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想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随着马车颠簸,心中却是带着期盼,前一次她是被逼着回了傅国?33??府,何知秀接她回来她也是茫然无措。

    只有这一次,她很确定自己的心里要的是什么。

    她不恨了,也不怪傅周氏当年袖手旁观,人都有为难的时候,何况傅周氏又是在病中,她想要回去照顾她几日。

    哪怕什么都不能做,就陪在她身边,就足够了。

    正红大门顶悬着的黑色金丝楠木匾额越来越近,傅国公府四个鎏金大字也闯入眼帘。

    马车再度停下,傅明娴等不及鹊之搀扶,便自己下了马车。

    傅国公府的小厮在看到傅明娴的时候十分诧异,按理说傅明娴才刚走,怎么又回来了?

    小厮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幸好傅周氏身边的许嬷嬷听说到了消息,慌忙的前去大门迎接。

    “还是姑娘心善。”

    “小姐,要是老夫人见到您一定会很开心的。”许嬷嬷见到傅明娴的时候眼中含着热泪,一路带着傅明娴从游廊中直接绕到了后院。

    许嬷嬷示意傅明娴直接推门进去。

    屋里很暖和,炭火盆烧的正旺,傅明娴脚步凝重的踩在流云文印花地毯上,隔着汉白玉玉座镶嵌的麻姑献寿屏风,看到傅周氏正依靠在临窗大炕上半阖着双眼。

    她似乎就这么倚着绣金色祥云纹的边枕睡着了。

    右手旁黄梨木小几上的药碗药汁已经被烘干,看来服了药有一会儿了。

    傅明娴轻声上前,将掉落的沉香色绣菱花的绒毯盖在她的身上。

    傅周氏察觉异样缓缓睁开眼睛,口中叨唠着,“明娴啊,你怎么穿的那么少,不冷吗?”

    傅明娴鼻尖微酸,轻声道,“不冷的。”

    傅周氏似乎发觉出来不对劲,迷糊的睡意褪去,干涸的双眼张大,先是震惊,继而是高兴,一双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隙,“明娴,你怎么回来了?”

    不知道傅周氏究竟和何知秀说了是什么,竟然能让母亲担忧,还能主动开口让她回去。

    其实私心里,傅明娴曾问过自己,若是何知秀不开口,她想回来吗?

    她的回答是……

    想。

    她真的想,哪怕在傅周氏身边她不能做什么,可还是很想。

    她知道这很不公平,从前傅国公府的傅明娴早就死了,她是傅家桓的女儿,该是在她们夫妇的面前尽孝,可是她还是想。

    不只是想,心中更是担心傅周氏。

    她只是重生在了别人的身上,并不是失去了所有记忆重活一辈子,她依旧是傅明娴,许多事情不可能一下子就割舍的开的。

    无爱便无恨。

    无情才能做到冷漠。

    可是她不想冷漠。

    她渴望亲情,渴望被人认可,谁又不是石头做的人,觉得孤身一个人才好。

    或许她是孤独,父母双亡给了她极大的不安全感,才会导致她对待感情格外重视。

    “家里没什么事情,我便回来了。”傅明娴笑着,语气有些哽咽,“老夫人……老夫人不会不欢迎我来吧。”

    “怎么会呢。”傅周氏笑眯眯,“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只是就要过年了,你该是想家的。”傅周氏有些犹豫,她希望傅明娴能在身边,却不想她为难。

    年轻时候她害怕看到傅明娴,总觉得见到她就会不自觉的因为傅政的死伤心,可是人老了便开始想念,看见傅明娴的时候好像能从她的眉眼间找到傅政的影子。

    “傅国公府离杨柳胡同不远的,小半日便能回去,若是母亲想我了,我白天动身,晚上还能赶上用晚膳。”傅明娴打趣道。

    傅周氏被逗得笑不停,似乎又想起什么一般的示意许嬷嬷将商李氏的密信拿了过来。

    “这是商夫人选中的人选,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我和许嬷嬷还商量着来的,觉得都很不错,原本还打算过了年之后再同你说呢。”

    傅周氏献宝似得将密信递到了傅明娴的手中。

    “这里面身份地位要数秦国公府的秦洛条件最好,但是总觉得秦洛性格太欢脱,并不稳重,将来你的日子怕是要难过。倒是御史台沈大人家的嫡次子很不错。”傅周氏的手指又在其他几个名字上面停顿了几下。

    “看看你有没有很中意的,这些都是商次辅的门生,人品想来不会太差,等着年后商老夫人会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你们见上一面,也看看合不合心意。”

    傅明娴的婚事是傅周氏这辈子的心病,每次提起的时候总是要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傅明娴淡淡的扫过她着重提的那些人名,“嗯,看着挺好的,到时候如果对方也觉得很合适那便可以定下来了。”

    傅明娴又将密信合上,示意许嬷嬷重新收好,看着傅周氏说道,“恐怕到时候也是要您帮忙把关的,您可要将身体养好才行。”

    “到底我看人没有那么多经验的。”

    傅周氏笑的合不拢嘴,“那是自然的,我一定会亲自把关的。”

    傅明娴又陪着傅周氏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服侍她用过了晚膳才又回到了之前住的地方。

    “衡姐姐?”

    傅明娴正要进门,却突然听见好像有人在叫自己,疑惑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发现傅明玫正躲在暗处朝着自己招手。

    傅明娴面色一喜,快步走到了傅明玫的身边,将她从暗处拉了出来,“你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反倒偷偷摸摸和做贼一样。【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傅明玫身穿桃粉色绣桃花的袄裙,鬓上斜插芙蓉花簪,本就是欢脱的性子,如今还要生生的忍住,她四处看了看,压低着声音说道,“衡姐姐,你还好吧?”

    “祖母……祖母她有没有为难你?”

    傅明娴看着她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只觉得忍俊不禁,上前拉着她的手,“外面天冷,来我房里面说。”

    “怎么手这么凉?”

    傅明玫有些委屈,“衡姐姐,你不知道,我听说了父亲要认你为义女那天发生的事情都快吓死了,我想要来问问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为难。”

    “可是祖母的青桐院都被人给围住了,我进不来,再后来听说你走了又回来,我便趁着许嬷嬷不在的时候悄瞧溜进来了,等了好一会你才过来。”

    傅明玫脸上被冻得绯红,身上更是止不住的打冷颤,可怜巴巴的看着傅明娴。

    傅明娴心中阵阵暖流划过,推开门,让傅明玫坐在雕花红木罗汉床上,又将杌子上烫好的瑞兽手炉递到了傅明玫的手中,“傻丫头,外面这样冷,要是见不到我可怎么办,你就这么一直等着,得了伤寒可怎么好。”

    大概是傅周氏害怕傅钰对她动手吧,所以才命人对青桐院严加防护,不想却把傅明玫给挡在了外面,倒是叫这小丫头白着急了。

    傅明玫笑嘻嘻的回答,“你这不是回来了,冻一会儿不打紧的。”

    “倒是你,衡姐姐,你还好吗?我都听说了,要不是四姐姐和孟世子,要被陷害的就是你了。”傅明玫扁着嘴,语气中竟然也是带着不满,“五姐姐也真是的,平时就仗着大伯母的宠爱刁蛮跋扈喜欢出风头,没想到心思也这般恶毒。”

    “你又不曾和她争过什么,只是那秦公子和你说了几句话她便嫉妒的要害人了。”傅明玫眨着眼睛的看着傅明娴,“好在她现在已经被送出城北庄子了,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要动坏心思了。”

    傅明玫母女在二房中一向低调,她生母房姨娘不争不抢,对每个人都是恭敬有礼,因为没有权势地位的威胁,到也不曾被谁记恨,相对其他子嗣,傅明玫的生活到没有那么多腌臜事情。

    很多时候傅明玫都是让人羡慕的呢。

    “好,我好着呢。”傅明娴摇头无奈,“傅明婵无端算计我,结果却是害了她大姐,如今又被罚去了庄子上,是自食恶果,怪不得别人。”

    “而且,傅老夫人并不曾为难我,当时把我叫来她的院子也是好心,害怕我因为你父亲的事情受到波及,至于……”

    “至于我为何回来,是见她身体不大好,想照顾几日报答她的恩情。”

    傅国公府的子嗣多是多,但年纪大的皆是出嫁,剩下的幼女年纪尚小,莫说要照顾傅周氏,便是自己都顾不来了,所以除了年节,傅周氏都是一个人在自己的院子里的。

    傅明玫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可是把我吓坏了。”

    “每次见到祖母都是严厉的样子,我当时可害怕了呢!”傅明玫缩了缩脖子。

    傅明玫的年纪太小,自打老傅国公去世之后,便是傅周氏撑起这个家,再加上失去了傅政这个儿子,她也变得不爱笑了。

    “还有衡姐姐,当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为什么莲青突然成了我堂姐呢?”

    “不对,现在她是叫傅明青了。”傅明玫小声嘟囔着,莲青在他们二房做了十几年丫鬟,突然自己也要叫她一声姐姐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父亲和母亲回来的时候便很反常了,这么久都不曾说过话,听说大伯父和大伯母的情况也不太好。”

    傅明玫想不出来这期间发生的事情,但总隐隐觉得傅国公府好像和从前不一样了,父亲和大伯父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了。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多。

    傅明娴想了想,尽量简单的同傅明玫解释道,“我虽是在场,可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多年前傅大爷和傅二爷之间就有的争端了吧。”

    “好像因为一位姨娘的缘故,莲青就是那位姨娘所生,只不过是因为后宅争斗,才成了丫鬟的。”傅明娴摸了摸傅明玫的手,总算是热乎了许多。

    “原来是这样。”傅明玫若有所思的点头,“对了衡姐姐,四姐姐……四姐姐托我有机会和你说声谢谢。”

    傅明娴笑着看傅明玫,“怎么说?”

    “孟世子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娶四姐姐为平妻的,大姐姐自然是不让的,听说又闹了好一阵子,最后和孟世子大吵一架,孟世子先回了保定,隔天便派人送来了聘礼,就是你离开的那天。”

    “玫姐儿当时也去看热闹了……,孟世子给四姐姐的很郑重,甚至可以和当初大姐姐的聘礼相毗邻了,看的出来是极其看重四姐姐的。”

    “而且要走了四姐姐的八字,说是明年阳春三月便要过门了。”

    傅明玫说的无意,“也不知道大姐姐和大姐夫是怎么回事,从前一向是夫妻和睦,大姐夫更是专情的让人羡慕,出入这么多次傅国公府也没见到大姐夫多看谁一眼,怎的突然对四姐姐改变了这么多?”

    “而且从前也听说世子老夫人要给世子娶平妻,世子都是不要的,好奇怪啊!”傅明玫皱着眉头,似乎是很为难的样子,“四姐姐也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但是她说你一定会知道。”傅明玫看着傅明娴,“衡姐姐,你又不清楚当年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为什么呢?”

    傅明娴嘴角微扬,看来傅明乔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也真的让她猜对了,傅明珊这么多年的恩爱,都是顶着别人的富贵。

    本就不属于她的东西,用了这多年也该还回来的。

    乞巧节,本是傅国公府包了整座船舫,那时候傅国公府起码表面上还维持着和睦,当时傅明娴也在场,所以稍加推算心中便有了几分猜疑。

    所以才有她对孟嘉弘的试探。

    至于当时孟嘉弘到底看上的谁,恐怕没人知道了。

    “这世上的缘分本就是说不清楚的,你觉得孟世子如何?”傅明娴反问到。

    傅明玫想也没想,掰着手指头便回答,“世子自然是什么都好的。”

    “那你又觉得你大姐姐如何?”

    傅明玫笑的有些尴尬,“大姐姐……”

    傅明珊的刁蛮跋扈可是要比傅明婵更上一层楼的。

    “听说世子当日是在船舫对你大姐一见钟情的,可是当时船舫上傅国公府的女儿都在,他又如何确定是傅明珊呢?”

    傅明娴挑眉笑道,“或许是二小姐,或许是四小姐,还或许是咱们玫姐儿呢!”

    “那衡姐姐你的意思是……”傅明玫惊讶的红唇微张,“孟世子可能当年认错了人,然后……然后现在才发现其实他当初喜欢的是四姐姐!”

    “真的有肯能哎!”

    “衡姐姐,你欺负人!”傅明玫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羞红了脸,“我当时才两岁呢!怎么可能是我!”

    “那也说不定啊!”傅明娴笑的开心,“好了,不打趣你了,夜深了,你该回去休息了,不然姨娘恐怕是要着急的。”

    “哦。”傅明玫有些失落。

    傅明娴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玫姐儿,来见我的事情除了你四姐姐不要和其他人说,尤其是你父亲和母亲,连姨娘也最好不要。”

    “为什么啊。”傅明玫不解。

    “个中缘由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楚,你记住我的话就好了,不要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你和我的关系。”傅明娴摸了摸她的脑袋,“玫姐儿听话。”

    傅明玫心思善良,但不代表其他人也会这般毫无算计,万一傅钰对她贼心不死,白连累了傅明玫就不好了。

    傅明娴这也是在替她着想。

    “好。”傅明玫郑重的点着头,“衡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

    “那玫姐儿先走了,等着过段时间我再偷偷来看你。”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