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小年宴2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怀中抱着貂氅,即便是低着头,她也能想到汪延此刻的表情,心?33??更是叫苦不迭,为何她每次见到汪延的时候,都一定要那么狼狈。

    没有刻意倒也巧合的像刻意了。

    先是躲在大理石后面,再是暗戳戳的收拾傅明婵被抓到正着,现在又在外面徘徊张望傅国公府的小年宴。

    都说汪督主为人冷漠奸佞,手段毒辣残暴,可为什么几次见面,傅明娴只觉得汪延的话才是真正的犀利毒舌,还总是似笑非笑的取笑她。

    “不敢说是缘分。”傅明娴小声嘟囔着,“汪督主不也是每次都出现在人身后。”

    汪延眉心微蹙,阴霾目光下带着微弱的笑意。

    他突然觉得傅明娴很有趣。

    尤其是,每次看到他便一副做贼的样子。

    汪延认真想了想,死在他手中的王公大臣不在少数,可是他还真的没动手对付过哪位女子,名声真的已经臭到了如此的程度?

    连小丫头见着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害怕?

    也好,看来他奸佞残暴的很到位,也很有震慑作用。

    汪延看了傅明娴资料,并没有什么异常,一直都是平凡无奇,七品小吏之女,这个品阶对于汪延来说简直是低入尘埃,甚至连多看一眼的必要都没有。

    当然,是在被傅钰接到傅国公府之前。

    可似乎,看着她的样子,倒不像是乖巧听话的,论察言观色,恐怕在应天之中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他,傅明娴眉眼间的神态皆是带着不平凡。

    她似乎对他有着忌讳,不知道在害怕着什么。

    明明是七品小吏之女,见识和礼数周全,怕是应天中许多名媛千金也比得过的,几次接触,让汪延觉得,傅明娴是嘴上对自己很恭敬,但却不是发自内心,倒有些心虚?

    为何会这样?

    汪延突然对傅明娴起了兴致。

    但并不代表,他会觉得傅明娴的异常是因为对自己有了感情,毕竟他现在还是太监的身份啊。

    “既然心中无愧,又为何会感觉不到背后来了人?”汪延眯着眼睛,继续逼近,“还是因为你心中想着什么事情,所以才会专注的没有发现,嗯?”

    傅明娴被汪延逼的退无可退,抬头间只能看到汪延胸膛紫色直辍朝服的花纹,倒是一股淡雅的梅花香气袭来,让她的紧张的情绪也跟着平稳了许多。

    傅明娴有些疑惑,汪延好好的……身上怎么会有淡淡的梅花香?

    “汪督主。”

    傅明娴正要回答之际,原本坐在正席上的傅祁和傅钰两兄弟笑逐颜开的从大堂内迎了出来。

    傅明娴听着声音脸色一变。

    汪延将傅明娴脸上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眼角微弱的笑意消失,又恢复了往日的阴霾,听见傅钰在叫自己,却也没有转身,而是继续盯着傅明娴。

    “汪督主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傅钰的声音带着喜意。

    当时傅钰要收傅明娴为义女,汪延曾来过傅国公府,可惜还未见到面,说上话,汪延便又离开了,傅钰的心里一直有着不痛快。

    虽然隔天汪延又亲自登门拜访,说是道歉,但他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觉得汪延是真的来道歉的,小心翼翼的陪着笑,生怕惹怒了这位性格无常的西厂督主。

    汪延若有若无的问了他们几句,便离开了。

    再加上傅明娴现在在老太太身边,也不会供他差遣,所以傅钰便没有厚着脸皮再去邀请汪延入府,不曾想,汪延倒是自己来了。

    “汪督主……”

    傅钰笑盈盈的拱着手,却突然发现汪延的身后好像有道人影,他上前一看,竟然……竟然站着……傅明娴!

    真是。

    汪延的身材高大,光看着背影足矣将傅明娴完完全全的挡住,所以先前傅祁两兄弟还在疑惑汪延到底是在看什么。

    结果没想到,他竟然是在看着傅明娴!

    傅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继而是狂喜,真是……老天眷顾,他有心促成毫无效果,却无心插柳柳成荫。

    难不成方才汪延在门外驻足这么久,也是因为傅明娴耽搁了?

    傅钰脑中的想法转得飞快,阿衡和傅明娴有很大的相似之处,汪延若是见到了,入了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是不是也代表着……他还有机会。

    傅钰暗中瞥了傅祁一眼,心中已经做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赌一把。

    “明娴,你怎么还不进去,义父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傅钰宛若慈父一般看着傅明娴,“正要出去找你,没想到汪督主也来了,真是很有缘分呢。”

    傅钰的一声义父,让汪延没由来的一阵厌烦。

    傅明娴笑的有些尴尬,“二伯父,阿衡是看老夫人出门的时候忘记带貂氅,所以便送来了,阿衡这就回去。”

    一句二伯父,就已经否定了和傅钰的关系,再用阿衡来称呼自己,也撇清了要利用去世的傅明娴来巴结汪延的想法。

    傅明娴想把貂氅交给傅钰然后离开,但傅钰却并无动作,虽然他也对傅明娴的称呼不满,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着痕迹的挡着傅明娴的路,叫她走不开。

    “你都来了,怎么也该你亲自将貂氅交给老夫人的,这是你的心意,也好叫老夫人心中知晓。”

    傅祁眉头紧皱的瞥着傅明娴,当时汪延来府上的时候,管家冯达曾说过,汪延好像在同一位女子说话,但是他却是没看清到底是谁。

    现在,汪延又是和这个很像老三的傅明娴碰上面,难道……当初和汪延说话的也是她!

    她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傅祁心中咯噔一声,看着傅钰得意的样子,脸色不大自然,“汪督主,外面天冷,还请您里面上座。”

    他现在已经和傅钰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一旦哪个得势,势必是要将另一方打压的。

    若是真的让汪延看中了傅明娴,那可就不好了。

    “侄女也跟着一起吧,哪有孤身自己回到青桐院的道理。”傅祁干笑着。

    傅钰乘势说道,“是啊明娴,你这手中还拿着母亲的貂氅呢,这么回去怎么好。”

    “再说了,你本该是我的义女的,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晚膳也是应该的。”傅钰背着汪延用口型说了声,傅家桓。

    汪延却是看着傅明娴没有说话,转身径自走进大堂。

    “还不快点。”傅钰压低着声音,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傅明娴咬唇,却只能跟在她们身后进去。

    傅周氏正笑着摸着九小姐傅明衣的头,难得今日大家都聚在了一起,手心手背都是肉,做祖母的怎么会不喜欢自己的孙女。

    小年宴本该是一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模样,傅周氏却瞧见门外一同出现的汪延和傅明娴,脸上的笑意生生僵住。

    不是说没有邀请汪延,傅明娴不是正在青桐院等着自己回去。

    怎么会……一起出现?

    难道这是命不成?

    她用最大的能力就是希望傅明娴能和汪延避开,安安稳稳的嫁人生子,可是现在……

    又让汪延见到了傅明娴。

    傅周氏的心理巨大的不安,她能一眼看出傅明娴是她的孙女,那汪延会不会从傅明娴的表现察觉出来蛛丝马迹!?!

    毕竟汪延的实力和手段都不容小觑!

    “母亲,汪督主来看您了。”傅钰眼神示意着傅周氏,生怕老母亲说出什么不好的话得罪了汪延。

    傅周氏并未理会傅钰,目光却是一直放在汪延身后的傅明娴身上,目光带着可怜和心疼。

    “您请……”傅钰本打算是想叫汪延坐在上首的,但是有着傅周氏在,好歹也是长辈,总不能做的太过分直接让傅周氏让开。

    汪延若有所思的皱眉,没有去傅钰让出的位置,而是自己寻了空位做在了傅明茹的身边。

    本是家宴,所以没有男女限制,一家人都坐在一起。

    其实理论上来讲,汪延之前娶了傅明娴做对食、他也算得上是傅国公府的姑爷,来参加傅国公府的小年宴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因为傅明娴过世,再加上汪延身份特殊,才会让众人觉得不适应。

    傅钰脸色微变,傅祁却是有些惊喜,他本来选中的人选便是傅明茹。

    汪延此刻到底是故意还是不经意的坐了这个位置!

    “明娴也去坐吧。”傅钰不甘示弱,想叫傅明娴坐在汪延的另一侧。

    傅周氏慌忙开口,“阿衡啊,怎么过来了。”

    傅明娴有些无奈的走到了傅周氏的面前,“见老夫人出门匆忙忘记带衣裳,害怕您晚上回来的时候路上会着凉。”

    “真是个好孩子。”傅周氏回头,“许嚒嚒,去给小姐填个位置,就在我身边。”

    傅明娴皱眉,想要开口拒绝,傅周氏却在结果貂氅的瞬间紧紧握住了傅明娴衣服下的双手,示意她不要太过担忧。

    若是汪延本对傅明娴没有在意,倒是因为她表现的特殊也注意可就不好了。

    事已至此,解决的办法唯有傅明娴尽量的放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要汪延不在乎,那便是再像也没了用处。

    傅明娴点头,听话的坐在了傅周氏的房间。

    这个时候也没人会说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事情了。

    傅钰张开的嘴又闭上,讪讪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尴尬起来,因为汪延的突然出现,让府中的女眷解释不适应,更怕哪出做的不好惹怒了汪延。

    尤其是坐在汪延身边最近的傅明茹。

    傅明茹今日身着鹅黄色绣海棠的袄裙,头上攒着凤凰琉璃簪,人比花娇,好不明艳。

    看着傅明茹就好像真的如同海洋一般娇艳。

    就是傅明茹的性格懦弱胆小,不然光是这一副好样貌,将来的所作所为也定然非凡。

    倒是汪延,宛若没事人一般,心安理得的坐在自己的位置,说出了让人震惊的话。

    “西厂事务繁多,一直没能亲自来祖母面前尽孝,是小婿的不周到,还请祖母原谅。”

    “大伯父和二伯父也不必拘谨,否则真是叫汪延愧疚了。”

    “咳咳……”傅五爷听到汪延这么说,险些用口水呛到了自己。

    “对,对,还是侄女婿说的对。”

    傅钰捡着台阶下、傅祁也笑着招呼汪延。

    傅明茹身体微微发抖,大伯父的想法她也有所耳闻的,但是有着母亲的阻挠,她是不会同意给汪延做对食,走她三姐姐的老路的。

    可是想归想。

    如今真正见到汪延又是一种状态、傅明茹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一下子不小心,竟然是将筷子夹好的菜掉在了汪延的身上。

    傅祁嘴角笑意消失不见,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也再度紧绷起来。

    谁不知道汪督主有洁癖。

    生平最讨厌旁人弄脏他的衣服,傅明茹竟然这么粗心…

    “督主!”傅祁慌忙从座位站起,厉声呵斥着下人,“你们还冷着做什么、还不快帮督主收拾!”

    傅四爷也跟着着急了,“汪督主,明茹还小,她不懂事,您……”

    汪延眉心为皱,看着傅明茹发白的脸色,沉着脸,“没事,不用大动干戈,”

    “如姐儿很喜欢吃竹笋么?”

    “那便将这道菜放在面前就可以了。”话落,汪延竟然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起身真的将那道菜拿起放在了傅明茹的面前。

    “好了。”汪延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空气中仿佛能听到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

    傅祁喜从心来。

    一个人或许别的地方可以作假,但是忌讳和底线却是无法改变,可是如今、汪延居然半分都没有嫌弃傅明茹的样子。

    难道是他之前想错。

    汪延看中的本就是傅明茹而非傅明娴。

    傅祁的目光忍不住在傅明茹和傅明娴之间打量。

    虽然傅明娴要像的多,但终究傅明茹的关系要更亲近,汪延怎么选也该是选老三的姐妹的。

    相信阿衡的身份一定瞒不了汪延。

    傅明茹的脸色绯红的看着汪延递到她面前的鲜肉竹笋,有些不好意思。

    紧张的气氛过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甚至原先害怕汪延的九小姐,十小姐也欢脱了许多。

    汪延至始至终未曾看过傅明娴半眼,目光中反倒是带着一丝反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