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你很怕我?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被迫同汪延直视。

    四目相对时,傅明娴漆黑的眸子盯着汪延愣神许久,从他的瞳孔中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影像,或者说……是前世自己的模样,更清楚的看到了杀意。

    是杀意。

    汪延掌管西厂多年,手中沾满了鲜血,更渲染着杀意,可能汪延并非是真的想要杀她,但是习惯总是会在人情绪起伏的时候不自觉的显露出来。

    哪怕心思缜密如同汪延一般,心中也会有着忌讳,比如他所在乎的人,在乎的事情。

    傅明娴就是其中一个,还是有着很深分量的一位。

    他不容许有任何人对她西施效颦,他更不容许任何人拿着他对她的感情来算计。

    “民女真的并非有意欺瞒,只是……”傅明娴不寒而栗,说出的话也陪着小心,更不想得罪于他,“只是有些事情本可以避免误会,那便尽量的避免误会才好。督主位高权重,民女有自知之明,从未想过要攀附什么。”

    汪延是聪明人,傅明娴欺瞒了自己的名字在先,若还是支支吾吾另找别的借口,恐怕才真的是弄巧成拙了。

    如今的场面,就只有实话实说才能了事。

    汪延虽然手段奸佞,但也只是用在朝堂,他对他府中的下人都很好,不像是嗜血成性的人。

    傅明娴咬着唇,犹豫着说道,“民女也是无意之间听说了汪督主夫人的名讳,死者为大,民女之所以改了名字,也是害怕冲撞了夫人。”

    汪延目光闪了闪,对于傅明娴口中的夫人二字异常受用。

    死者为大。

    汪延不禁想起他初见傅明娴的时候,那时候傅政还活在世上,傅明娴不过小小的一只跟在父亲的身旁,睁着漆黑发亮的眸子疑惑的看着自己。

    彼时他正浑身是血的狼狈,傅明娴有些害怕他,却还是颤抖着双手拿出自己绣着梅花的手帕擦着他额头的鲜血。

    明明是她自己怕的要哭出来了,还要拼命的告诉自己别害怕,流血一会儿就不疼了。

    汪延的心口一抽。

    往事褪去,他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中的戾气也少了许多。

    傅明娴袖中双手紧握,没察觉出来汪延的改变,继续说道,“昨日傅国公府出了些状况,傅二爷收认的仪式没能完成,民女还不是他的义女,当初被二伯父请来,迟早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去的。”

    她这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

    并非是她自己主动攀附傅国公府,而是傅二爷有了某些手段把她给“请”来的,至于收认义女,她更是从不曾奢望,傅二爷的心思昭然若揭,傅明娴也没有再和汪延打哑谜的必要。

    因为她知道,汪延反感傅国公府算计他,旁人傅明娴管不着,但是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和傅钰傅祁同流合污的。

    她更是……从未想过要嫁给他。

    也不能用嫁来形容。

    汪延眉心皱的越来越紧,握着傅明娴的手腕也越发的用力,甚至清晰可见有红痕露出。

    傅明娴皱眉,微挪动了几分,却忍着疼没有吭声。

    “你的意思是?是本座在自作多情了?”汪延又弯身贴近了傅明娴几分,她现在十三岁,身体还未长开,汪延已经是成年,要高出他一个头。

    傅明娴只到了他的胸口。

    也不知道是因为身高的差异还是气势的区别,傅明娴见着汪延就很害怕。

    又或者西厂督主的名声太过震撼了。

    进去的人几乎很少有能活着出来的,听说汪督主妻子死后……汪延似乎更加残**佞了。

    “不是……”傅明娴一慌,怎么忘记这个茬儿了,她这么一说的确是说清楚了自己是被逼的,那岂不是话里话外也有不想嫁给汪延的意思。

    她虽然很害怕他,但是从不曾看不起他残缺之身,落难的人最了解身不由己的苦衷,没人好好的男人不做,喜欢进宫去做太监。

    大概都是些家里穷苦养不起孩子,又或者是罪臣后代被罚进宫服役,不管哪一样,傅明娴都不想挑战他的底线。

    看着傅明娴紧张的模样。

    汪延突然勾唇笑了,薄薄的唇角微上挑起一抹弧度,“你很怕本座?”

    “连疼都不肯说?”

    傅明娴垂头,并未否认。

    “你可知道……”汪延眯着眼睛,突然止住了话,并且放开了傅明娴。

    傅明娴慌忙向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

    “那倒是本座多虑了。”汪延转身离开。

    傅明娴有些诧异,为何……汪延会这么轻易的就走了,她只觉得奇怪,却更不敢多停留,生怕汪延改变了主意又折了回来。

    “督主……大爷让奴才来替您引荐。”正在傅明娴离开的瞬间,管家冯达匆忙而来,看着拧眉的汪延惶恐的说道,“您请。”

    李生恰好也回到了汪延的身边,悄悄递到了汪延手中一封密件,傅明娴的事情并非是何隐秘的大事,几乎只是派了西厂密探,瞬间就打听出了结果。【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汪延并未说话,率先走了过去。

    傅国公府,他还是清楚的。

    冯达疑惑的望着汪延的背影,他刚刚明明是看到这刚刚是有两道人影的,为何走近了便只剩下了汪延自己了。

    冯达不放心,又看了看刚才傅明娴离开的方向,果真见到一抹青色的身影。

    那道背影……

    冯达心思转了转,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和傅祁禀报!

    而大堂这头,傅祁和傅钰老早便恭候汪延的大驾光临了,二人哪怕表面上答应了傅周氏不会分家,但是争端,却是要比从前更加汹涌。

    汪延没有客气,直接走进去落座。

    就在傅祁两兄弟招待汪延的同时,傅国公府大门外又先后迎来了两辆华贵的马车驻足停留,两位身着华丽的老妇人被扶下了车。

    正是昨日傅周氏派人送信的那两位。

    荣国公府老夫人荣陈氏身穿宝蓝色流云纹长袄,一头花白的后发梳的利落整齐,簪着赤金燕尾簪,看着精神奕奕。

    商衍商次辅的夫人商李氏年纪要小些,穿的也比荣陈氏明亮些,一身赤棕色五福捧寿刻丝褙子,头带佛头青镶猫眼石抹额。

    两人结伴而行,前来拜访傅周氏,下了马车,二人的眼中皆是带着担忧。

    凭着玉佩吩咐了门口的小厮就慌忙的朝着傅周氏的院子奔去。

    两位老夫人驾临府上的消息也很快传遍阖府,除了正在陪同汪延的傅祁傅钰两兄弟,其他的人,皆是在心中好顿思量一番。

    荣国公府和商次辅地位超凡,傅周氏先是把傅明娴带去了她的院子,再是请了两位老夫人。

    荣国公的母亲乃是大明的长公主,先皇的亲姑母,皇亲贵胄自不必说,商次辅更是内阁大员,地位崇高。

    傅周氏这是在给众人敲警钟,傅明娴动不得。

    因为傅明青的存在,让大房和二房都伤了元气,郑氏一病不起,万氏和傅二爷更是横眉冷对。

    府中的事情也便暂时的落在了陈岚和何莲云的手中。

    荣陈氏和商李氏都是后宅中活下来的精明,只需从对方的眼神中便能察觉出来傅国公府的异常,二人也并未多说,直接带着疑惑寻到了傅周氏的房中。

    许嬷嬷见到两位老夫人前来眼中带着高兴。

    “两位老夫人,我家老夫人服了药这会儿还在熟睡,老奴这就去唤老夫人。”

    荣陈氏伸手拦住了许嬷嬷,“让我来吧!”

    许嬷嬷颔首,替两位夫人开了门。

    屋内的草药味道浓厚还未散去,傅周氏服了药后便一直在小憩,却是睡得不大安稳的,这会儿听到外面的声响早就醒了。

    “是不是修瑜和芳华来了。”傅周氏有些吃力的挪动着靠在了攒金丝软枕上,目光张望着门口的方向。

    “老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荣陈氏慌忙上前,扶着傅周氏,“前两年看你的身子骨还挺硬朗,为何只两年的功夫你便瘦弱到如此程度。”

    “可不是呢,接到你的手书之后心里便一直惦记着,恨不得能立刻前来,如今看你这样子……”商李氏当即红了眼睛。

    几人在闺阁中关系便亲厚,只是各自嫁了人之后,又有一大家子需要操劳,再加上年纪也都大了,儿女不愿意老人在外面折腾,算起来几人也有两三年没有这般见过面,聚在一起了。

    “芳华,怎么已经做了祖母的人了,还是这么爱流眼泪。”傅周氏笑盈盈的看着商李氏。

    “你还说呢,还不是担心你。”商李氏抹掉眼泪,“明明陈姐姐要更大一些,可为何你却看着这般操劳。”

    “连宫中的太医都没有办法吗?”

    傅周氏苦笑一番,示意二人先坐下,“我这身子骨左右也是这样了,暂时还咽不了气,若非有重要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快年关还要麻烦你们跑一趟。”

    “你这是在胡说什么?凭咱们的关系,难道我还不来不成?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要真是叫麻烦,我可不敢来了。”荣陈氏替傅周氏塞好鼠灰色毛毯,眉头紧皱的问道,“看着你府上气氛有些不对劲,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大老二闹着要分家。”傅周氏避重就轻的说道。

    “这……”荣陈氏和商李氏对视一眼,荣陈氏劝慰道,“看你这落得一身的病痛,也不知道找机会让自己休息,孩子们都大了,他们愿意分家便由着他们去好了。”

    “你又何苦动气,倒是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到了咱们这年岁,是多活一天便赚到了一天,便是你真的能拦得了一时却不能一辈子都拦着。”

    傅周氏摇头叹气,她又何尝不明白,可是她放心不下,这辈子就是操劳的命,否则也不会落得一声的病痛,都是忧思过虑,积劳成疾。

    “这府上也就这个样子了,找你们过来,是另有他事情。”傅周氏的目光有些得意,“商次辅桃李满天下,门下弟子众多,最近可有的眼的新秀?”

    商李氏有些疑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哦?我还真的没注意过,平日里我也只是待在后宅,最多服侍老爷用膳。”

    “你怎么倒关心起这个来了。”

    荣陈氏精明的拍了商李氏一眼,“你还没听出你周姐姐的意思?”

    “你这是在替谁打算呢,我记得你们府上这两年并没有适龄的子女?”荣陈氏看着傅周氏这番神秘的样子,不由得疑惑。

    傅周氏眯眼笑了笑,并未说傅明娴的身份,直接将大红信封递了上去,“生辰八字都在上面了,你可要好好的帮忙!”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们。”

    “你还真是算的细致!”荣陈氏看着傅周氏递过来的信封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原先还以为傅周氏得了重病,或者府中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需要她们过来帮衬,谁知道过来真的瞧见了人,虽然身子不好,却也不是在病危。

    倒是忙着做红娘线人了。

    荣陈氏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究竟是该替傅周氏高兴,还是该替她难过。

    “你还是这般急性子。”商李氏忍不住打趣。

    傅周氏忙笑呵的应着,“不忙,不忙,这件事是不忙的。”

    “身份倒是其次,也不是非要那种大富大贵的,关键是人品贵重,家世清白。”傅周氏说起要求的时候偏是一脸正色,想了想又补充着说道,“还有家里的妯娌老人也是否和睦。”

    嫁人并非只嫁给一个男人,而是嫁进了他的家里,成为新家的一份子,光是男人品行纯厚是不成的,若是像傅国公府这般心不齐,便是嫁进去也难免少不了争端。

    商李氏抬眼看了看信封上的时辰,“还真是好时辰。”

    商李氏小声的嘟囔着,“你虽对这府中的子嗣大多平等,凡是也尽量周到,但能让你这般上心的还是头一次见。”

    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你放心吧,我回去便帮你张罗着。”

    傅周氏点头。

    正在几人说话的功夫,许嬷嬷的声音在外面再度响起,“老夫人,傅小姐正在门外候着,问您醒了没?”

    荣陈氏目光闪了闪,“傅小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