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合作吧汪督主

何宦无妻 +A -A

    “老师……”傅明元双腿颤抖的上前,“师母……”

    陆历久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不断的摇晃着赵宛容的身体,“她不会死。”

    “宛容我不会让你死……”

    “老爷……夫人?”兰芝哭着上前。

    “兰芝。”陆历久却突然厉声呵斥,“将你们夫人扶起来!”

    “明元,你去我书房内格第三层的紫木匣子拿过来。”陆历久手指探在赵宛容的鼻翼下,“快!”

    赵宛容还有脆弱的呼吸,她现在的身体正陷入假死状态,若是医治的不及时,那才是真正的回天乏术。

    陆历久取了银针,将赵宛容的手臂上的衣服卷起,顺着穴位刷刷的落下,额头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劳累流出了汗水。

    “老师……”傅明元话还未说完,陆历久便已经将紫木匣子抢过,伸手将其中存放着灵圣莲拿了出来,直接小块切下放在了赵宛容的口中。

    动作一气呵成,陆历久屏息目光凝重的盯在赵宛容苍白消瘦的面庞上。

    空气好像被凝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赵宛容的身上。

    须臾。

    “咳咳……”赵宛容苍白入纸的唇终于开了口,将那小块的灵圣莲吐了出来,却是陷入了昏迷。

    陆历久搭上了赵宛容的脉搏,紧皱的眉头骤然松开,提笔在案上写了药方交到了傅明元的身上,“明元……”

    “老师,学生知道怎么做,学生这边去替师母抓药!”傅明元震惊于陆历久的医术,又因为人命关天不敢有片刻的怠慢,一路上几乎是小跑着来回。

    “夫人……夫人?”兰芝小声忍着哭意的呼唤着赵宛容,一边却不安的看着陆历久,“老爷,真的可以吗?”

    陆历久动作迟缓的将赵宛容抱在怀中,手臂越来越紧,仿佛要将赵宛容揉成为身体中的一部分。

    “我从未怪过你。”陆历久闭上眼睛,脑海中闪现着当初赵宛容身穿一身大红嫁衣哭着跪在赵国公府的面前,转身的身影是那般决绝。

    还从未有过人对他如此关心和痴情。

    “想要为赵国公府翻案也是为了你,对你照顾也是为了你,和她没有半分的关系。”

    赵宛容命悬一线的那一瞬间,陆历久好像迟疑犹豫多年的事情,终于看清了前进的方向。

    他对赵宛容所做的一切,并非是觉得当年将错就错娶了她而有的亏欠,而是,这么多年的相融以沫,他早已经将赵宛容看成了亲人。

    做不成爱人,却可以成为亲人。

    毕竟陆历久自幼父母双亡,身边再没有其他人的人了,赵宛容将他视为依靠,而陆历久也将赵宛容的存在视为温暖。

    兰芝止住了哭意,错愕的看着陆历久。

    随即又哭又笑,伸手握上了赵宛容的手掌,“夫人,奴婢……奴婢终于知道您为何要那么做了。”

    赵宛容的付出并非没有回报。

    老爷的心里还是有着夫人的,即便比不上表小姐。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眼角有一丝猩红,那种压制在书生气之下的嗜血气息再度涌了上来,“当年的我,又何尝不是在算计。”

    陆历久深谙药理,傅明娴一碗掺了蒙汗药如何能瞒得过他的眼睛,他不过是……没有拒绝罢了。

    她让他做什么,那便做什么好了,哪怕……傅明娴的眼中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他。

    谁对谁错早就算不清了。

    怎么能全怪在某一个人的身上呢,这对谁都不公平。

    人非草木,尽管当初他娶她不过是为了成全傅明娴的心愿,可是这么多年的陪伴,即使没有爱情,他们之间还有亲情……

    “好好……照顾她。”陆历久的声音有些沙哑。

    兰芝却是扑通一声跪在陆历久的身边,“老爷,夫人还有多久的寿元可活。”

    陆历久脚步有些迟疑,“多则一年,少则……三个月,用到灵圣莲没有的那天。”

    陆历久微微抬着头,漆黑的眸光幽远又复杂,傅明娴忧思成疾,患上了心悸,也便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心病。

    时间久了便会心衰而亡。

    深谙药性的陆历久怎么会视若无睹,汪延用尽手段在寻找解救之药方法的同时,他也是在寻找啊。

    汪延脱了万贵妃从瓦刺找到了解药良方。

    他也奔波数地找到了一味药方。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

    因为服用之后,不会根治,但却可以延命,虚空内里,左右不过一个字,拖罢了。

    能拖一日便是一日。

    哪怕是多活一日都是好的。

    可惜,最后傅明娴谁的药都没有用到,对于赵宛容的病情,陆历久一直是亲力亲为,不曾想,在他勤于前朝之时,赵宛容竟然病的这样重。

    他险些将灵圣莲忘记了。

    究竟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可以埋藏在心底不愿意拿出,那便不得而知了。

    “多谢老爷救命之恩。”兰芝很满意的向着陆历久磕头,看着气喘吁吁赶回来的傅明元,接过药材,“奴婢这便去替夫人熬药。”

    “吓到了吧。”陆历久的声音有些劳累。

    傅明元却红着眼睛的摇头,“没有。”

    “不过,师母……”

    傅明元的声音有些哽咽,“真的治不好了吗?”

    陆历久目光一暗,“从胎里带出来的病根,伤了根基,没有办法。”

    “回去吧,科举近在眼前,不必再来我这日日请安了。”

    陆历久的背影有些落寞,又一个人径自的回了书房。

    傅明元咬唇,恭敬的朝着陆历久的身影躬身,“学生,一定不会辜负老师的期望。”

    傅明元转身离开回到了傅家。

    何九烨和何九衍不知道出去了哪里,何知秀正在忙着给两位侄子准备午膳,傅明娴和鹊之正在竹木廊下替那些盛开的紫蔷薇浇水。

    今年紫蔷薇开的格外的好,满满一花藤全是含苞待放的花朵,看着人的心情都跟着好了许多。

    “哥?”傅明娴叫了傅明元一声,傅明元恍若未闻。

    “出了什么事情吗?”

    傅明元后知后觉的看着傅明娴,“阿娴,师母方才咳了一身的血。”

    傅明娴手中的水壶掉落,溅湿了裙摆,只觉得心疼得厉害,“你……说……说什么?”

    傅明元面露痛苦,“阿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熟悉的人,那种就快要离世的场景,哪怕……她只是我师母。”

    “好险,好险师母就不在人世了。”

    傅明元被吓到了,脑海中至今还闪现着赵宛容屋内那刺鼻的血腥味,还有地上刺眼的血迹。

    片刻间,傅明娴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还好,赵宛容脱险了,她还活着。

    “若不是老师医术高超,恐怕师母真的是回天乏术,阿衡……你说要是有一天,这事情发生在我们的亲人面前可如何是好?”傅明元突然有些茫然。

    傅明娴眼角有些湿润,却强撑着笑意,“不会的,哥你瞎说什么呢?”

    “父亲母亲和我们都好好的呢,我们的日子还很长久。”

    “不过……”傅明娴看着傅明元试探着的问道,“陆师母的病情,真的那么严重了吗?”

    傅明元点点头,“恐怕活不过今年冬天了……”

    ……

    “督主,外面有人拜访,是……何家三少爷。”

    汪延在暗室中一直熬到天亮,还未来得及休息,便有客人上门,若是换成其他人,李生便是不用询问,也会知道要拦着,但……

    何家不同。

    督主曾经在言语之间提过何家,若说内阁首辅徐友珍在朝政上乃是猛虎,有着不容抵抗的实力,那何家便可称为雄狮,光是钱堆出来的实力,都让人忌惮啊。

    而且,西厂的暗卫至今还守在傅家的外面呢,何家和傅家究竟是何关系,作为消息灵通的西厂清楚的很。

    只是疑惑,为何十几年没有往来的两家,何家竟然会突然来到应天,恐怕是别有所意。

    果然,汪延揉了揉太阳穴,示意李生请人。

    不一会儿,门外便传来利落的脚步声,何九烨嘴角带着几分谦和的笑意,朝着汪延随意的拱了拱手,“在下何三,还请汪督主多多担待。”

    汪延示意何九烨轻便。

    何九烨也便真的没有客气,四下打量着汪延和他的书房,“看汪督主的样子甚是疲惫,看来西厂的生活不好过,汪督主该是忙了一夜未休息,是九烨不会挑时间。”

    “汪督主不会怪罪吧。”

    汪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何三少爷这般客气,本座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明人不说暗话,西厂的人,为何会在我姑母家徘徊?”

    “虽然调走了不少,但眼线终归是眼线,都好好的在那待着呢!”何九烨双手伏在案桌上,眼睑微抬的直视着汪延,虽然依旧笑着,但目光中却是带着几分厉色。

    “难不成汪督主闲的,连六品小吏都想要监视不成?”

    汪延笑了笑,“难怪都说何三少爷直来直往,满肚子算计,果然让人不敢怠慢。”

    “如果本座说,并非有所图,而是想要保护某人呢?”

    何九烨倒是有些错愕,目光怀疑的落在汪延处事不惊的眸子上,“哦?”

    “这个答案倒是很令人诧异啊!”

    何九烨摊了摊手,“何家和傅家的关系,你该是清楚的,不对,或者你们西厂若是不清楚,我再说一次也无妨。”

    “汪督主是聪明人,和聪明人办事,用九曲回肠的心思,误人误己,当然是要直来直往才能更痛快一些。”

    何九烨瞥着汪延。

    汪延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不曾想,何家诸位老爷平凡,倒是生出了何三少爷这样的能人,看来何家的气数还未尽。”

    何九烨笑的自信,“当然气数未尽,不止未尽,还很有潜力。”

    汪延若有所思的点头,“听说,傅国公府的傅二爷十三年前曾经收留过一位轻生的女子,好像那女子入府还生了位女儿。”

    “名叫……名叫……傅明玫!”

    何九烨脸上一边,目光中已然带了怒气,“汪督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威胁我不成?”

    汪延竟然连何家多年前的旧识都知晓的这般清楚。

    果然不简单。

    汪延抿唇,“当然不是,汪延还不想西厂断了生计。”

    “何三少爷此番前来,恐怕也不只是来告诉汪延何家和傅家的关系吧。”

    汪延目光示意何九烨,“不妨直说。”

    何九烨赞许的看着汪延,“果然是汪督主,没有叫我失望,看来祖父还真是老了啊,不服老可不行了。”

    何九烨嘴角再度露出笑意,“知道为何何家一直都没有人来应天营生?”

    “因为缺乏机会。”汪延手指不自觉的敲在案桌上,何九烨有些疑惑。

    为何这汪延和明娴表妹的下意识动作一模一样,但却面上五异色。

    “但现在机会来了不是吗?”

    何九烨起身,“合作吧汪督主!”

    *鞠躬感谢天使宝贝0213,清水酌茗亲的月票,古悠得,颦兮嫣然,十六花亲的打赏,么么哒~~~

    你想娶我,是因为我长得像她?

    傅明娴情绪有些激动,说出来的话,却让自己吓了一大跳。

    她之所以会这般的愤怒,只是觉得汪延娶自己是因为容貌上的相似,她不是该……很生气吗?

    怎么变成自己在吃自己的醋了?

    汪延周身凌厉的气势突然减弱许多,伸手缓缓将傅明娴揽在怀中,“阿衡……”

    这是他第一次叫这个名字。

    从前他只称呼她为阿娴或者傅明娴。

    “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和感觉,我是很喜欢她的,喜欢到,这辈子除了她,再也不想亲近任何一个女人,可是在看到你的时候。”

    汪延的声音有些沙哑,“我总觉得你们好像是一个人。”

    傅明娴的心陡然漏了一拍,汪延的气息温热打在自己耳边,他的肩膀很宽,在他的怀抱中很暖,那种暖从心底起渐渐蔓延全身。

    傅明娴双手迟疑又有些颤抖的缓缓伸出,渐渐环绕在汪延的腰间,慢慢收紧。

    她……好像知道自己的心意了。

    她……很喜欢他……

    不同于前世对霍彦青和今生对沈瑜,她……是真的很想和汪延在一起,哪怕……他是个太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