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选择(悠麻和氏璧4000+)

何宦无妻 +A -A

    鞠躬感谢悠麻亲的和氏璧,muamua!~

    &

    何知秀忙活的双手一顿,目光有些躲闪,“没说什么,就替傅二爷和我们道歉,说你是个好孩子,在府中陪了她这么多天她很开心。”

    “真的?”傅明娴不大相信,看何知秀的样子傅周氏一定不会光说了这些,否则她不会在提到傅周氏的时候,有些反常。

    “母亲还能骗你不成。”何知秀转了话题,“快去洗手准备吧,饭菜都要做好了!”

    “哦……好。”何知秀不愿意说,傅明娴也没有办法一直追问,想着找机会让何知秀主动开口才成。

    张嬷嬷和红素也帮忙将菜端上桌。

    何知秀今日做了好几样拿手菜,陆续填满了苏木梨餐桌,牛乳粥,如意卷,蟹粉酥,东坡肉,水晶冬瓜饺,还有……傅明娴最喜欢的豌豆黄。

    “阿衡,看看母亲做的豌豆黄合不合你的口味,上次你说着好吃来着。”何知秀边说边将豌豆黄盛好了递到了傅明娴的面前。

    傅国公府做的最好的……便是豌豆黄了。

    傅周氏也很喜欢吃豌豆黄,她曾笑她别的没有半分像祖母,唯独在吃食喜好上面,倒是像的多一些。

    傅明娴有些愣神,动作迟缓的看着豌豆黄,却迟迟没有下筷。

    其实傅周氏说的没错,傅明娴前世是骄纵执着了些,但是她本质不坏,再准确一点来说,是她心地善良。

    傅政和赵瑾秀皆是应天中的人中龙凤,他们的女儿又能差到哪里去?

    傅明娴是那种别人给她一些温暖,她便会十倍偿还的人,她的心里还是担心着傅周氏的,那是她祖母。

    改变不了的事实。

    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阿衡,母亲说在饺子里包了几个铜钱,吃到的人明年会有一整年的好运呢!”傅明元推了推傅明娴,“你快别愣着了!”

    “这是你许久未回家才有的待遇,你不知道,你不在家的时候,母亲可没给我亲自下厨做了这么一桌子的好菜呢!”

    “哎呦,我的牙……”傅明元正说话间便吃到了包着铜钱的饺子,将铜钱吐到了桌面上,“哈哈,这运气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啊!”

    傅明娴微笑了笑,也夹了一筷子到碗中,她却没有傅明元那么粗暴,小口的吃着,果然见着饺子馅里面也藏了铜钱。

    明年会有好运呢!

    一顿晚膳过后,傅明元又拉着傅明娴说了好一会儿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傅明娴始终心不在焉,何知秀见着傅明娴的样子只是摇头叹气却并未戳破,催促她没事便早些回房休息。

    傅明娴遣退了鹊之,将自己关在房门中,就这般呆坐在罗汉床前,望着临窗放着的景泰蓝缠文枝瓷瓶中插着的娇艳的梅花出神。

    方才半晌做的梦太过真实,小时候忘记的许多事情又浮上心头,没由来的叫人不安心。

    恍惚间,傅明娴看到她的房门外有道人影,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莫不是遭了贼?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门边,方才发现竟然是何知秀徘徊在她的门外。

    傅明娴警惕褪去,却变成了疑惑,将房门打开,看着站在廊下的何知秀问道,“母亲,是有什么事情要和阿衡说吗?”

    “为什么来了不进来?”

    何知秀目光闪烁,“没事,也没什么大事,母亲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入睡。”

    傅明娴笑了笑,“刚梳洗完毕,正准备就寝呢。”

    “嗯,那就好。”何知秀吞吞吐吐,“没事,那你早些睡觉吧,记得夜里盖好被子,别着凉了。”

    何知秀转身,想要离开,却又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何知秀犹豫的看着傅明娴,“明娴啊,你……”

    “母亲,到底怎么了?”傅明娴走出门,夜晚的风很冷,她浑身一激灵,“为何您数次欲言又止?”

    傅明娴柳眉紧锁,“母亲,是不是傅老夫人和您说什么不好的事情,又或者是为难您了?”

    “你这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老夫人能怎么为难我。”何知秀摇头嗔怪。

    “那您为何犹豫不决?”傅明娴不相信,何知秀一定是有事情要和自己说。

    何知秀拍了拍傅明娴的肩膀,示意她安心,“你不用担心我,母亲虽然性子柔和,但也不是被人欺负还能笑脸相对。”

    “傅老夫人真的人很好。”

    何知秀是发自肺腑的如此觉得,“接你回来的时候,她也和我说了对你的打算,母亲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你的亲事,本就是希望你能自己认可,有老夫人帮忙周全,想必未来夫君也会更加出色。”

    傅明娴有些诧异,没想到能从何知秀口中听到如此对傅周氏的评价,“母亲……”

    “您竟然不生气吗?阿衡还正在犹豫该如何同您解释这件事。”

    婚姻大事,本是该父母做主,傅周氏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却想着要替她张罗,傅明娴正为难如何解释,没想到,傅周氏竟然是亲自和何知秀说了。

    何知秀笑道,“你这傻孩子,为了你将来做打算的好事,母亲为何要生气?”

    “傅老夫人已经说了,选的人是要你中意点头才可以,都是身家清白的好人选,这是旁人求都求不到的机缘。”

    “只是……”

    何知秀看着傅明娴,“只是老夫人的身体看着不太好,若是你有空,该去陪着的。”

    傅明娴的心中咯噔一声,何知秀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样的举动太过反常。

    “母亲您……“傅明娴顿了顿,“您就不曾怀疑过,为何傅老夫人会对女儿这般?”

    “傅老夫人觉得你很和她的眼缘,这是你的福气,母亲有什么好奇怪的?”何知秀避重就轻,“阿衡,你能让老夫人替你做打算是好事。”

    “接你走的时候,老夫人有些不舍,所以才不肯让你去道别。”何知秀想了想,“其实……其实你父亲也没有什么意见。”

    傅明娴眉心紧拧,竟然连傅家桓也同意了,何知秀究竟和傅家桓说了什么?傅周氏又同何知秀说了什么?

    莫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发生?

    心莫名的疼了一下,傅明娴更是隐隐有不好的预感,难不成傅周氏的病情又加重了?

    何知秀叹了口气,“孽缘。”

    “你好好的想想吧,若是不愿意再回去,母亲和父亲自然是欢喜的,但是母亲不想你后悔……”

    何知秀不再停留,只留下傅明娴一夜辗转反侧。

    这一夜,傅明娴几乎没有安稳,晨起的时候脸色苍白,精神更是不大好。

    简单的梳洗一番,又多扑了一些胭脂补了气色,便去给何知秀请安。

    何知秀正依靠在临窗大炕上,修剪着刚摘回来的红梅,她选的好,红梅皆是半开未开的花骨朵,放在房间中能开好一阵子了。

    “阿衡你起来了。”何知秀瞥了一眼傅明娴脸上的倦色,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说道,“眼见着这红梅开的正好,可花期也就这般长,开过了这段时间便要枯萎了。”

    咔嚓。

    正说话间,何知秀手中的剪刀又剪断了一支旁枝,“看看这红梅,明明前一刻还是在一起的,下一刻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分离了,就好像是人一般。”

    “她活着的时候,哪怕就坐在那里,你知道她在,心里边有了寄托,可是到了她不在的那一天呢?”

    何知秀语气微酸,“就是连个念想都没有了。”

    傅明娴的脚步僵硬在门口,看着地上掉落的红梅枝叶,眉心紧紧的拧在一起。

    何知秀手脚利落,很快的便将红梅插在景泰蓝缠文枝瓷瓶中,又前后看了看,“今年的梅花开的真好,就是不知道可以开多久,等着冬日的大雪都融化的时候,红梅也该谢了……”

    明明前一刻还是在一起的,下一刻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分裂了……

    她活着的时候,哪怕就坐在那里,你知道她在,心里边有了寄托,可是等到了她不在的那一天呢?

    傅明娴的心中不断的回想着何知秀的话,只觉得如同刀割一般。

    傅国公府她的那些叔伯们如狼似虎,对她没有半点亲情可言,可是傅周氏,傅周氏……

    傅周氏是唯一对她有亲情的人。

    哪怕当年她袖手旁观,可是傅周氏终究不曾害过她。

    若是傅周氏也不在了,前世的家也不在了,傅国公府对她而言,便彻底的成为陌路。

    落叶归根。

    很多身在异乡的人总想着有朝一日能回到自己的家乡,哪怕活着的时候回不去,身死之后若能回去,也是开心的。

    哪怕傅明娴重活一世看清了许多事情,依旧无法做到彻底两袖清风,她的心依旧会被牵绊。

    红梅落地,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被摔开枝干,正如傅明娴的心一般,好像被撕扯开来。

    “母亲,我想要回去。”傅明娴着急的上前,紧紧的握着何知秀的双手,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眶微红,“我想要回去。”

    何知秀缓缓将剪刀放下,摸了摸傅明娴的脑袋,“阿衡,别哭。”

    “你还有家,还有母亲和你的家人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张嬷嬷已经替你备好了马车。”何知秀的声音有些哽咽,“去吧,注意安全。”

    傅明娴重重的点着头,飞奔的速度朝着傅国公府奔去,鹊之早就听从何知秀的吩咐,将东西收拾好了在马车上等待傅明娴。

    傅家桓缓缓从内室出来,看着身影匆忙的傅明娴,又望着坐在临窗大炕上独自伤心落泪的何知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你这是又何必呢?”

    “明明自己很舍不得,却还是让劝她回去。”

    何知秀眼泪止不住的落下,落在景泰蓝缠文枝瓷瓶中,声音哽咽的说道,“傅老夫人派人传我过去接阿衡回来,她和我说了许多话。”

    傅周氏说,曾几何时的傅国公府是多么荣耀,她有出色的儿子,乖巧的孙女,让人羡慕的家庭,可惜后来儿子出征战死,儿媳亦自缢殉情,只留下了孤女。

    好好的家就这么支离破碎。

    傅周氏哭的几度昏厥,每每见到孙女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去世儿子,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孙女被接到了外祖家将养,她为了逃避儿子死的真相,也为了让孙女能安稳的活下来,同意了。

    孙女成年,眉眼间越发露出儿子的模样,为母者则刚,傅周氏不得不坚强,她刚打算要同孙女好好亲近,却被另外两个儿子告知。

    傅国公府出了危机,必须要将孙女嫁给权贵方能平事。

    起初她不肯,可是儿子用命和整个傅国公府的前程来求她,她抱着傅政的牌位哭了一整夜,眼睛也是从那时候气看东西不大清楚了。

    最后,为了傅国公府的安定,她选择漠视,孙女跪在大雨中求了她一夜,她便隔着门,在雨中陪了一宿。

    她亲眼见着孙女被绑上了花轿,最后,病死在夫家。

    身体也因为自责不大好了。

    老人垂暮,说着从前的事情依旧忍不住红了眼眶,可见是实话,骗不得人。

    她说,阿衡长得和她去世的孙女很像,看着她便想起了从前孙女陪伴在身边的日子,虽然伤害已经无法挽回,但她总想做点什么。

    对阿衡好,便好像对她死去的孙女好一般。

    人到老的时候,就总是会回想从前的过往,哪件事做的后悔,哪件事重来一次也会依旧决绝。

    让傅明娴嫁给汪延最后惨死便是老太太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

    可惜世间没有重来的机会。

    傅明娴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看她的身体的确是不大好,我想,就让她错把阿衡当做是那位小姐吧。”何知秀抹了抹眼泪,“能多陪着几日便是几日。”

    “纵然……纵然她曾经犯过错误,可是她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也愧疚了大半辈子。”

    愧疚是最好的惩罚,死了只是眼睛一闭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活着的人要永远为当初犯下的错误受折磨。

    傅家桓将何知秀微微颤抖的身体拦在怀中,沉默了许久,终究说出了一句话,“别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