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好

何宦无妻 +A -A

    你可愿意嫁?

    傅明娴的心莫名漏了一拍,脑海中竟然突然闪过前32世自己嫁给汪延,穿着大红嫁衣绝望的站在傅国公府的样子。

    要嫁人吗?

    傅明娴一时凝着眉,哪怕重回一世,她好像心中都对嫁人有了阴影,她想过要好好的侍奉双亲,想过要好好的替傅明元谋前程,想过要让之前害过她的人受到惩罚。

    可唯独没想过要嫁人。

    或许在她将手中的事情都做好之后,会听从何知秀的安排找个门当户对的人这辈子就过平凡的日子,可那也起码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谁知道,傅周氏竟然把这件事提到了进程,还是这样坦率直白。

    “明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祖母也并不想和你打哑谜。”

    傅周氏认真的看着傅明娴,“今日你也看到了荣国公府和商次辅的老夫人了,她们两位皆是应天中身份贵重的夫人,说话有着十足的分量,想必你也是猜出来几分她们的来意。”

    “你和祖母说句实话,你的心中是否有中意的人了?还是……你还记挂着那个……霍彦青?”

    傅周氏面露犹豫,想起从前傅明娴对霍彦青的执着,其实昔日的傅国公府和霍国侯府乃是般配的,无论哪样,傅明娴都是可以配得上霍彦青。

    可是霍彦青天生性情冷漠,早些年有人说他钟情赵国公府大小姐赵宛容,可是她毕竟已嫁为人妻多年,霍彦青到是个痴情的,一直单身未娶。

    霍国侯府竟也同意。

    要是傅明娴还对他有执念……那她就算是豁出去自己的脸面也是要帮忙去说和的,要是傅明娴对他无意,那她便帮忙寻找其他的人选。

    “不喜欢了,没有什么太深的感觉。”看着傅周氏这般拘谨,反倒是像做错事的孩子,傅明娴笑的豁达。

    抑郁而终的那几年,傅明娴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发呆,想着从前的事情。

    当年她在澜安亭游玩,在那一片红梅傲雪中看到位执棋沉思的少年,那少年身形削弱,却格外的挺拔,傅明娴当时没能看清楚他的样貌,却记得他腰间的墨玉。

    墨玉乃是上乘,可是雕工却很粗糙,倒像是……孩童把玩所留下,傅明娴觉得很有趣儿。

    后来在赵国公府,也是大雪纷飞的日子,恰逢外祖母过寿,请来了戏班和亲厚好友参加,没想到,霍彦青也跟着来了,哪怕时隔多年,傅明娴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墨玉。

    削弱少年已长成,变得冷峻沉郁,薄青色长衫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明明是那样俊俏,却非要板着脸,浑身冰冷写着生人勿进。

    傅明娴好奇便多看了几眼,只觉得他头上的羊脂玉格外明亮,明晃晃的仿佛整个人都跟着他暖了起来。

    傅明娴很想和他在一起,一直看着他身上的暖意。

    她自幼父母双全,可能真的是缺爱,缺少父母的疼爱,才让她对霍彦青格外执着,做了很多错事,最后落得一身病痛和世人的埋怨。

    尤其是赵秦氏临死的时候紧紧的拉着她的手,那时候的外祖母已经病的说不出来话了,只是双眸死死的盯着她,目光中写满了不甘心。

    从那以后,傅明娴便总是问自己,为何当年非要那般执着,伤人伤己,究竟是喜欢霍彦青什么。

    是喜欢他的样貌?还是喜欢他的家世?又或者喜欢他的性格?好像……都不是。

    傅明娴能想起的就只剩下了他发髻上那枚照的人暖洋洋的羊脂玉发簪,再无其他。

    甚至到最后,她连霍彦青长得什么样子都很模糊,若不是傅周氏提起,傅明娴已经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初见倾心,相逢轻心,离别清心。

    或者她喜欢的只是一种感觉,让她觉得温暖的感觉。

    从最开始疯狂,到后来的伤心冷静。

    傅明娴早就不爱了。

    谁离了谁不能活呢。

    听见傅明娴说不爱了,傅周氏着实松了口气,继续说道,“虽然你父亲的官职不高,可是有着荣老夫人和商老夫人做媒,再加上一笔丰厚的嫁妆,可能没有那么富贵,但是……保你平安是可以的。”

    朝廷大员,皇亲国戚,傅明娴的身份很牵强,可是再退一些标准,那些世家的次子,庶子却还是有的。

    傅周氏活了几十年,看清了许多事情,人活着一辈子不能太过于追逐名利,成亲是两人要过一辈子的事情,身份权势是其次,要紧的事情是。

    你嫁的那个人会不会一辈子对你好。

    一笔丰厚的嫁妆,看来傅周氏是打算贴补傅明娴的嫁妆了。

    傅周氏眼眶微红的看着傅明娴,因为有过先例,她便是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小心翼翼,“你放心,选中的人一定是要你点头答应才可以的,祖母……祖母再不会逼你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

    傅明娴拧眉,似乎是在做思考。

    傅周氏眼中的期盼一点点减弱,须臾,不敢再看傅明娴的眼神,她还是在怪自己的。

    傅周氏想要走了,示意许嬷嬷上前搀扶。

    房门被打开,北风凛冽,顺着门口吹了进来,吹到了傅明娴的脸上,好像迷了眼睛,眼角有些湿润。

    傅周氏的脚步蹒跚,身体也不复当年的健硕,矮了许多,又瘦了许多,满头华发,枯瘦如柴的身体。

    傅明娴深深的吸了口气,青桐院离梅园并不远,好像空气中也带着几分梅花淡雅香气。

    “好。”

    傅周氏的脚步稍稍停顿了一番,便又再度抬起,直到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之中。

    ……

    傅明娴又在傅国公府留了几日,除了那天来她的房间中谈论亲事,傅周氏便一如往常一般让傅明娴陪在身边,闭口不说其他事。

    似乎是在等什么。

    傅明娴一边照顾傅周氏,一边悟得茶道,紧张中的气氛到也带着几分安然适宜。

    傅周氏说最迟小年宴前便会让自己回去。

    傅明娴算了算日子,恐怕就是这三两天了,她也和杜嬷嬷说了自己的情况,怕是以后便没了师徒情分。

    杜嬷嬷沉默了一会儿,便又接着让她练习了,无论是茶道还是诧异,都必须具备六个条件。

    茶,水,人,器,精,雅。

    茶叶已经背诵的差不多,傅明娴这会正在练习水温,水温的高低不同泡出来的茶水味道也截然不同。

    另一头,许嬷嬷有些兴奋的朝着傅周氏报喜。

    “老夫人,商家老夫人给您来信了。”

    “是吗?快拿来给我看看。”傅周氏眼中闪着亮光,她等着消息已经等了很久了。

    商李氏的信封缓缓被打开,上面罗列了几个名字,名字的背后又标注了身世家庭,还有商李氏对其的分析,尽是详细。

    傅周氏便一直眼巴巴的看着,一边不忘和许嬷嬷商议。

    “老夫人,老奴看着商老夫人选的这些都很不错。无论是学识品行都是上等。尤其是秦国公府的秦五少爷秦洛。”许嬷嬷有些佩服商李氏的手段,竟然能把秦洛的名字也算在里面。

    要论这大明的皇亲贵胄,当属秦国公府在前面,皇上对秦太妃感情深厚,爱屋及乌也对秦国公府恩宠有加。

    秦洛作为秦国公府的幼子,受尽家中常备喜爱,被惯得不学无术,活脱脱的二世祖,但是身份却是头等尊贵,而且秦国公很开明,他们秦国公府本就地位非凡。

    并不需要联姻来扩充势力锦上添花,秦洛的妻子,只需要能绑得住他,让他顾些正事,那整个秦国公府都要烧香拜佛了。

    最重要的是,秦洛的年纪也和傅明娴相仿,倒是个极好的人选。

    秦洛拜在商次辅的门下,旁人都觉得秦洛性格顽劣,但商李氏倒是觉得秦洛的人很不错,没有官架子,这也是商李氏将秦洛列在第一位的原因。

    可傅周氏却笑着摇头,“秦洛的确是这里面身份最尊贵的,可是他的性格却不适合明娴,明娴若是能栓得住他的心还好,若是不能,恐怕后半生便要孤苦了。”

    傅周氏倒直接将秦洛越过,指向了他后面的沈瑜。

    “御史台沈大人的嫡次子,早些年一直在军中历练,听说是祖父沈老爷子思念亲孙,想让沈瑜在京中占个安稳的闲职,年前才将他调度回来。”

    “因为从军的缘故,虽然年逾二十,却并未娶妻。”傅周氏显然很满意,“沈大人为官清廉,在朝堂中属于一股清流,他家里更是只有一房正妻,并无妾室姨娘相争。”

    “家世清白,从军的人有很有责任感,年纪大些倒不是问题,懂得疼人才好,只是……”傅周氏皱眉,“只是从军的人身上会不会杀戮太重了?”

    看着商李氏对他的评价,是温柔体贴?外向开朗?傅周氏总觉得不放心。

    许嬷嬷笑盈盈的说道,“不如就先将沈公子放在头位,等着见面到时候不久知道了。”

    傅周氏点点头,又同许嬷嬷商量了好一会儿,选出了两个位备选,这才心满意足。

    “商老夫人也传了话,若是老夫人您中意谁她可以等着年后方便,找个机会让傅小姐和对方相见,也算是看看合不合眼缘。”

    傅周氏笑的合不拢嘴,“嗯,那就等着年后了,我也算是能放下一桩心事。”

    傅周氏正说着说着话,眼角的笑意不见,转而变成不舍,“就要年关了,小年宴怕是又不会安定,也该送明娴回去了。”

    “明日一早,你便派人将她母亲请来,接她回去吧。”傅周氏脸上带着失落。

    许嬷嬷叹了口气。

    ……

    翌日清晨。

    “小姐,小姐……”鹊之有些气喘吁吁,“小姐,不好了。”

    傅明娴微微蹙眉,“发生什么事情不好了,不是叫你去厨房拿些热水,我待会儿还要再沏茶。”

    鹊之捂着胸口,“真的不好了,奴婢刚才去厨房的时候见到,见到夫人来了。”

    “夫人?哪位夫人?”傅明娴一时没反应过来。

    鹊之却是上前把傅明娴手中的茶册拿开,拉着她的手臂,“我的小姐啊,还能是哪位夫人,当然是你的亲娘来了。”

    “您快些和奴婢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何知秀?

    傅明娴的心咯噔一声,慌忙的跟着鹊之到了傅周氏的门外。

    “许嬷嬷,可是我母亲来了?”傅明娴的声音带着急意,看着守在门外的许嬷嬷问道。

    许嬷嬷笑着点头,“老夫人今日将夫人接过来的,还请小姐您先在外面等等,她这会儿正在和您母亲说话。”

    “鹊之姑娘,大概你们小姐一会便要被傅夫人接回家了,你快些去收拾东西吧!”

    鹊之惊喜的点头,欢脱的跑了回去。

    傅明娴虽是点头答应,心里却是有着担忧。

    傅周氏该不会伤害母亲吧?

    何知秀性格和善,太过温柔,如何是傅周氏的对手。

    傅明娴一直在外面忐忑徘徊,目光更是不时的朝着屋内望去,哪怕她什么也瞧不见。

    好一会儿的功夫,闭紧的房门骤然打开,何知秀也完好无损的从里面出来。

    傅明娴松了一口气,“母亲,您还好吧。”

    “母亲?”

    却突然瞧见了何知秀微红的眼眶,显然是刚刚哭过的样子,傅明娴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老夫人说让我接你回府。”何知秀笑了笑。

    “真的?”傅明娴眉头紧皱。

    何知秀再次点头,“真的,外面马车都在等着了,咱们走吧!”

    许嬷嬷也在一旁适当的提醒着,“老夫人说你不用去和她道别了。”

    傅明娴脚步一怔,目光复杂的望着傅周氏的院子,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从被傅钰强行带来傅国公府的那一刻就在不停的想着,如何能毫发无损的抽身离开。

    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竟有些不舍了。

    傅周氏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让她离开了?

    真的是。

    如此走后会不会就成了永别?

    傅明娴鼻尖微酸,看着许嬷嬷进了门,又将傅周氏的门关上,“走吧母亲。”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