

    傅家的除夕夜很热闹,何知秀正在厨房忙活着饭菜,傅家桓因为高兴,连男子进不得厨房的木讷古板的思想也改了去,正陪在何知秀的身边,笨手笨脚的忙活着。

    父母感情一直都是这般琴瑟和鸣。

    傅明元听了吩咐去大门外放着红烛鞭炮,傅明娴便成了没事人,手中拿着傅明元给她带回来的小烟花,穿着何知秀亲手新绣的衣裳,坐在竹木廊下,看着那一片枯了的紫蔷薇枝干,心中想着,今年雪这样大,若是不死,来年的蔷薇一定格外动人。

    手中的烟花刚被点燃,墙外却突然想着更大的声响。

    “小姐小姐,您快看!”鹊之守在傅明娴的身旁,目光期待的看着漆黑的夜空突然绽放起来的五彩烟花,哪怕只有瞬间便会再空中消散,可是那一瞬间便是足够。

    巨大的夜幕好像开了花。

    那一瞬间便已经将它全部的美永远留在人的心中。

    “小姐,真的好漂亮啊!”鹊之眼神发亮。

    傅明娴也眯着眼睛,心情也跟着好起来,“是啊,真的很漂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