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分则亡

何宦无妻 +A -A

  傅周氏板着脸,苍白的脸色却不怒自威,捧着丹书铁券说出来的更是十足的分量,叫傅祁不敢不从,面色挣扎了瞬间,便立刻跪在了傅周氏的面前。

  或者说,傅周氏的话叫这一屋子的人皆是吓得背后寒毛竖起,跟随着傅祁老老实实的跪下。

  傅周氏目光闪烁,死死的盯着傅祁,“你方才说什么?”

  傅祁一时语塞,“母亲,儿子说想……”

  傅周氏却没有给傅祁说下去的机会,眯着眼睛目光锐利的打探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除了到傅明娴的身上微微驻足片刻,其他时候皆是眼神带着凌厉。

  哪怕平时在张扬跋扈的何莲云在老太太的威严之下也只是不满的低着头,不敢争论什么。

  傅周氏再度开口,反问到,“你可知道这丹书铁券的来历。”

  傅大爷不知道傅周氏到底要做什么,但还是如实的拱手回答,“这丹书铁券乃是御上亲赐,更是为了表彰我傅国公府世代忠君爱国。”

  “御上亲赐?大明侯爵众多,可是人人都有?”傅周氏的布满皱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丹书铁券的边缘,声音中带着几分嘲讽,“这是你三弟,你父亲,你祖父,你傅家的列祖列宗用鲜血换来的!”

  除了通敌叛国,丹书铁券可免死罪,若非赤血忠心,那便是满门忠烈为国捐躯才有资格获封。

  傅祁猛然抬头,喉咙中似乎被堵住一般,“我……”

  傅周氏眼中含着热泪,“你又可认得我身上的朝服。”

  “我这一生只穿过三次,第一次是你随着你父亲晋封,第二次是穿着接你三弟的尸体回来,每次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可是这次,我竟然只是为了平息你们兄弟两人因为女人的纠纷。”

  傅周氏咬着牙,狠狠的将丹书铁券的摔在地上。

  大堂中跪着的人皆是震惊不已。

  丹书铁券乃是御上亲赐的荣耀,见丹书铁券如见皇帝亲临,可是傅周氏竟然当着他们的面把它摔了。

  “母亲!”好在傅四爷眼疾手快,及时的将丹书铁券给接住了,只是手掌被丹书铁券的边缘划破,正滴滴答答的留着鲜血。

  “母亲……”傅祁想要起身。

  “不许动!”傅周氏厉声呵斥,双手不住的拍着红木桌面上,“你们可还记得你父亲临终时的忠告。”

  “傅国公府合则盛,分则亡!”

  傅明娴不自觉的握紧双手,心更是砰砰砰跳个不停,她是想要傅祁和傅钰二人兄弟相争,再无暇顾及到自己,同时也让他们偿还当年卖了自己得到的好处。

  最多是丢了官职。

  可……傅周氏的反应太过震撼,她不懂,为何傅周氏这般反对傅国公府分家。

  分则亡?

  祖父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正如傅周氏所说,傅国公府世代忠君,甚至新帝登基之时收回了许多侯府的丹书铁券,却留下了傅国公府的,除非通敌卖国的罪名,如何会亡?

  通敌叛国,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大到压得人无法呼吸,当年的赵国公府也是因为通敌叛国才被满门抄斩,赵国公府之前,先帝在位时,更因为这个借口株连了朝中数十位大臣,甚至连备受百姓尊重爱戴的内阁首辅梁永士也没能躲得过去。

  傅明娴转而将目光放在傅祁和傅钰纠结的脸庞上,心中突然起了疑虑,傅国公府岌岌可危,到底是因为什么岌岌可危?!

  朝堂中的事情她不懂,可是越想越让人觉得心惊。

  傅周氏高高的抬起头,“既然你们都不顾傅国公府的荣耀,那这丹书铁券也再没有留着的意义,与其等着满门抄斩那天,还不如我亲手解决,还能留个死后的名声。”

  “母亲……”傅大爷和傅二爷面带愧色,声音已经有了哽咽,“您何必如此决绝……”

  傅周氏重重的敲打着胸口,“男子汉大丈夫,你和老二都是多大的年纪了,居然还能为了女人大打出手,不惜要闹到分家的地步,你可曾想过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的祖宗,对得起你的至亲!”

  “当初是你自己主动争来的爵位,你可知道傅国公这三个字并不代表权势,更代表着你身上要承担的责任,还有你老二,你忘记你三弟在世时是如何同你说的!”

  傅钰无奈摇头。

  “你再说一遍,你方才想要说什么!”傅周氏浑身颤抖。

  傅大爷头重重的扣在地上,“儿子知错。”

  傅周氏并未表态,继续指了指傅钰,“你呢!”

  傅二爷抿唇,也并未反驳,“儿子知错。”

  傅周氏起身,跪着的一屋子人却没一个人擅自起来,“死后的事情我不想管也管不着,但,只要我活着一日,傅国公府便不可分家,你们听明白了么?”

  众人嘘声。

  傅周氏干枯苍老的双眼氲了层水雾,不住的摇头叹息,甚至连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这些人,苍老沙哑的声音月宛若利箭刺到了众人的心口。

  “傅国公府衰败,我还能活着多久,老爷,若你泉下有知,希望你能原谅妾身,妾身真的是尽力了。”

  傅周氏心里和明镜儿一般,这是她还活着,她拿丹书铁券作为要挟,震慑住了这一大家子的人,可是事不过三,傅祁和傅钰积弊多年的结痂不可能瞬间化干戈为玉帛。

  恐怕她一闭上眼睛,便再也没人能制止住了,不过那也不是她能管的事情了。

  有些时候,人不要做坏事,做多了坏事是真的会受到报应。

  傅周氏的咳嗽声越来越远,不一会儿许嬷嬷却是又折了回来,有些迟疑的看着傅明娴,“傅小姐,老太太有令,您这礼是不必继续了,她在青桐院等着您。”

  一句话,算是给傅钰下了死命令,再也不许打收傅明娴为义女的主意了,原本傅钰也是无暇顾及她,她可以找个机会回家去了,可是傅周氏叫她去?

  是要做什么。

  鹊之有些担忧的看着傅明娴,总觉得傅周氏才是这傅国公府中最厉害的角色。

  傅明娴微摇了摇头,示意她安心,目光却有些沉重复杂的瞥了眼傅祁和傅钰,脑海中闪现出傅政的身影,随即看着许嬷嬷点头,“阿衡知道了,这就随嬷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