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新月曲如眉

何宦无妻 +A -A

  “小姐,老夫人正在里面等着您。”到了青桐院的门前,许嬷嬷便停了下来,示意傅明娴先进去。

  傅明娴躬身点头,心中却已经做好了被傅周氏审问的准备,大房和二房因为诸多事情缠身没空理她,但是不代表她动的手脚没人疑惑。

  更瞒不过傅周氏。

  厚重的帘子掀开,扑面而来舒心清淡的檀香味道,屋里被炭火烧的暖洋洋的,傅明娴走过绣花鸟屏风,见傅周氏正坐在临窗大炕上,半眯着眼睛,她的身体本就在病中,今日又动了气,怕是要休息许久才能养好了。

  傅周氏似乎听到了门外的动静,抬头正看着傅明娴走了进来,眼睛瞬间带着笑意的朝傅明娴招手,“明娴啊,快过来。”

  褪去了诰命朝服,傅周氏宛若寻常人家的老人,目光慈祥又和蔼傅周氏看着桌上食盒中摆着的蜜桔说道,“这是陕北新送来的,一点也不酸的。”

  傅明娴愣在原地,她以为傅周氏是想要和她“算账”,可是现在,竟然看不出来傅周氏到底要做什么。

  傅周氏见傅明娴站在原地不动,嘴角的笑意并未减少,而是伸手亲自拿了蜜桔剥开了皮向着傅明娴的方向举了过来。

  “你尝尝,真的很甜的。”

  傅明娴喜欢吃甜食,尤其是冬日里的蜜桔,傅国公府的那个傅明娴。

  许嬷嬷见傅明娴愣着不动,私下里悄悄的推了她一下,示意她靠近。

  傅明娴皱眉,漆黑的眸子对上傅周氏那双枯涸的双眼,傅周氏此刻的神情和当初的赵秦氏一般,傅明娴身体微僵的上前接过蜜桔。

  “怎么了?”傅周氏期盼着看着傅明娴,眼中似乎又有些失落,“难道你不喜欢了吗?”

  傅明娴动作迟疑的掰了一�放在口中,蜜桔的确是甜的,但是吃在嘴里却是苦的,要是前世,傅周氏也能这般疼爱自己会有多好,“的确很甜,多谢老夫人赏赐。”

  傅周氏笑的合不拢嘴,“喜欢吃那就再多吃一些。”

  傅周氏盛情难却,傅明娴低着头,蜜桔一块块的递到口中,眼见着蜜桔便就要被吃光了。

  傅周氏很高兴,又亲自剥好了新的蜜桔递到了傅明娴的面前,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蜜桔的确是好吃的,但却不能再多吃了。”

  “不过你若喜欢,我便叫福慧给你留着,谁也不给。”傅周氏眉开眼笑,双眸眯着一条缝隙,语气突然有些像小孩子了,唠叨的说着,“陕北边境又开始乱,只送来这小半筐蜜桔了,不然还可以多给你一些,也不知道瓦刺那头的蜜桔是如何种的,总是要比咱们大明的甘甜许多。”

  傅周氏开始自言自语唠叨起来,“今年的冬天也要比前几年更冷一些,也不知道这天气是怎么了。”

  “看着瘦的样子,怎么不多穿一些,手背上落下了青色。”说话间,傅周氏又将自己手中捂着的汤婆子塞到了傅明娴的手中,也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傅周氏笑眯眯的说道,“这样看着才好。”

  傅明娴莫名的鼻子一酸,微转过身不再去看傅周氏的眼睛,“老夫人,蜜桔已经吃完了,不知道您叫明娴来有何吩咐?”

  傅周氏嘴角的笑意一点点退去,“其实你怪我也是应该的,当年是我做错了事情,傅国公府的状况,分家是迟早的事情,我活着能压制,只怕我前脚一闭上眼睛,便会立刻分开,倒是白白搭上你的幸福……”

  “明娴不懂老夫人说的是什么。”

  傅明娴急急的打断傅周氏的话,“若是老夫人没什么事的话,明娴便老夫人告别了,二伯父事务繁多,明娴在府中耽搁了这么久,该回家了。”

  傅明娴微抬起头,看着镂空窗桕外面结了冰凌的梨树,想起家里还有母亲哥哥等着,波动的心又平静了许多。

  她现在是何家桓的女儿,傅周氏只是傅国公府的老夫人,不再是她的祖母。

  回家……回家。

  傅周氏脸色惨白了几分,看着傅明娴这般……大概是那户人家对她很好。

  这样也好,将来她闭眼的时候也会安心不少,只是凭的多了些心酸。

  “老夫人……您保重身体。”傅明娴微微颔首,便准备朝着外间走去,恐怕此去一别便是永远,以后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明娴啊,祖母老了。”傅周氏无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祖母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祖母老了……

  傅周氏说的是祖母,她是真的……老了,而且还在病重,自己的身体是最清楚了,她大概没有多久可活了。

  人老了之后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从前的事儿,从前的人,总希望子孙后代能和睦的陪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走完最后一程。

  她已经老了,老的快要死了,她知道当年是真的做错了事情,她是想要补偿一些的。

  哪怕傅明娴已经变了模样和身份,可是在见面的那一瞬间她还是能一眼就认出她。

  是不是有些可笑。

  前世若是傅周氏能这般在乎她,恐怕她也不会最后绝了生机。

  “她过得好不好,真的有那么重要么?”傅明娴的声音有些哽咽,袖中握紧的双手掌心早已经被指甲划出了鲜血,“有些事情,并不是过去了就真的可以当做从未发生过,伤害更不是能轻易的抹去。”

  “从前的事情如何我不想再提起,我只知道,我的父母兄弟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傅明娴转过身,深深的吸了口气,“来傅国公府并非我所愿,是傅二爷用父亲和哥哥做威胁,我更不曾想过要傅国公府覆灭,但不代表,我还可以逆来顺受,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待着。”

  初见面的时候,傅周氏曾让她走的远远的,不要在踏进傅国公府这火坑,现在,傅明娴是在回答当初她的话。

  为何她想要走,傅周氏却改变了主意?

  “就当祖母求你的还不行吗,月牙儿。”傅周氏捂着心口,猛一阵剧咳,身体更是匍匐在湘绣荷花的软垫上。

  月牙儿……

  新月曲如眉。

  这是她出世的时候傅周氏亲自所起,只不过父母去世后便没有人在提起。

  傅周氏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