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隐情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眉头紧锁。

  傅周氏似乎是在呢喃,“我就是想再看看你。”

  “不会让你一直待在这里的。”

  “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许嬷嬷冲到了傅周氏的面前,慌忙的帮着她顺气,“老夫人,您怎么样了?”

  “小姐,您就当做做好事吧,您看老夫人这样……”

  “您好歹先顺着她多留几天。”许嬷嬷求情般的说道,背着傅周氏将那沾了血的帕子给了傅明娴看。

  鲜血有些触目惊心。

  傅明娴心莫名疼了一番,“老……老夫人,明娴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了。”

  傅周氏面色一喜,连带着又咳了几声,却慌忙的说道,“许嬷嬷已经将你的东西搬到了青桐院了,这段时间你先暂时住在我的院子里。”

  傅明娴点点头,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若是再不走,恐怕她会崩溃在傅周氏的面前。

  若是前世,傅周氏要是能对自己这般亲近该有多好,她也不至于在大雨中跪了半宿,最后心寒的生无可恋。

  傅周氏见傅明娴答应留下,这才松了一口气,“老二走了吗?”

  许嬷嬷点头,“二爷在外面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老夫人……你为何不直接和傅小姐说,您是为了她好,害怕二爷回过神儿来会对她不利。”

  傅周氏坚决的摇头,“人到了我这个年纪便没有什么可求的事情了,虽然留下的伤害不会改变,但我总想着弥补一点是一点儿。”

  “我不想再让她有半分的愧疚了,这样挺好的。”

  许嬷嬷又蹙眉问道,“大爷和二爷那里怎么交代?”

  “这段时间你派人看着点老大和老二,只要不动这丫头,其他的事情随便他们闹去吧!”

  许嬷嬷欲言又止,“包括认那个……莲青?”

  傅周氏重新靠回在攒金丝软枕上,“随他们去吧!”

  “老夫人,您这又是何必呢?她……不过是长得像三小姐而已,却不是三小姐。”许嬷嬷终究还是问了出来,傅周氏忧思成疾,心病是不能操劳的,只能静养。

  这次却为了不相干的人耗损心力。

  傅周氏微笑了一番,却是没有和任何人说她认出来了那就是她的亲孙女。

  或许有很多人不理解,但这世上无法具体解释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感情就是其中一件。

  亲人之间是互相有感应的,哪怕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样貌,可是傅周氏就是很笃定,从见到的第一眼起。

  既然已经有了新的生命,那就最好不要和从前的过往沾染,尤其还是傅国公府这种地方,傅明娴的身份需要保密。

  “你拿着我的手书,叫可信的人跑一趟荣国公府和商次辅府上,邀请两位老夫人过府一聚,立刻就去。”

  荣陈氏和商李氏都是傅周氏年轻时候的闺阁密友,关系亲厚,几人的年纪相仿,傅周氏身体病弱,另外两位德高望重身子骨到还算好。

  明娴的事情拖不得,傅祁和傅钰的性格她又十分清楚,傅周氏能护着她一时却护不了一世,要是不彻底绝了他们的念头,早晚都会成为隐患。

  这事情她自己做不周全,需要旁人帮忙,若非如此,傅周氏也不愿意大过年的折腾两位老友。

  愧对了三房一辈子,傅周氏这身上的顽疾或多或少是心病,现在她没有多久可活,只想在临死之前能做些什么。

  许嬷嬷叹了口气,“老奴知道了。”

  “老奴这就去办。”

  房间中顿时只剩下了傅周氏,她缓缓的从腰间解下一枚羊脂玉佩,小心翼翼的放在手心。

  “老三,希望母亲的决定还不算晚。”

  好像这一句话说完,傅周氏又苍老了几分。

  她并非糊涂之人,傅政活着的时候是傅国公府的骄傲,父母宠幸器重自不必多说,傅明娴从小便是娇养着的,虽年幼时期是在赵国公府中度过,但是她却是傅政唯一的血脉。

  好好的嫡亲孙女傅周氏如何不会疼爱?

  只是事出有因,人生有太多的不得已。

  她身为傅国公府的老夫人,仰承祖宗遗训和夫君临死前的嘱托,若是要她的命可以换来傅国公府的安泰,她绝不愿意用自己的孙女幸福去换。

  院子中又起了微风,吹得碎雪纷纷扬扬乱了视线,傅周氏渐渐合上眼睛,她有些累,但不乏斗志生机,她可以死,却不是现在,她得养好精神才能在临死前少些遗憾。

  方才对傅明娴说的话并非是为了让她心软。

  她是真的老了……而且,已经到了将行就木,油尽灯枯的地步……伴着檀香清幽,傅周氏缓缓入睡,睡梦中漫天缟素白绫,她满含热泪从朝廷中接回傅政的尸首,哭的几度昏厥。

  ……

  出了青桐院,傅明娴有些失神落魄,只是懵然的听到许嬷嬷同她说她的院子是在东厢房,便自己顺着青石小径走了过去。

  “小姐?”鹊之老早便在门口张望着,见到傅明娴的身影这才心放回到肚子里,“小姐,您怎么样?傅老夫人没有惩罚您吧?”

  傅明娴摇头,发觉到鹊之手心沁出了汗,“没有,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慌张?”

  鹊之有些后怕的说道,“方才傅二爷怒气冲冲的过来,被许嬷嬷给打发走了!”

  傅明娴有些诧异,但瞬间就明白过来为何傅周氏要留下她。

  傅钰怕是已经对她有了怀疑。

  傅周氏冷落了她那么多年,如今为何又突然对她这个毫无血缘的人好,难道只是因为自己长得像?

  血浓于水,谁不想能得祖辈宠爱,兄友弟恭,傅明娴自小没了双亲,对亲情更是看重,她在赵国公府的时候,因为外祖母对自己的宠爱惹的府中有些表姐妹的妒忌,没少在背后算计她。

  她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因为格外珍惜,从不曾翻脸,更不曾在赵秦氏的面前泄露半句。

  她明明都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因为绝望过了就习惯了只剩下自己。

  “小姐,那咱们现在怎办啊?奴婢本是按照你的打算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却被许嬷嬷给强带到青桐院。”鹊之还是觉得后怕,“是不是……走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