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傅明娴?

何宦无妻 +A -A

    孟嘉弘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想到傅明娴要说的事情是这个,但出于礼貌还是回答,“是的,当日的确是一见倾心。【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那世子爷就不曾怀疑过什么吗?”傅明娴又接着问道。

    “怀疑?”孟嘉弘不解。

    傅明娴微微一笑,“当日是乞巧节,傅国公府包下了整座船舫,府中的小姐皆是在上面游玩,孟世子如何肯定,您遇到的一定就是傅国公府的大小姐呢?”

    孟嘉弘如遭雷击,不可思议的愣在原地。

    当日船舫上傅国公府的小姐皆是在上面游玩……他如何肯定是傅明珊?

    孟嘉弘从来都不曾怀疑过什么。

    那****正巧和同窗好友泛舟游湖,偶然瞧见傅国公府的船舫,船舫上女子笑声清脆,惹得他多看了一眼。

    当时离得有些远,他并未看清楚那女子的样貌,只是莫名有些好感,眼缘这种东西虽不如一见钟情来的强烈,但却在常理之中。

    “而是茫茫,而发苍苍。”

    乞巧节灯会,孟嘉弘正巧看到了这条灯谜,刚准备回答,却听见清脆干净的声音抢先回答出谜底。

    女子似乎是在沉思一番,“而是茫茫,而发苍苍,这道谜底是隐目,白头的意思。”

    孟嘉弘心中忍不住赞许,女子无才便是德,大明许多女子若是读了《女则》和《女训》便是很不错了,精通诗书的实在少之又少。

    孟嘉弘心中起了倾慕,想要叫船夫靠近,去询问女子身份,又觉得有些唐突,只好等着游湖结束,去私下里去打听了。

    虽然有些不太好,但心里却一直有道声音在告诉自己,那就是自己要找的知音人。

    孟嘉弘就一直站在另一条船首望着傅国公府的船舫,直到她们上岸,才跟上去询问,船家回答,船舫是傅国公府的大小姐傅明珊所包,所以,他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见到的人便是傅明珊。

    “所以,你是说……”孟嘉弘只觉得心跳的速度加快,就快要蹦出心坎一般。

    看着孟嘉弘的表情,傅明娴有些如释重负,原本她只是猜测的,温润如玉的孟嘉弘为何会对心胸狭窄的傅明珊这般痴情。

    她不配。

    看来真的叫她给猜对了,孟嘉弘当日到底看中的是谁虽没人知道,但是起码这么来看不是傅明珊,或许让傅明乔嫁给孟嘉弘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傅明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明娴什么也没说。”

    “今日的事情的确是我冒犯,但是究竟是好是坏还需要世子好好斟酌一番,明娴告退了!”

    傅明娴离开,孟嘉弘却眉头紧锁,越想越发的觉得不能释怀,其实他也曾怀疑过,为何傅明珊全然无了当日在船舫上的闲情逸致,但是他总是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说是明珊为了打理家务没有空闲时间。

    这么多年,他一直记得当初的情谊,哪怕傅明珊未曾替他诞下香火延续,哪怕傅明珊心狠手辣的处置了怀有他子嗣的通房姨娘,孟嘉弘对她的感情都不曾变过。

    可是现在……

    孟嘉弘只觉得越发的不安,此事至关重大,他一定要亲自问个清楚才行!

    “世子……世子……您去哪?”长远有些诧异孟嘉弘的失魂落魄。

    孟嘉弘来不及回答,“你在这等着我,不要跟着!”

    长远的声音逐渐消失在耳后。

    一路挣扎纠结,临到了傅明乔的临风轩,孟嘉弘只觉得心快要蹦到嗓子眼一般的难受,却又驻足在傅明乔的门前迟迟不敢进去。

    他忽然有些怕。

    害怕这么多年和傅明珊的情谊是认错人了,更害怕当初他见到的那个人真的是傅明乔,他却让她多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绿翘恰巧开门出来更换炭盆中的炭火,正好见到孟嘉弘的身影,诧异……更多的是激动。

    她本是担心傅明乔是不是遇到了麻烦,结果小姐回来之后便听说孟世子要来娶小姐做平妻。

    堂堂傅国公府二房嫡女竟然沦落到给人做平妻还要很开心的地步的确很心酸,但是能嫁给孟嘉弘无疑是傅明乔现在最好的选择。

    连她这个做奴才的都分外珍惜。

    “孟世子?”

    绿翘试探着的问出口,连手中的炭盆都顾不上了,慌忙的进门,“您是来看小姐的吗?奴婢这就帮您去禀报!”

    “哎……”孟嘉弘欲言又止,走到了傅明乔的院子,又转而变成在门口徘徊了。

    不一会儿,傅明乔披着披肩便出了门,“世子?”

    “您……是有什么事情吗?”傅明乔想了想,“要不您进来再说?”

    孟嘉弘脸色微红,但事已至此,若是他在矫情便真的没有男子汉气度了。

    “四小姐,进去就不必了,我就站在这就好。”

    男女有别,孟嘉弘可不敢再靠近了。

    “孟世子?”傅明乔有些疑惑,不知道孟嘉弘为何这般反常,“到底是怎么了?”

    孟嘉弘猛然抬头,骤然对上傅明乔微皱的眉心,和墨一般的眸子,只觉得心里漏了几拍。

    “四小姐……我是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孟嘉弘心中一横,还是问了出口。

    傅明乔不明所以,“你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在下……在下偶然看到一道灯谜,想要问问四小姐有没有高见!”孟嘉弘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借口很蹩脚,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口。

    “而是茫茫,而发苍苍。”

    孟嘉弘有些紧张,目光中又有几分期盼,“不知道四小姐可知晓谜底?”

    傅明乔疑惑的挑眉,她记得她曾经解过这道灯谜,孟嘉弘为何今日会这般奇怪,但还是回答了,“这道谜底是隐目,白头的意思。”

    孟嘉弘当场冷在原地,张了张嘴竟然是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这道灯谜他曾经问过傅明珊,但傅明珊并未回答,反倒是傅明乔……竟然想也不想就说出口,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多年前初见的那般。

    孟嘉弘记忆中的女子身影和傅明乔重合,连带着那张脸也跟着进了几分,竟然真的是……她?

    “孟世子?你……你还好吧?”傅明乔微欠着身体,伸出手在愣神的孟嘉弘面前晃了晃。

    孟嘉弘的眼神有些复杂,挣扎,纠结,甚至更多的是懊恼。

    为何当日自己会如此粗心,竟然连认错了人都不知晓。

    他之前还曾想过要如何拒绝和傅明乔的婚事,甚至更想过用金银来弥补傅明乔因为自己闺誉受损的伤。

    他……

    真的是有些混蛋。

    孟嘉弘抿唇,“多谢四小姐解惑……我……我当日说的话并非是气话,倒是四小姐,你可……可愿意吗?”

    问后,孟嘉弘又觉得有些唐突,“……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

    噗嗤。

    傅明乔看着孟嘉弘这般纠结的样子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世子,你为何比我还要紧张?”

    孟嘉弘有些失落,低着头,前一刻他还在想着究竟要怎么和傅明乔解释,才能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他不会娶她。

    可是现在……孟嘉弘反悔了。

    他是真的很喜欢在船舫上巧笑嫣然的傅明乔。

    “而且,总是要将聘礼准备好才能来说这些话的吧?”傅明乔娇嗔的说了句,“明乔虽然在府中虚度这么多年,但到底还是二房嫡长女的!”

    傅明乔这话……是答应了!

    孟嘉弘看着傅明乔莞尔的样子,眼中不禁渐渐起了亮光,“我……我知道了,三日后,我会准备好的。”

    “明乔,我……我会好好对你!”

    孟嘉弘逃一般的离开,走出傅明乔的院子还觉得心跳的厉害,可是立马又对傅明珊起了愧疚。

    哪怕他真的是当初认错了人,可是主动求娶傅明珊的是他,陪伴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也是她,傅明珊虽然心胸狭窄,但是对自己却是真心一片。

    有的时候,男人太过温柔多情也并非是好事,就好像现在孟嘉弘的纠结。

    孟嘉弘回头望了一眼,傅明乔却已经进了屋。

    孟嘉弘在心中暗暗的对自己说着,傅明珊是自己的结发夫妻他不会亏待,但是傅明乔他也要好好的守护。

    孟嘉弘想的挺好,只怕到时候傅明珊不会如愿。

    ……

    傅明娴见孟嘉弘神色匆匆的样子便松了一口气,好在赶在了他反悔之前阻止了他,否则不只是傅明乔的声名受损,傅明珊也会腾出手来对付她。

    明枪易躲,最怕傅明珊背后动手脚,傅明乔可牵制住她就不同了。

    恰又起了一阵风,枯树枝上的碎雪都被挂了下来,傅明娴打了个冷颤正准备回去,却突然听到了傅明婵的哭闹声。

    “安絮姑姑,明婵不想去城北的庄子,您和母亲求求情好不好!”傅明婵泪眼婆娑的扯着安絮的袖口,“母亲一向是最疼爱明婵的,明婵真的知道错了。”

    安絮皱着眉头的看着傅明婵,五小姐真的不是聪明人,郑氏正是因为还顾着抚养的情分才想要将傅明婵送去城北庄子“静养的”,否则二房如何会轻易罢手,而且还有傅明珊,难免会看到傅明婵横生厌恶。

    可是傅明婵却从昨夜一直闹到了现在,让旁人看笑话不说,还连累了自己,再闹下去只会让郑氏心中仅剩的牵绊也烟消云散。

    长在深宅大院中的女子,尤其还是庶出,能依靠的便只有主母的宠幸了,主母若器重,给指一门得脸的亲事,将来成为嫡妻,那算是出头了,可若是失了主母的宠爱……

    那不只是在府中难过,恐怕是后半生更加受折磨。

    “五小姐,夫人只是让您去庄子静养一段时间,还会接您回来的,您……”安絮试着安抚。

    傅明婵却半句也听不进去。

    “都是骗人的,我是傅国公府的嫡小姐,我才不要去城北的庄子,母亲就是偏心,要是大姐和二姐犯了错误,母亲才不会舍得要她们去庄子呢。”

    “五小姐,话可不能乱说,当心被夫人听到又要心寒了!”安絮脸色一沉,“夫人已经被气到在床上了,您还这般吵闹,是真的想让夫人把你交给二老爷处置吗?”

    “这么多年您比起府中的庶出小姐是如何,吃穿用度皆是比照大小姐和二小姐来的,此刻您犯了错误,夫人惩罚您是应该的,可是您却说出这般伤人的话,连奴婢都忍不住替夫人难过。”

    “我……”傅明婵抹了眼泪,“姑姑,您知道明婵不会说话,明婵不是这个意思的!”

    安絮摇头,“您还是听话吧!”

    “可是明婵真的不想去……若是被秦家知道了,恐怕是不会让洛哥哥娶我的!”

    安絮也不知如何是好了,秦洛……本就对她无意啊!

    傅明婵苦苦求情,却突然看到了傅明娴的身影。

    该死!

    都是这个傅明娴害的,要不是她生的一副狐媚样子,勾了秦洛的注意,她又怎么会想要对付她,就更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害了傅明珊也害了自己了!

    傅明婵心中的委屈转而变成对傅明娴更深的怨恨。

    “哎……五小姐!”安絮一个不留神便直接让傅明婵挣脱了束缚。

    “五小姐!”

    看着朝自己踉跄过来的傅明婵,傅明娴只觉得头痛的厉害,怎么这么倒霉……这都能让她遇到!

    “傅!明!娴!”

    人被逼急了的情况下潜能无限,傅明婵灵活的从一群奴仆中扑了出来,直接奔到了傅明娴的面前,咬牙切齿的叫喊,“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还有脸待在傅国公府!”

    “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要去庄子!”傅明婵越说越委屈,想要上前扭打傅明娴,“为什么你还能好好的在这!”

    “一定是你,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算计我大姐和姐夫的,你好大的胆子!”傅明婵有些口不择言,“你好恶毒,居然想要陷害我。”

    傅明娴对傅明婵的胡搅蛮缠只有厌恶,利落的躲开了她的纠缠冷笑着出声,“傅明婵,你发疯够了没?”

    青石小径上的脚步突然停住,傅明婵哭闹咒骂的声音传来,汪延顺着竹林望去,一双眸子漆黑,如墨一般深不见底。

    傅明娴?

    李生也觉得震惊,“督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