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对面相逢不相识

何宦无妻 +A -A

    傅周氏脸色惨白。【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她不希望汪延再次看中阿衡,不代表她愿意用33其他孙女的前程来换。

    手心手背都是肉。

    无论哪个一个,她都不想再不得善终。

    陈岚紧紧攥着傅四爷的手,眼光中尽是烦忧,恨不得下一刻就将傅明茹藏起来。就

    傅祁脸上却是带着笑意,若是汪延看中了傅明茹,那受益最大的便是他了。

    一个人或许别的地方可以作假,但是忌讳和底线却是无法改变,可是如今,汪延居然半分都没有嫌弃傅明茹的样子。

    难道是他之前想错了。

    汪延看中的本就是傅明茹而非傅明娴。

    傅祁的目光忍不住在傅明茹和傅明娴之间打量。

    虽然傅明娴要像的多,但终究傅明茹的关系要更亲近,汪延怎么选也该是选老三的姐妹的。

    相信阿衡的身份一定瞒不了汪延,傅祁越看傅明茹越觉得顺眼,眼角的笑意更深了。

    汪延抿唇,夹了一筷子鲜肉竹笋,“的确味道很好。”

    傅明茹的脸色绯红的看着汪延递到她面前的鲜肉竹笋,有些不好意思。

    汪延神色无异,旁人也跟着放松下来,悬着的心又重新回到了肚子里。

    唯独傅钰脸色不佳,难道他又失算了。

    即便傅明娴的容貌要超过傅明茹,他还是不如傅祁算计的深沉长远?

    不!

    他花费了那么多功夫,先是强行将傅明娴带回来,再是用了已故原配赵氏的娘家关系,再又去宫中专门请了茶道姑姑来培养傅明娴。

    傅钰垂眸,目光中满是算计,事已至此,他怎么都要再做最后的试验。

    紧张的气氛过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甚至原先害怕汪延的九小姐,十小姐也欢脱了许多,目光忍不住瞥着这位权及一时的西厂督主。

    其实对于汪延,人们下意识的总会先想到西厂的手段毒辣,想到汪延的心思沉稳,杀伐决断。

    却总是容易忽略汪延的过往。

    大明因为几次江山易主而导致国朝不稳。

    一朝君王一朝臣。

    受牵连的大臣不计其数,而百姓也因为战乱流离失所,无处可归。

    为了生存,入宫净身做太监则成了保命的手段,无论是饥寒交迫的穷苦百姓,还是因罪被罚的罪臣奴仆,都可以安然地活下去。

    毕竟,太监是没根的东西,好好的人都不会承受这样的痛苦,对于刑罚来说,这也是极重的惩治。

    先皇英宗朱祁镇,早年曾受小人王振蛊惑挑拨御驾亲征攻打瓦刺,留下他弟弟朱祁钰为监国。

    不想爆发土木堡之变,英宗被俘,瓦剌咄咄逼人,不断勒索大明骚扰边境。一时之间,朝野震惊,京城人人自危。

    面对危机局面和惶恐不安的人心,孙太后压阵,在太子年幼仅两岁的情况下,内阁首辅梁永士提议改立朱祁钰为帝,朱祁镇为太上皇,如此才是朝局安定下来。

    权力可以使人蒙蔽双眼,当时为了大明不受瓦刺小国威胁改立新帝,对于朱祁钰来说,这皇位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又哪里舍得放手,即便瓦刺看朱祁镇已经没了威胁的价值想要放他回来,朱祁钰也是不肯的,兄弟情义更是在朝中大权之中烟消云散。

    首辅梁永士坚持,朝中又有大臣上书,朱祁钰这才不得不迫于压力将英宗朱祁镇迎接回来,但却直接关在南宫七年。

    朱祁镇不见天日。

    朱祁钰依旧担心手中的权势被人夺去,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残害朝中敢对的大臣,想方设法的废了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

    后宫之中拜高踩低的事情人皆有之。

    朱见深太子之位被废,在深宫之中无疑是死路一条。

    新太子的欺凌,势利小人的排挤打压,丝毫没有因为朱见深只是年幼的孩童而止步,反而变本加厉。

    汪延十岁入宫,当时只是太子朱见深身边名不经传的小太监,但却异常忠心。

    同尚且还是宫女的万贞儿对朱见深全力呵护。

    或许是老天在惩罚朱祁钰的贪心,朱见济刚被册立为太子不到半年的时间便病逝了,而朱祁钰也因此受到重创病重。

    被关在南宫中的朱祁镇并没有束手待毙,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联系武清侯石亨,太监曹吉祥,吏部侍郎徐有珍里应外合发动夺门事变。

    又重新将皇位夺回自己的手中,朱见深二度成为太子。

    雪中送炭的情谊十分可贵,这也是为何朱见深对万贵妃极尽宠爱,对汪延极度信任的原因。

    水涨船高。

    从任人欺凌的小太监,到如今权倾朝野的西厂督主,汪延的成就,是一步步踩着鲜血踏上来的。

    他是权臣,除掉太监的身份,比他阴狠更加出色的是他对权术的掌控。

    更让人惊讶的是他的身材凛凛,样貌堂堂。

    似乎看到他之后,便会觉得,太监也并非都是曹吉祥那种阴阳怪气的心理变态。

    也有汪延的这种冷酷俊逸。

    饭桌上人们心思各异。

    汪延至始至终未曾看过傅明娴半眼,目光中更是如潭水一般波澜不惊。

    仿佛连方才在外面的接触也只是错觉。

    傅明娴低着头,只觉得食之乏味,如同嚼蜡。

    傅钰心中突然有了主意,笑着看着傅明娴开口说道,“阿衡啊,天色尚早,难得一家人聚在一起,代会儿用过晚膳之后,你便泡些茶水来让大家品尝吧。”

    傅钰心中算盘打得响亮,他怎么将傅明娴这么重要的特征给忘记了。

    杜嚒嚒可是亲自教了傅明娴学习茶道。

    傅钰的笑意略显的尴尬。

    但汪延没有开口拒绝,只是微微皱眉,傅祁也不好明面上反驳。

    “父亲,女儿正想同父亲说这件事。”一直一言不发的傅明q乔突然开口打断傅钰的话,“女儿近日茶道有所增近,本想找个机会请家里的长辈,不知道父亲可否恩准女儿献丑。”

    傅钰脸色微变,但现在傅明乔的身份今非昔比。

    孟嘉弘的未来平妻,怎么也不能轻易得罪。

    傅明玫在见到傅明娴的那一瞬间变情绪紧绷,但她的身份低下,又有傅明娴事先的嘱咐,不能暴露关系,这才一直竭力忍耐,如今见到四姐姐开了口,她自然是慌忙跟从。

    “是啊父亲,玫姐儿也想试试!”

    傅钰脸色更加青紫,看着两个不懂事的女儿、却无法发作。

    傅明乔心思转动,转而看着汪延说道,“汪督主,不知道汪督主可否愿意给这个机会?”

    汪延若有所丝的拨弄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你便是孟世子娶的平妻?”

    “是。”傅明乔不卑不亢的回答。

    汪延略微思忖了一番,挑眉笑道,“早边听闻傅国公府的小姐茶道一绝,但一直未曾有幸亲自观看。”

    “也好。”

    汪延微点头,这算是同意了!

    傅明乔面色一喜,“那汪督主可否有喜爱的茶叶。”

    汪延手指敲了敲桌面,“四小姐尽兴即可。”

    傅明乔点头,傅明玫也跟着极有眼色的将傅明娴拉走。

    很快的,茶叶便被摆了上来。

    傅明乔能在万氏的手中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本事,汪延的话没有说错。

    茶道对于傅国公府的小姐们的确是一绝,傅明娴身为三房嫡女,是做得最好的。

    但是她同样是二房嫡女,不会差到哪去。

    原本傅钰是打算让傅明娴动手,却被傅明乔抢先,傅明乔气质娴静,泡茶的时候别有一番深意,倒是傅明娴只是在后面帮助傅明乔挑了下茶叶,根本没有机会让汪延注意。

    傅钰要被气的内伤了。

    不一会儿,傅明乔便递了一杯茶到汪延的面前,“还请汪督主不要见笑。”

    汪延抿唇喝了一口,低声称赞,又似有意无意的同傅祁两兄弟客套着说话。

    却半分不提帮忙插手。

    天色渐晚,汪延事务繁多,显然是没有多大兴致久留。

    起身告退便离开。

    而傅国公府也好像突然被抽了气的皮球一般,又恢复了冷眼相向。

    傅祁和傅钰皆是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扭头离开。

    傅周氏看着傅明娴,“阿衡,你该回去了。”

    傅明娴点点头,微笑着说道,“老夫人,原本明娴是打算给您送貂氅之后便去梅园摘梅花的,不曾想被二伯父给留下了,现在再去也不晚。”

    傅明娴没有听傅周氏说什么,便逃一般的离开了。

    傅明娴心跳个不停,出了大堂,北风吹的她又精神了许多。

    对面相逢不相识。

    这不正是她当初的希望?

    她很怕汪延会因为认出来她而再次逼她入花娇,她很怕汪延会表现出对自己的兴趣让傅钰来算计威胁自己。

    如今她的担忧尽是可笑。

    对于汪延来说,她不过是他一时无趣,拿来打量的对象。

    甚至这出奇相似的容貌也成了他的厌恶。

    很好。

    真的很好。

    可是为何脑海中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汪延看着傅明茹的眉间神态,一举一动。

    莫名的有些心中酸涩。

    她……她可能是病了,夜里在门外站的久了,吹了风,现下脑袋晕晕的,心思更是乱作一团。

    她本是打算去梅园摘红梅花的,却无端被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情……

    红梅。

    红梅花,傅明娴脚步不由自主的朝着梅园走去,眼角被北风吹的想要流眼泪。

    ……

    “督主。”

    傅国公府外,李生早已经在暗处等候。

    “奴才暗中潜入傅国公府查探,傅大爷和傅二爷的书房并没有异处,倒是……”

    李生在汪延身边多年,他的办事效率汪延是信得过的,可是现在,连他自己都起了疑惑,李生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倒是……傅四爷的书房有些奇怪。”

    “怎么个奇怪?”很显然,这个结果也出了汪延的意料之外。

    李生皱眉,“傅四爷的书房里面,全是银票和银子,很多……数量庞大到奴才无法估计!”

    “很多……”汪延也眉头紧锁。

    傅国公府傅四爷从商,手中有着银钱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可是……

    却没有必要如此张扬……一整屋子的银钱,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事出有异,其中一定包含着隐情。

    “还有什么发现没?”汪延沉声问道。

    李生低着头,“暂时没有了。”

    “傅国公府看着好像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奴才也照您的吩咐让张齐和他的儿子相见了,人就在西厂地牢,您的打算是……”

    “放了他们!”汪延想也没想的说道,走在李生的面前。

    “爷……”李生疑惑,“您明知道那张齐可能没有全部和您说实话。”

    汪延停了下来,嘴角带着几分讥笑,“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应该放他离开。”

    “你派人在他身后跟着c别被发现了。”

    “鱼总是在放松警惕的时候才会真正上钩,在关下去张齐也不会说全部实话的。”

    汪延目光如霜,继续朝前走着。

    脑海中却是想着近日在傅国公府外面见到的傅明娴。

    不知道为什么,傅明娴总是能和自己心里的那道身影重合。

    “还有傅四爷,恐怕你也要着重观察。”

    汪延想了想,又继续补充道。

    或许他之前的角度存在遗漏,张齐说的并非假话,赵国公府的事情真的和傅国公府有关。

    但并不是傅钰和傅祁的杰作。

    傅国公府一共六位老爷,除掉死去的三爷六爷,还有两位爷呢。

    汪延眯着眼睛,傅四爷生性好赌、傅五爷天性懦弱。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但即便是再差,有着血缘在也不会差到哪去。

    四爷和五爷到底是真的如表面上那般,还是……别有用心。

    看来今日的傅国公府还真的没有白来,意外惊喜一个接着一个!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但即便是再差,有着血缘在也不会差到哪去。

    四爷和五爷到底是真的如表面上那般,还是……别有用心。

    看来今日的傅国公府还真的没有白来,意外惊喜一个接着一个!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