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三字足矣(秋风知了和氏璧4000+)

何宦无妻 +A -A

    鞠躬感谢秋风知了亲的和氏璧,muamua!~

    &

    汪延微眯着眼睛,一双眸子已经起了寒意,扬手止住了李生要说的话,目光死死的盯在不远处的傅明娴身上。【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傅明娴。

    只因为这名字太过于震撼。

    不用多说,单是这三个字便足够让汪延停留驻足。

    还记得昨日初见,她躲在大理石后面告诉自己名唤傅明衡,结果今日他便听到有人叫她傅明娴。

    敏锐的判断告诉他,傅明娴才是她的真名。

    很好。

    汪延薄薄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起一抹弧度,真是……有意思。

    敢在他的眼前面不改色的撒谎的人,还很少见,尤其是个女子,是个和阿娴长得很像,又一样名字的女子。

    傅明娴抬头的那一瞬间,当时一双眼睛中的神情,甚至连对自己的恐惧都如出一辙,连他都险些认错了人。

    可是现在看来……汪延突然改变了主意。

    李生站在汪延的身边,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怪他之前疏忽,怎么的就不曾好好打听过那姑娘的姓名,居然和自家过世的夫人一样。

    而且,李生悄悄瞥了一眼汪延,只能看到汪延眉心微蹙,那是他想事情的时候的样子,却看不出其他的感情波动。

    不知道督主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去派人查一下她的底细。”

    汪延突然开口,李生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们到傅国公府上是想要来探查一下情况的,可是现在……

    汪延的语气又是那样的不容置疑。

    顷刻之间,李生拱手回答,“奴才知道,这就去办!”

    汪延一向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更改,况且,莫要说是汪延起了疑心,便是他的心里都对这位姑娘很好奇了。

    李生又折了回去,竹林小径中只剩下了汪延。

    汪延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闪烁些盎然兴致,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傅明娴,究竟如何解决掉傅明婵的纠缠。

    竹林成了天然的掩护,一时之间倒是没人注意到汪延的存在。

    “发疯?你竟然敢骂我?”傅明婵的哭闹还在继续,“傅明娴,都是你害我成这个样子了!”

    “现在我要被送去庄子将养着,你满意了!”傅明婵目光凶狠的等着傅明娴,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傅明娴早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事实上傅明婵也的确想对傅明娴动手,奈何傅明娴也不是傻子会站在原地让着她,一次不成,再动便是无用了。

    傅明娴眉心微皱的看着傅明婵,“五小姐,您这话未免说的太没道理了。”

    “我并不曾得罪你,你要被送去庄子将养着也不是我的决定,明明是您想要害我不成,结果误把大小姐夫妻连累了进去,怎么看委屈的都不该是您才对。”

    “至于错处,更不该怪在我的身上。”傅明娴的话掷地有声,“您总不能因为傅国公府就仗势欺人吧?”

    “这府上的人不好得罪,结果您便把明娴当做出气筒,明娴虽然身份不敌这国公府的小姐,可也是身家清白,这有损闺誉的事情,实在是不敢应承。”

    傅明婵咬牙,嘘声说道,“在客房的人明明该是你才对,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下作的手段,竟将世子换了进去,还扯出了傅明乔。”

    此刻,傅明婵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索性直接了当的说出口。

    傅明娴眯着眼笑,傅明婵还真是……不打自招了,那傅明娴也索性直接了当的把话挑明。

    傅明娴上前,压低着声音,“您大可以去这么和府中其他的人说,来替自己申冤。只不过,到时候恐怕要比送去庄子更严重的惩罚。”

    傅明娴同情的看着傅明婵,被傅明珊当作枪使了不知道还要帮她说话。

    傅明婵脸色一白,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回去和别人说……

    傅明娴又笑了笑,“看您的脸色,想必自己也知道这其中的关系,何况您自己也承认了想要害我,我不想和你计较,所以,您还是别闹了吧,这府中的丫鬟小厮不在少数。”

    “怎么说您的身份还在这呢。”

    “而且,您刚才扑过来的样子,真的和市井上卖菜吆喝的商贩泼妇没有什么两样,我劝您……还是注意点的好!”

    傅明婵一贯娇生惯养,哪里会是傅明娴的对手,几下子便被傅明娴给堵得哑口无言,只知道流眼泪,“你说你好好的不在你自己的家里待着,为什么要跑来我的府上,还装作弱不禁风的样子去勾引我的洛哥哥!”

    洛哥哥?

    秦洛吗?

    汪延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看着傅明娴浅笑嫣然的解决傅明婵,那副表情……他没由来的烦躁。

    某督主心中想着,最近应天的纨绔子弟比较多,该修理修理了。

    傅明娴的声音始终不大,空气中就只能清楚的听到傅明婵说的是什么。【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傅明婵红着眼睛,要不是因为秦洛,她也不会将傅明娴给记恨了去,更不会有之后的一系列事情。

    犯错误的人永远不会觉得是自己错了,只会将错误怪在别人身上,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懂,还是为了逃避责任。

    傅明娴只觉得很无语,她对秦洛从来都是躲都躲不及,更不要说去“勾引了”。

    “是你的东西,别人抢也抢不走,不是你的东西,那又何来抢这么一说呢?五小姐,即便是再喜欢,也不该怀着害人的心思,您可知道……有因果轮回这一说。”傅明娴抬头,“更何况,我和秦公子并不熟悉,那次相遇也是偶然。”

    傅明娴前世也曾为了感情迷失心智,设计将霍彦青心头所爱的赵宛容嫁给他人。

    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怕没了赵宛容,霍彦青也不会娶她,反而她因为愧疚落了一身病痛。

    老天真的很公平,无论是谁做了错事都会被惩罚,只是时间上的早晚而已,傅明娴的错,她用这一辈子的愧疚到病死来弥补了,傅明婵真的要比她当时好的很多。

    “不知道五小姐可曾在自己的身上找过原因?”傅明娴挑眉,“有可能秦公子只是想躲着您呢?”

    傅明婵一时语塞,“你……你胡说,我和洛哥哥自幼相识,他……”

    虽然傅明婵嘴上不肯承认,可是气势已经弱了很多,她是能感觉到秦洛对她的厌烦。

    可是她就是很喜欢秦洛啊。

    从最开始觉得秦洛的身份很相配,到现在的这么多年,已经成为了感情,傅明婵开始喜欢秦洛了。

    是真的喜欢。

    傅明娴虽然不喜欢傅明婵,但却尊重傅明婵对秦洛的喜欢,毕竟爱一个人是没错的。

    傅明娴看向身后“缓缓”走来的琴香等人面色一沉。

    刚开始看着傅明婵扑向了傅明娴,是琴香的不小心让她跑掉了,但是之后琴香没有立刻追上来,那便是故意而为之了。

    傅明娴心思转了转,拉着傅明婵的手腕直接送到了琴香的面前,“琴香姑姑,您可要看好五小姐了!”

    “这次是明娴,明娴身份低,被侮辱也得忍了,要是府中其他的小姐,或者是让傅国公府的客人们看到这幅样子,可就不好了,您说是吗?”

    傅明娴明劝暗讽,“恐怕不但您会被惩罚,便是大夫人管家不严也要被怪罪的。”

    “都怪奴婢做事不周全,可是五小姐的性子在这,奴婢也没有办法啊!”琴香低着头,语气却无半点恭敬。

    今日的局这府中的人或多或少心里有数,只是碍于身份和没有证据才拿傅明娴没办法。

    但大房和二房的切实利益受到了损伤,尤其是傅明珊……眼见着孟世子就要娶平妻了。

    琴香如何会有好脸色。

    傅明娴嘴角微扬起一抹笑意,“明娴入府后一直住在二伯父的临雨轩,真的算起来,二伯父这段时间待明娴的确不薄,二伯父便是代表着傅国公府,看在情分上,就让明娴献丑教您一招吧。”

    琴香一怔。

    傅明娴继续说道,“既然五小姐是因病才要被大夫人送去庄子,那么,有病就要去治,给五小姐开一副安神的方子想必会效果甚笃!”

    “不打扰姑姑办事了”傅明娴打算离开,同这些人纠缠没有什么意义。

    琴香倒抽一口凉气,她怎么没想到给傅明婵服些凝神静气的汤药让她冷静冷静呢……

    琴香神色复杂的看着傅明娴,她没想到的办法,傅明娴竟然能不动声色的说出解决办法,而且手段利落,当真是叫人不敢小觑。

    “多谢傅小姐提醒了。”琴香转身向着身后的的丫鬟们使眼色,直接将傅明婵给强行绑上带走。

    傅明娴刚准备离开,却突然身体微僵,察觉到竹林那头好像有人影一直在窥察着自己的所作所为!

    莫不是刚才她使得那些小动作都被人瞧了去?

    到底是谁?

    傅明娴顺着那道锐利的目光寻找,却突然发现在竹林中的汪延。

    汪延正沉着脸,眼中带着打探的目光盯着自己。

    虽然隔着竹林,但是傅明娴很明显的感觉的,她方才那么一回头,目光好像正好和汪延的目光相撞。

    傅明娴脸色惨白,莫非方才她和傅明婵的对话都被汪延给听了去?

    糟糕了。

    若是汪延从前没有见过她也就罢了,一样的名字她解释起来巧合也能说得过去,毕竟她是傅国公府远房表亲,姓傅从明单字重复也不是没可能!

    可让人心慌的事情是,就是昨日,她才在汪延的面前说了自己名唤傅明衡。

    这么一来,倒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汪延心思缜密,不会不晓得这里面的

    傅明娴慌忙的转过身,想要当做没见到汪延,只想快点回傅周氏的青桐院。

    可惜傅明娴还是走的迟了一步。

    抬头间,汪延的身体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傅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汪延冷笑着开口。

    傅明娴脸色微僵,“汪……汪督主,您……您好。”

    汪延挑眉,却并不打算让路。

    傅明娴不敢去看汪延的眼睛,只好低头硬着头皮的说道,“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民女便不打扰督主办事了,民女告退。”

    傅明娴转身想走。

    汪延冰冷的声音却在背后响起,“傅明衡?嗯?或许,我该叫你傅明娴才对,不是吗?”

    傅明娴身体僵硬,如置冰窖。

    果然……他还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汪延眼角戏谑消失,“你知不知道,本座最反感的事情是什么?”

    不等傅明娴回答,汪延已经开了口。

    “那就是本座在和人说话的时候,不喜欢看人的后背!”汪延沉眸,厉声呵斥,“转过身。”

    傅明娴脸色又白了几分,汪延的声音中已经带了警告。

    汪延伸出手,蓦地攥紧了傅明娴的手腕,强迫傅明娴直视他的双眼。

    汪延眼中闪着精光,没有放过傅明娴脸上丝毫微弱细小的表情。

    傅明娴只觉得心砰砰的跳个不停,哪怕她在心里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要太紧张,不要太紧张……本就是没什么事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害怕。

    尤其是汪延的那一双眼睛,好像能一下看穿人的本心,哪怕……傅明娴曾经是汪延名义上的夫人,可她依旧不敢直视他。

    “我……”傅明娴硬着头皮说道,“民女并非有意欺瞒,只是……只是不想让督主平添烦忧,更……更不是诚心要冒犯尊夫人的!”

    汪延的目光更加寒冷了。

    果然,傅明娴是知道阿娴的存在的,所以她才故意改了名字。

    只是……

    平白无故的,傅明娴何至于如此避讳,相反,她该好好把握才是,为何会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洪水猛兽一般需要躲避。

    “既然你并非诚心冒犯,那便是说了真话又何妨?”汪延步步逼近,冷笑道,“而你却没有,不但没有反而选择避讳。”

    “你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傅钰的手段变得高超了,知道要和本座玩欲擒故纵!”

    “傅明娴,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和本座交代吗?”汪延声音冰冷,身体也在不自觉间靠的傅明娴很近,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又知不知道,欺骗本座的下场是什么?”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