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你可愿意嫁?(糗人sink范和氏璧4000+)

何宦无妻 +A -A

    *鞠躬感谢糗人sink范亲的和氏璧,muamua!~

    &

    “你们府上的?不对,府中的姐儿不该这么称呼,可是又偏和你家一个姓氏?”

    “从哪里来的?竟然会让你这般费心?”

    荣陈氏这回可不让傅周氏含糊过去了,佯装成怒意,“你若是不说清楚,芳华可不会管你的事情!”

    “谁叫你的书信让我们平白的急一场。”

    “告诉你,告诉你,什么事情还能瞒着你不成,将来这孩子还得靠你呢!”傅周氏摇摇头,目光中带着无奈,荣陈氏还是从前那般好胜性子,“许嬷嬷,让她进来吧。”

    汪延走后,傅明娴有些逃一般的回了青桐院,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傅周氏该醒了,便直接到了这里。

    许嬷嬷将她带进去的时候,傅明娴一直低着头,“老夫人,您醒了。”

    荣陈氏挑眉目光示意着商李氏打量傅明娴。

    傅周氏轻咳了几声,“起来吧。”

    “您怎么又咳了?是……”傅明娴应声起身,刚准备递上些水果让傅周氏放在口中含着,压压咳意,免得伤了喉咙,却在抬头间突然发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

    傅明娴怔在原地,要说的话也憋了回去。

    “这是荣国公府的老夫人,这位是商家的老夫人。”傅周氏笑着朝着傅明娴招手,“明娴,你过来,让两位老夫人好好看看你。”

    荣陈氏和商李氏齐齐变了脸色。

    明娴……

    姓傅?

    傅明娴!

    再看着丫头的面貌,竟然生的这般相像,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两位老夫人,看见活脱脱的傅明娴在眼前,心中也是起了波澜,十分诧异。

    这丫头倒是从何而来,又和傅周氏有什么关系。

    “明娴,还愣着做什么?”傅周氏再度轻唤了一声。

    荣陈氏和商李氏回过神儿来,眼中的诧异消失不见,又恢复平时温润的笑意,目光看着傅明娴,似乎是在求证什么。

    傅明娴恭敬行礼,“见过荣老夫人,商老夫人。”

    傅周氏身体微微向前欠了几分,拉过傅明娴的手,握在手心,她的手有些苍老,手掌和指尖更是磨出了深茧,可是却让傅明娴异常舒心,骤然亲近她也只是不舒服了一会儿便适应。

    “明娴,你不用拘谨,这两位都是我的闺中好友,她们的性格都很好的。”傅周氏紧紧的握着傅明娴的手,看向荣陈氏解释道,“明娴是我们傅家的远亲。”

    “前些日子老二把她进接进了府,吵着要收为义女,后来因为其他的事情耽搁了,但是我们确实实打实的亲戚,名字也只是偶然。”

    傅周氏看着傅明娴,总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说到底,也不知道我们老傅家祖辈都积了什么恩德,孩子长得都很俊俏,尤其是我们明娴。”

    “让人看着便喜欢。”

    傅周氏一口一个我们明娴,一口一个我们明娴,荣陈氏和商李氏如何听不出傅周氏语气中的宠爱,只是……

    这傅明娴并非彼傅明娴。

    对于傅国公府和西厂督主联姻的事情两位老夫人都是有所耳闻的,别人不知道傅周氏的为难她们二位却清楚傅周氏心中对那孩子的愧疚。

    莫不是……

    把眼前的这个当做是替身了?

    不过,这丫头也的确长得像,甚至要比这府中其他的孙女都要想,也是一场缘分。

    还有傅周氏提到了傅二爷要收着丫头为义女,都是在风浪中经历几十年的人了,再加上傅周氏又说要给着丫头找一门亲事。

    她们立即就明白了傅二爷定是打算重蹈覆辙,已经赔进去了一个,难道还要再送进去一个吗?

    商李氏心口微疼,“可不是,真是叫人好生羡慕呢!”

    “原来你就是明娴啊?你今年多大了?”

    傅明娴利落的回答,“过了年便十四了。”

    “家中可还有兄弟姐妹了?”荣陈氏若有所思,“姓傅,又是傅国公府的远亲。”

    “你的父亲可是国子监的傅家桓?”

    也是偶然,荣陈氏的老七便是在国子监当了个闲差,她也曾听荣国公说起过傅家桓的人。

    傅明娴点头,“正是。”

    荣陈氏看着傅周氏笑了笑,“还是年轻好,看着模样确实很讨喜。”

    傅周氏拍了拍傅明娴的手,“两位老夫人难得来探望我一次,你先回去吧,晚膳便不用等我了。”

    傅明娴起身,皱着眉头的看着傅周氏,告了退,但心中却是忍不住思量。

    恐怕两位老夫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只是不知道傅周氏心里到底是作何打算的。

    直到傅明娴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荣陈氏嘴角的笑意立即不见,“周姐姐,你这是何意?”

    “莫不是认错了人?”

    商李氏也正色道,“这孩子的确是像你们老三的,可是终究不是,老三她……”

    她已经死了,就死在这个冬天的一场大雪中。

    “周姐姐,我们知道你的心里难过,但是……”

    傅周氏心中有愧疚,但毕竟不是同一个人,商李氏担心傅周氏会用错了心,到头来更加难过了。

    “不,不是,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傅周氏的语气却很笃定,“我并没有认错人,也不是因为她长得像娴姐儿所以才如此,我只是……只是不想再错一次。”

    傅周氏认真的想了想,哪怕那孩子真的不是明娴,她也不会袖手旁观,而不过不会向现在这般上心周全罢了。

    “送入火坑的一个就够了,再多也只是平白的搭上人命,方才你们也听到了。”傅周氏的声音有些哽咽,“这孩子的父母身家不高,老二又把主意打在了她的身上,我只是不忍心而已……”

    当年傅周氏也不忍心,但是心中总期盼着傅国公府能越来越好,所以她只好选择牺牲傅明娴来换取整个家的安泰,然而残酷的现实已经让傅周氏对傅国公府彻底死心。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可吃,可是现在,就真的还有一次机会摆在了傅周氏的面前,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要牢牢的抓住这次机会。

    哪怕造成的伤害无法彻底忘却,那她便努力的让傅明娴心中的伤口淡一些,再淡一些。

    “我不能明面上太过护着她,若是在傅国公府因为偏心失了身份,那便没人能再压制的住分家了,可若我不管,这孩子恐怕自己势单力薄。”

    “我便想着,与其这般纠结,不如想个法子,彻底绝了老二几个的念头,也不至于让这孩子孤苦无依。”

    傅周氏说的是真心话。

    自己生的儿子什么性格当娘的最清楚,傅钰和傅祁都不是善罢甘休的人。

    傅明娴用了手段让傅钰暂时没有办法将她送给汪延,但是不代表,傅钰不会被逼急。

    若是真的被逼到一定程度,那便是用强了,到时候伤了谁都不好。

    只有从根本上解决了傅明娴的事情才成。

    要么是阻止汪延,要么便是让傅明娴有了婚约,傅钰还是在乎自己名声的,已经有了婚约的先不说夫家会不会同意,便是名声在外,也不好做事。

    所以傅周氏才会这般着急。

    “哎……”荣陈氏和商李氏原本想要劝的话也都咽了回去。

    “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原本容貌这样出众是福气,偏偏……倒是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了。”商李氏思忖到,“可是周姐姐,你的想法这丫头又清楚与否,别到时候白白浪费了你的一番苦心!”

    傅周氏点头,“这是自然,我会亲自问问她的想法的,若是她不愿意的事情我不会强迫她,本就是希望她能过得好一点,又如何会扭着她的心思呢?”

    “那就好!”

    荣陈氏却突然出言提点,“既然想要帮忙,那便一次就帮个彻底,这孩子的夫家可不能差了,否则将来也是麻烦!”

    荣陈氏的话无疑是给傅周氏敲响了警钟,原本是想着找个品行纯良家世清白的,现在想来……却是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了。

    否则也无法让傅钰忌惮。

    “那……”傅周氏有些为难的看着商李氏,傅家桓的品阶不高,应天中门当户对又一向被看的很重。

    还得要达到让傅钰忌惮,汪延也不能肆意动手的人选,着实有些难办。

    商李氏沉眸思绪一番,随即握着傅周氏的手,“老姐姐,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做!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多谢。”傅周氏没有多说,这两个字就已经包含了她所有的感情,临了她能依靠指望的就只有这两位朋友了!

    “你再说这话,便是真的要生分了。”

    傅周氏不住的摇头,“不说,不说了!”

    荣陈氏和商李氏又陪着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相聚的时间总是那么短暂,看着就要已经泛红霞的天边。

    也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了。

    临别时,荣陈氏和商李氏依依不舍的看着傅周氏,“这一走,芳华还好,你我就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面了。”

    “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荣陈氏亦红了眼眶,荣国公府要离得远一些,恐怕府中的后辈是不会再让自己折腾了。

    “周姐姐,你安心,一旦有消息我便来通知你。”商李氏只觉得心酸,“万事要以保重自己的要紧。”

    到了她们这个年纪,真的是见一面便少一面了。

    “就不必送了吧,昨夜才下过大雪,正是冷的时候。”荣陈氏想让傅周氏休息。

    傅周氏却坚持,“我的身体也不是到了不能走的地步,我才能送你们几回,就让我看着你们离开也好。”

    说话间傅周氏有些鼻尖微酸。

    许嬷嬷将傅周氏扶起,走到门口,看着荣国公府和商次辅的马车走到胡同拐角消失不见。

    “老夫人,咱们回去吧。”许嬷嬷劝到,“您和两位夫人说了这么会儿的话,该用了晚膳服药休息了。”

    傅周氏却反问道,“明娴这会儿是不是已经用过膳了?”

    “是。”许嬷嬷叹了口气,“您是这就要过去?”

    傅周氏点点头,缓慢的朝着傅明娴的院子走去,傅明娴聪明,若是不及时同她说清楚用意,只怕又要多几分误会了。

    傅周氏说了晚膳不用傅明娴陪着,傅明娴闲来无事,便又拿起了那本茶册打发起时间。

    杜嬷嬷到有些奇怪。

    原本是看着傅国公府的面子上才入府教学的,眼见着傅钰要认她做义女是不成了,再加上已是年关,杜嬷嬷本该就此停手了,却不曾想杜嬷嬷反而要勤快了些许。

    ****都来检查她的功课,傅明娴只觉得荒废的茶道在杜嬷嬷的督促下又重新捡回了七成,她还是很高兴的。

    门外突然响起了许嬷嬷的敲门声,傅明娴放下手中的活去开门的时候,却有些惊讶的看着亲自前来的傅周氏。

    “老夫人,您怎么起身了?”

    傅明娴示意傅周氏进来,她又将自己的茶叶挪动开来,在罗汉床上腾出了位置。

    许嬷嬷贴心的带好了门。

    这两日的接触,傅周氏能感觉的出来傅明娴对她的抵触少了很多,到底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

    傅明娴越好,傅周氏便越愧疚。

    “明娴。”傅周氏想了想,“虽然你从未承认过,或者是你不想认我,可是我就当你是我的亲孙女了,祖母有些话一定要和你说。”

    傅明娴眼皮微跳,没有开口。

    傅周氏有些失望,但还是继续说道,“你二伯父是什么样的性子,想必你接触这么久也该清楚了。他不会就此罢手,除非汪延明确的拒绝,否则他的念头便不会断。”

    “然而,汪延的态度太难以令人琢磨,总是个隐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傅周氏微咳了几声,“你在背后所做的事情远远不够,这是在他没有防备且又没有和你撕破脸的情况下。”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单凭你自己是没有办法抗衡的。”傅明娴目光幽幽的看着傅明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父亲的官职,毕竟低了一些。”

    权势才是说话立足的硬道理,要不然也不会惹的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甚至连情谊也不想顾忌了。

    傅明娴没有想到傅周氏会这么直接。

    “我想问你,你可愿意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