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小年宴1(20月票2000+)

何宦无妻 +A -A

    天气虽然寒冷,却挡不住新年的喜气,就是连平日乌烟瘴气的傅国公府?33??人,看着都要和善许多。【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屋檐下红灯笼高高的挂起,地面街巷中不时响起“噼里啪啦”鞭炮声。

    一转眼已经腊月二十六,到了小年了。

    新年新气象。

    傅国公府挂满了一派红火,地上的积雪将新年的大红色映衬的更加鲜艳。

    青桐院。

    傅周氏的房中又填了几个火盆,炭火被烧的通红,丫鬟端着热水来来回回的进出好不热闹。

    傅明娴神色凝重看着药册,另一头的一边按照药册上的记载选着香料,热水旁是准备好的猪苓。

    傅周氏脖颈上围了巾帕,在一旁乖乖等候。

    “好了!”将最后一把香料放了进去,傅明娴示意傅周氏躺好等着。

    “怎么样?热不热?”傅明娴动作轻柔的将热水缓缓冲在傅周氏的银丝上,一边按着她头上的穴位,柔声问道,“力道觉得怎么样?”

    傅周氏很受用的闭上眼睛,“不烫,这个水温刚刚好,力道也很舒服,舒服的我想要睡觉了。”

    “明娴竟然还懂得这些。”

    傅明娴低声笑着,“母亲便是这般替阿衡洗头发的。【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用了猪苓洗过之后,头发不但光亮还很柔顺呢。”

    傅政和赵瑾秀只有傅明娴这么一个女儿,对于她的事情,赵瑾秀处处上心,几乎是亲力亲为的。

    傅周氏一直在病中,许嬷嬷乃是她的陪嫁,虽然身体还硬朗,但到底也年迈,总不如傅明娴有活力细心。

    傅明娴想着,要过年了,她帮傅周氏用心洗一次头发,来年会有好兆头。

    热水缓缓的流着,傅明娴双手也不断的在傅周氏发间游走,这样洗过之后,会让整个人都觉得清爽。

    傅明娴面面俱到,没有丝毫遗漏之处,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又添了几次热水将发间上的猪苓清洗干净,便扶着傅周氏起身。

    巾帕交给许嬷嬷擦拭,傅明娴便张罗着给傅周氏选衣服。

    傅周氏乐不得傅明娴折腾。

    不一会儿便给她从里到外都换上了新衣裳,宝蓝色十样锦妆花褙子,梳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又带着绣着五福捧寿的抹额,看着人也跟着精神许多。

    “好了。”傅明娴将桃木梳放在了妆奁上,示意傅周氏看着菱花铜镜中的自己。

    傅周氏一直抿嘴笑着,连许嬷嬷也跟着赞不绝口,“傅小姐真是手巧,老夫人这么一大半看起来,真是年轻了十几岁呢!”

    “老夫人一点都不老。”

    傅周氏的发髻被傅明娴梳的平整,连带着人都跟着英气,“是啊,病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这般开心。”

    傅明娴也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母亲常说,冬天是最难熬的季节,但也是最充满希望的季节,若是能等到春天,那来年一年都会安稳呢!”

    “老夫人身体日渐好转,肯定会平平安安的。”

    傅周氏面色无异,心中却是略微有些心酸。

    来年一年都会安稳吗?

    她也想。

    傅明娴正忙着收拾东西,没有看到傅周氏眼中一闪而过的决心,“可以去参加小年宴了。”

    傅周氏点点头,脸上重新带着笑容,“厨房给你备好了饭菜,你若是饿了便先用着,我去小坐一会儿便回来陪你。”

    傅周氏的心情很好,连日里有着傅明娴作陪,眼见着病情也没有先前那般眼中,下地行走也不会很吃力。

    本是两年没有参加傅国公府的小年宴的,但是今年不同,傅周氏担心年宴上再起争端,她想去看看,有她在,傅祁和傅钰两兄弟怎么也不会太过分。

    傅明娴笑着答允,“快去吧,我就在青桐院待着,总不会丢的,小年难得大家都开心,老夫人要多待一会儿才成。”

    许嬷嬷搀扶着傅周氏离开,留下傅明娴待在房间中有些无趣,她走到窗扇前,看着景泰蓝缠文枝瓷瓶中的红梅有些枯萎,便想着去梅园重新选几朵。

    她最喜欢的便是傅国公府的豌豆黄和红梅花了。

    伸手将瓷瓶中枯萎的红梅摘了下来,傅明娴却突然看见落在临窗边红漆椅上的貂氅。

    傅明娴思绪片刻,傅周氏回来的时候该是酉时天黑了,单穿着身上的披风是会冷的,不过傅国公府的家宴,她若是去了……

    身份怎么说都有些尴尬。

    傅明娴想了想,还是先带着吧,到时候她寻了机会悄悄将貂氅递给许嬷嬷她便离开。

    貂氅被拿在手中,傅明娴刚抬脚准备离开,却突然听到咣当一声的声响,回头望去,正见到一枚上好的玉佩掉落在红漆椅子上。

    傅明娴将玉佩拿在手中,粗略的看了一眼,皱着眉头,“这羊玉佩好像是祖母贴身带着的,这么一看,为何会觉得有些眼熟?”

    傅明娴想了一会儿,怎么也想不起来,便又将玉佩放回到貂氅的里怀,出了门。

    梅园离得大堂远一些,她总不能摘了一手的梅花再去给傅周氏送貂氅,所以只好先去大堂了。

    傅明娴站在门外,不时的朝里面望去,想要看看有没有相识的小厮或者丫头代为转达,可是看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人出来,傅明娴有些颓废。

    也难怪。

    今日小年宴,傅国公府的主子都聚在里面,那些下人也自然是在里面陪着的。

    可是……貂氅怎么办。

    傅明娴咬着红唇,她有些为难……进去还是……不进去?

    “怎么?傅小姐这般好兴致,竟然喜欢在背后偷看?”深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带着几分冷嘲热讽,“好像几次见面,都是傅小姐躲在暗处。”

    “不知道这是不是缘分?”

    傅明娴浑身一激灵。

    这声音是……汪延……

    不是说汪延不会来傅国公府的小年宴吗?为何这个时候又来,还好巧不巧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傅明娴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只觉得阵阵头皮发麻,更不敢回头看汪延那阴霾的目光。

    可……汪延却不这么想,脚步声越来越近,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汪延便已经绕到了傅明娴的面前,挑眉思量着的看着脸上的表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