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心思不宁

何宦无妻 +A -A

    雪后初晴,白雪皑皑,道路两旁的房屋砖瓦上积满了碎雪,阵阵北风吹?32??空中不时有些雪花飘落。

    马车一路上摇摇晃晃,傅明娴始终心神不宁的望着车窗外面,看着车轴压在道路上积雪的痕迹,看着傅国公府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眼前。

    当初被傅二爷威胁着回来的时候,傅明娴很想逃避,如今她要走了,心中却好像有什么牵绊一般。

    傅周氏也不知道同何知秀说了什么,何知秀这会儿也没有开口的意思,至于鹊之,见两位主子都未说话她便只能拉着红素在一旁默默的坐着。

    气氛静谧的可怕,一路如此,没由来的叫人觉得压抑。

    好在傅国公府和傅家相隔不是太远,绕过了几条巷口和街道,便是杨柳胡同了。

    傅明元正在门口等着她们。

    对于他这种妹控来说,小半个月没见到傅明娴真的担心的很。

    听说妹妹要回来了,他恨不得和何知秀一起去接傅明娴,还是被拦着这才作罢,这会老早等在门外,一见到马车停下便迎了上去。

    “母亲您慢一些。”傅明元将何知秀扶了下去,便兴致盎然的看着傅明娴,“阿衡你回来了。”

    飘远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傅明娴如释重负的朝着傅明元眨了眨眼睛,“可不是。”

    “这段时间哥哥有没有好好读书!”

    傅明元拍着胸脯,“你哥哥我还是很有天赋的!”

    “陆老师便这么夸过我。”

    “你快些下来,这外面怪冷的,我们进屋里暖和着说。”傅明元神秘的看着傅明娴,嘘声道,“你不知道,父亲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担心的你要命。”

    “听说你要我帮忙调查,都是父亲亲自去做的,这会儿也是从国子监赶了回来,正在屋里面坐着呢!”

    傅明元扁扁嘴,“恐怕是要发些脾气,训斥你一顿,但是不痛不痒的,你就把耳朵闭上,当做没听到好了!”

    傅明元已经被训练的出了经验了。

    “我当然知道了。”傅明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看着让人温暖的傅家,只觉得莫名安心不少。

    母子三人穿过抄手游廊到了内室,傅家桓果然板着脸的坐在主位,绯色官服尚且穿在身上,俊朗的五官带着几分风尘仆仆,虽然傅家桓平时很严肃,但是依旧不耽误他对儿女的疼爱。

    老天真的很厚待傅明娴,可以让她重生回到这般人人羡慕的家庭之中。【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傅明元推了推傅明娴,示意她先开口请安。

    傅明娴走上前,躬身道,“父亲,女儿有错,不该擅自做主的。”

    “让父亲担心了。”

    傅明娴脸颊被北风吹得有些绯红,身上穿着绛红色绣花袄裙,半个月的时间身形消瘦了许多,规规矩矩的认错,看着可怜的让人疼在心坎。

    傅家桓的怒气早已经在见到女儿的那瞬间消失大半。

    何知秀在一旁叫了一声傅家桓,傅明元也笑嘻嘻的开口,“父亲,好在妹妹和咱们都没事,您也别生气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呢!生气不好!”

    傅家桓呵斥了傅明元一声,傅明元哀怨的看着妹妹,很明显,自己又成了出气包了。

    傅家桓看着颔首低头的傅明娴,若真的要论情绪,恐怕是担心要比气愤多得多,他读了那么多年的书,骨子里又有些封建迂腐,总觉得女孩子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更不能太过胆大妄为。

    傅国公府那是什么地方,傅祁和傅钰在朝为官的为人他又不是不曾听过,在听到妻女被带走的时候,傅家桓恨不得不顾一切冲了进去,张嬷嬷死死的拦着,他还是在看了傅明娴留下来的书信才生生忍住没有轻举妄动。

    虽然他们之间有着远亲的关系,但是毕竟之前不曾接触过,官位又如何,他在国子监待了那么久是很在乎,但他不想用自己亲人的安危来冒险。

    能一家人在一起,便是最大的幸福。

    “还知道回来!”

    傅家桓努了努嘴,良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下次不能这般莽撞了。”

    “家里的事情有父亲和哥哥在,你只需要照顾好你母亲即可!知道了吗?”

    何知秀和傅明元担忧的心也放回肚子里,傅家桓这话,是已经原谅了傅明娴未和她们商量便留在傅国公府了。

    傅明娴抬头,浅笑着看着故作严肃的傅家桓,欢快的应答,“女儿知道了,下次定不让父亲担忧。”

    何知秀扶着傅家桓,“老爷,您这几日也是跟着操劳,妾身先陪你熟悉歇息一番吧。”

    何知秀催促着说道,“明娴也去休息吧,母亲已经吩咐了张嬷嬷替你烧热水,晚上母亲亲自下厨给你接风洗尘。”

    若是傅家桓缓过神儿来问傅明娴傅钰究竟为什么要接她入府,恐怕又是免不了一番担忧。【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看着何知秀和傅家桓离开,傅明元又恢复了欢脱的性子,“阿衡,你这段时间在傅国公府好不好啊,当时情况紧急,你把我们给送走了,却自己留下,母亲都要担心死了。”

    “你不知道,我想了好久都没想明白傅二爷到底为什么突然把我们都带去,后来你留下来我才知道,他的目标是你。”傅明元愣头愣脑的说道,“但是阿衡啊,傅二爷怎么会知道你呢?”

    傅明娴眯着眼睛,“哥,你知不知道,我长得很像傅国公府的三小姐。”

    傅明元惊讶,“哦?傅国公府的三小姐?那是哪位?”

    “我倒是看见了玫姐儿,你们眉间的确是有几分相似的。”

    傅明元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满的说道,“怎么明明都是远亲,我长得就一点也没有富贵相呢!”

    傅明娴被傅明元逗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当这是好事不成?”傅明娴也不明所以的托着下巴,“咱们长得真的是很像呢。”

    这真是件神奇的事情,莫非上辈子傅国公府的傅明娴和这辈子的自己之间有什么莫名的关系牵连?

    傅明娴心中巴巴的想着,尽量把自己在傅国公府的日子说的没那么步履薄冰,小心谨慎,“傅二爷也是因为我长得像三小姐,所以才把我带回府,是想要收我做义女,大概是想替三小姐嫁给她夫君,三小姐已经过世了。”

    “什么!”傅明元握紧拳头,“就知道那个老不死的老奸巨猾,真是没安好心,竟然想要你去给人做小。”

    “阿衡,咱们可以不要富贵,但不能委屈自己给人做小的。”傅明元可害怕自己的宝贝妹妹受委屈。

    看着傅明元这样激动的情绪,还好她没说三小姐嫁给的是西厂督主……汪延……

    否则傅明元恐怕是要跳脚了。

    “当然了,我才不会答应呢。”傅明娴不住的点着头,“后来傅二爷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傅大爷吵起来要分家了,他们就没有时间理我,所以才把母亲叫了去接我回来。”

    “该!”傅明元只觉得心中的恶气也出了不少,“一定是他们平时坏事做多了,所以老天也不忍心看你受委屈,这个时候叫他们内斗!”

    傅明娴不住的应着,挑着眉毛的问道,“是是是,哥哥。”

    “不过……”

    “傅二爷那么多子女,四小姐傅明乔也来过临雨轩几次,你怎么谁也不提,偏提到了玫姐儿呢?”

    傅明元一愣,脸上有些别扭,“我……”

    “我这不是想到谁便说了谁了。”

    傅明娴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嗯,的确是,玫姐儿长得好看,性格又欢脱,年纪也正好,我家傻哥哥也还未娶妻,男未婚女未嫁,想着也是正常的……”

    傅明娴止不住的笑着,原以为傅明元对傅明玫无心,会叫她伤心好一会儿了,看来是她多虑了,相信不久后,傅家就会有喜事了。

    “你这丫头,胡乱说什么呢!”傅明元有些不好意思了,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女孩子家家的,也不知道害臊和避讳,整日嘴没个遮拦的。”

    傅明娴摊了摊手,“因为你是我哥哥啊,我在你面前不需要拐弯抹角啊!”

    傅明娴说的自然,说完自己也是一愣神,明明她在傅国公府就可以很稳重,一回到家便好像真的回到了十三岁那般无忧快乐。

    是啊。

    这才是真正的家该有的样子。

    没有算计,没有争端,更没有尔虞我诈,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哪怕是住在很小的院子,没有多少银钱,并不富贵,但是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健健康康的,那便是幸福。

    “阿衡!”傅明元脸越发的红了。

    傅明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的得意,“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

    “反正你的心里也有数。”

    “鹊之,咱们走,冬天过去便是春天了。春天到了,桃花也就开了。”傅明娴不停的嘟囔着,“张嬷嬷该是给我烧好了热水的,我可是要好好的洗洗,去掉身上的霉运。”

    鹊之捂着嘴,“好嘞小姐!”

    主仆两人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张嬷嬷将热水都准备好了,傅明娴只觉得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舒舒服服泡着热水澡,也的确是劳累了许久,如今回到家,就好像是绷紧的弦骤然松开一般。

    傅明娴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里她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傅政临出征的前夜,父亲的双手因为握兵器磨出了许多茧子,摸在她的脸上有些粗糙,她笑呵呵的躲避。

    傅政却一把把她抓起放在肩上,满屋子的跑着,给她说是让她体会一下战场上骑马的风姿,等着他打了胜仗回来,会继续陪着她。

    那天她笑的很开心,那时候的她才七岁。

    父亲那一仗打了有半年之久,她便一直在家里等着,等回来却是朝廷抚慰为国捐躯的家眷的圣旨,她母亲被册封为正二品诰命夫人,人都死了,要册封又有何用?

    赵瑾秀当场撞在了父亲棺柩前。

    就这样,她一瞬间成了孤儿,在傅国公府无依无靠。

    起初傅明娴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赵瑾秀再也不会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只知道傅政再也不会追着她满屋子跑。

    傅周氏抱着她数次哭昏在父母灵前。

    还有什么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让人痛不欲生。

    明明小时候傅周氏很疼爱自己的,为何长大了就全无感情?

    傅明娴觉得可能是因为她被赵秦氏接走,养在赵家和傅国公府疏远的缘故,所以祖母不大喜欢自己。

    可若是不大喜欢自己,又为何能一眼就认出来自己?

    又做了诸多的事情。

    傅明娴心扑腾的跳着,耳畔突然传来鹊之的声音。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这样睡着了是要着凉的。”鹊之试探着推搡着傅明娴。

    傅明娴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后知后觉的看着自己的情况。

    原来鹊之见她许久未出来进去寻自己,她这是睡着了?

    傅明娴起身穿好衣服,任由鹊之帮忙自己梳妆。

    “这会儿母亲是不是已经在厨房忙活了?”傅明娴望着菱花铜镜中的自己,她和前世的样貌甚是想象,那也便和傅政有些像,只是少了英气,多了柔和。

    “是啊?”鹊之点头,“就等着小姐您沐浴更衣后去大堂准备用膳呢!”

    傅明娴嘴角微扬起一抹弧度,“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母亲的。”

    “小姐,奴婢还没帮您簪上发簪呢……”鹊之的声音消失在身后。

    狐狸大氅披在肩上,傅明娴直接笑盈盈的跑了出去,在家里可以肆无忌惮的,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感觉真好。

    “瞧你这急急忙忙的性子,总改不了。”何知秀见到这样急躁的傅明娴忍不住劝导,“怎么不去等着反倒是来厨房了?”

    “这里有些脏,你搬个杌子坐在门口等母亲就好了。”

    傅明娴却摇头,讨好的看着何知秀,“我才不嫌弃呢,这不是许久未见母亲有些想念了。”

    何知秀笑眯眯的摇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傅明娴又靠的何知秀进了几分,“母亲,你说傅老夫人和您在房间中谈了那么久,都说了什么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