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挑明

何宦无妻 +A -A

    *83后半部分有些细微调整,章节内容顺序问题,可以不用回头看。

    夜色如墨,黑沉沉的天空仿佛要塌了下来,傅明娴孤身站在梅园中已愣神许久。

    北风肆虐,起初傅明娴是失魂落魄没有感觉,等到她回过神儿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冻的微僵,连挪动也变得吃力起来。

    梅园外突然响起了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傅明娴回头,正见到傅明乔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眉间带着风霜疲惫的模样,看着也站了有一段时间了。

    “四姐姐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傅明娴微笑了笑,“见老夫人房中的红梅花就要凋谢,所以想着来换些新鲜的,不想这个时候还能看到四姐姐,当真是缘分。”

    傅明乔却摇头,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是来找你的。”

    傅明娴挑眉,“四姐姐是有什么话要吩咐阿衡?”

    “吩咐倒是说不上,只是有几句话想说给衡妹妹听听。”傅明乔目光注视着傅明娴。

    “洗耳恭听。”

    “傅国公府的梅园冬日里景色动人,也难怪会让衡妹妹流连忘返了。”傅明乔思忖着说道,“衡妹妹,夜里风大,尤其是,梅园要更冷一些。”

    傅明娴颔首,目光微闪烁了一下。

    “冬日红梅的确好看,但越好看的东西可能越致命。”

    “相信见微知著的道理你不是不明白。”傅明乔眉头紧锁的看着傅明娴,“无论你究竟是做何打算,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情,那就不要自己先动摇。”

    “否则,若是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还能指望着别人相信吗?”

    傅明乔低着头,“从前三妹妹很喜欢红梅花,自此傅国公府便再没人喜欢红梅,但这梅园却一直留着,你知道为什么?”

    傅明娴的心莫名疼了一下,“为什么?”

    “既然已经决心要远离纷争,那么便不要留出痕迹,这梅园也是傅国公府留给自己的教训警戒,已经有人喜欢的东西,其他人不管是何想法,都难以撇清关系,尤其还是………”傅明乔目光闪烁的盯在傅明娴的脸上,“毫无关系的两个人。”

    “不该有的情绪只会害人害己。”

    傅明乔的话含有深意,“衡妹妹冰雪聪明相信一定能听懂我话里的含义。”

    傅明娴面色一僵,随即点头道,“今日,多谢了。”

    她听懂了,她的谢谢更是一语双关。

    这句多谢了,既包括当时在大堂中傅明乔替她挡了傅钰的为难,更是谢了傅明乔刚才的提点。

    她……的确有些失态了。

    傅国公府的傅明娴早就死了,傅家桓的女儿,和汪延并不相识。

    “当局者迷,比起衡妹妹的大度,明乔做的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告辞了。”傅明乔眉心微拧,“哪怕我不知道你到底和傅国公府有何牵扯,但是你的行为和情绪已经让人怀疑。”

    傅明乔躬身转身离开。

    傅明娴深深的吸了口气,傅明乔的确是聪明,竟然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自己的反常,想必其他对自己注意的人也会看出端倪。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傅明娴的确是自己走到死胡同去了,傅明乔说的对,既然已经做好了主意,那就不能再犹犹豫豫,最终害人害己。

    她抬脚朝着青桐院走去,傅周氏正在等着她。

    见着傅明娴神色无异,手中握着几枝娇艳欲滴的红梅松了口气。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外面天冷,回来了便早些休息吧。”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傅周氏的病在傅明娴的陪同下日渐好转,下地行走自如,药量也陆续减轻了许多,傅明娴还是很高兴的。

    她们已经订好了日子,除夕前夕傅明娴再回家去。

    之后便是等着过了年,商李氏安排她和沈瑜见面了。

    若是相互中意,便会尽快的安排时间定亲。

    傅周氏希望傅明娴能早些定下亲事,她自己也是如此。

    定了亲事之后,她便不会再有奇怪的思想了,便能安定自己的心思了。

    傅明娴是这么想着的。

    ……

    汪延似乎变了,变得很好说话。

    每年的这段时间,汪延都会入宫陪同朱见深,更会帮忙万贵妃周全家族中的事情。

    可是今年的汪延,却几次出入傅国公府,虽然,他依旧没有做什么,但是只要傅国公府递了帖子邀请,汪延便会去赴宴,哪怕,傅国公府的借口千奇百怪,恐怕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这会儿,傅明茹便再一次陪在汪延的身边。

    “四爷!你说到底怎么办才好!”陈岚这几日的心都要悬在嗓子眼中了,汪延每来一次傅国公府,傅祁都会刻意的让傅明茹去他眼前晃悠,这要是汪延真的看中了他们茹姐儿可怎么好!

    汪延可是太监,前面傅明娴又刚死不久。

    哪怕她是病死的,但是谁会真的相信,怎么也应该是汪延虐待了她致死才对!

    “四爷!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就真的忍心让咱们茹姐儿跳入火坑吗?”陈岚是粗人,不懂得这些算计,在她的心中就只有直接拒绝或者同意,“她可是咱们亲生的女儿啊!”

    傅四爷眸光中带着无可奈何,“可是大哥的心思你也不是不清楚,咱们……咱们有拒绝的权利吗?”

    “怎么没有!”陈氏眼眶微红,“你劳心劳力的为整个傅国公府的生意忙活,结果还要搭出去自己女儿的幸福!你怎么忍心。”

    傅四爷声音无奈,“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傅国公府的生意是我在打理,可若是大哥失势,又或者傅国公府倒了。”

    “唇亡齿寒的道理你不是不明白,到时候咱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汪延在朝中地位非凡,西厂实力势必是要拉拢到傅国公府的,况且……况且汪延本就是傅国公府的女婿,娴姐儿不在了,再选中家中幼妹……幼妹去填补空缺也是正常的事情……”

    “为什么偏偏是我的茹姐儿!”陈岚泪流满面的匍匐在罗汉床上,傅四爷目光中一闪而过的寒冷。

    “大哥并非是故意要和我们过不去,只是茹姐儿的样貌,实在是太像了。”

    “实在是……太像了……”

    ……

    汪延正在大堂中看着傅祁送来的王安石真迹。

    傅明茹在一旁陪着。

    空气有些静谧。

    汪延神情专注,而傅明茹却是因为害怕而不敢弄出声音。

    “你……有话想要对我说?”汪延甚至头也不曾抬起、低沉的声音突然开口问道。

    “我……”傅明茹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眼眶微红的哭道,“督主,求求您放过明茹吧。”

    汪延目光阴霾,低声反问,“怎么了?”

    傅明茹一贯是懦弱惯了的,如今却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视死如归的看着汪延,“明茹并不想嫁给督主,明茹已经心有所属了。”

    傅明茹咬着嘴唇,“明茹非陆历久大人不嫁!”

    陆历久?

    汪延的目光突然冷了几分,他本就对傅明茹无意,之前所做种种无非是想让傅祁放心。

    可是现在,傅明茹居然无意之间说出了自己喜欢陆历久的真相?

    “你喜欢陆历久?”汪延若有所思的问道。

    傅明茹脸上镀了层绯红,她没想到她会在这种的情况下,第一次大胆的说出心中想法。

    她喜欢陆历久。

    是真的喜欢。

    每次见到他神情专注的替哥哥们讲书,她便会一直在窗外望着。

    从小的时候、陆历久治好自己的伤的时候起,便喜欢他了。只是感情因为性格懦弱而一直被埋藏在心中、从来不敢光明正大的提起,可是如今,因为面对汪延的情况紧急,傅明茹破天荒的鼓起勇气,哪怕是要被汪延怪罪;她也要说出自己的实话。

    “起来吧。”

    汪延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想象中的怒气。

    甚至声音很平淡,傅明茹有些不可置信。

    “督主……您……?”

    汪延将王安石的卷轴合起,“本座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

    傅明茹心不由自主的一沉。

    汪延的这句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

    真的是有待商榷。

    进了西厂的人,可没几个自愿供出实情的,但是在汪延的不愿意“强人所难”下,却皆是不敢有所保留、如今汪延居然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

    到底是真是假?

    傅明茹的心扑腾扑腾更加跳个不停了。

    “你先回去吧。”汪延看着傅明茹有些碍事、便开口吩咐道,“若是你大伯父问起,边说我很喜欢这画,想要清净。”

    “怎么?”汪延见到傅明茹依旧伫立在原地问道,“你是想继续?”

    傅明茹大喜过望,“多谢督主!”

    傅明茹走后,汪延却是立即起身,看着红漆木上面备好的茶水目光冰冷。

    傅祁当真是不择手段了。

    居然敢给他的茶水中用了暖情的药……不过现在却不是处理傅祁的时候。

    汪延顺着大堂朝着书房走去。

    ……

    傅明娴有些疑惑,“你是说、陆大人?”

    “陆大人正在门外等着我?”

    鹊之点头,“是啊小姐,的确是陆大人。”

    “陆大人说前些日子事务繁多,便没能来抽空看望您的脚上的伤,这会儿一忙完便来检查了。”

    鹊之倒没觉得陆历久对傅明娴有些可以关心,只觉得陆历久很细心负责任,听说这府中其他的人若是能得陆大人医治,也皆是会负责到痊愈的。

    傅明娴点点头,“我知道了,那我便去看看。”

    陆历久果然站在门外、身上尚且还穿着官服……

    傅明娴仔细的看了一眼。

    绛紫色的蟒蛇图文有些显眼,起码是正二品以上官职才会有的待遇。

    难道陆历久事务繁多的这些日子,是因为职位有所晋升。

    可是……他明明前些日子还是在翰林院,即便是晋升也不该这么迅速。

    “陆大人。”傅明娴压下心中的疑惑,上前同陆历久打着照顾。

    闻言、陆历久缓缓转身,看着傅明娴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喜意,伸手搭上了傅明娴的脉搏,“已经痊愈了。”

    “是呢!”傅明娴微笑了笑,“多谢陆大人关心。”

    “可是……陆大人的这般是……?”

    “嗯。”陆历久点点头,“官位有所调动,所以才会耽搁这么久。”

    傅明娴始终微笑着,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准确来说,是她有些心虚,上辈子最无辜的便是陆历久了。

    好好的却被自己强塞了赵婉容过去,甚至他可能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动的手。

    陆历久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陆……”傅明娴见气氛尴尬想要开口。

    “傅小姐……”

    陆历久却突然和傅明娴一起说话,傅明禁了声,示意陆历久继续。

    “傅小姐的脚伤虽然痊愈,但也需要悉心照料,以免再次发生,便会伤及根本,成为顽疾。”陆历久想了想,斟酌着说道。

    傅明娴点头。

    陆历久有些欲言又止。

    “傅小姐……你真的好像一个人。”陆历久终究还是说了出来,悠悠目光有些深远。

    心中更是不禁响起当年在赵国公府初见时候的模样,那时候……好像傅明娴的年纪和阿衡一般大……

    傅明娴浑身一震,红唇微张的看着陆历久,“陆大人……您?”

    难道她是被陆历久发现了?

    傅明娴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陆历久笑了笑,在他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书生气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像,但却不全像,若是有需要,可以派人去给我送信。”陆历久摇头,匆匆的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傅明娴眉头紧锁,有些不明所以,正准备离开,回头间却突然撞到了陌生男人的怀中。

    陌生男人的胸膛很结实宽大,更是隐隐有种淡淡的梅花香。

    “对不……”傅明娴抬头,准备道歉,却突然看清楚了男人的真实面目。

    起字生生卡在喉咙中,又咽了回去。

    “汪……汪督主……傅明娴阵阵头皮发麻。

    汪延的目光阴鸷的让人恐惧。

    傅明娴想要离得远一点,却突然发现汪延伸出双手,将自己牵制在他胸前,半分动弹不得。

    “汪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