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跪下

何宦无妻 +A -A

  傅祁话音一落,满堂哗然。

  甚至让人浑身僵硬来不及领悟他话中的含义,郑氏更是觉得脑袋嗡嗡的响着。

  傅祁竟然说傅明青是他的孩子,是傅钰强行占有宋云梦之前就有的孩子,那不是说……在哪之前,傅祁和那贱人就已经有了……有了苟且之事!

  不只是万玉儿,宋云梦这三个字对郑辛眉来说,同样犹如噩梦,傅祁当年的反应不必傅钰小。

  原以为这噩梦是二房的,没想到笑了人之后,猛然发觉,竟是自家笑话,甚至要比二房更让人耻笑。

  真是作孽啊。

  郑氏只觉得眼前一黑,竟然真的昏倒了过去。

  “夫人,大夫人……”

  大堂彻底乱成一团。

  傅四爷看的触目惊心,猛地从座位上起身,“大哥二哥,你们别打了!”

  “大嫂!”傅四爷朝着一旁发愣的陈岚和何莲云喊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将大嫂扶着坐下!”

  陈氏和何氏有些不自在,但也扭捏着上前,就算是打算看热闹的,也的确不能太风凉。

  “五弟,我们快点把大哥二哥给拦下来!”傅四爷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再这么闹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傅五爷早就想上前拉架了,只不过因为胆小懦弱一直没敢动弹,听到傅四爷的话,二人立刻上前。

  “大哥,快点住手!”傅四爷锁住了傅大爷的胸口,傅五爷抱住了傅二爷的腰间。

  “二哥,咱们都多大的年纪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说,非要大打出手不可!”

  傅大爷的眼中泛着血丝,“老四老五,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让我打死这个畜生!”

  “我早就该打死他!否则也不会叫云梦白丢了一条性命!”

  傅二爷跃跃欲试,咬着牙,“云梦本就是我房中的人,她该如何也是由我做主,是你不知道检点来勾引我的姨娘!”

  “青姐儿是我的孩子!是我的!”

  “放手!”傅大爷和傅二爷早已经打红了眼,两人挣脱开了傅四爷和傅五爷的阻拦,再度扭打在一起,更顾不得什么身份地位,年纪道理,曾经宋云梦就是一块伤口,虽然结了痂成了疤,但并不代表过往的伤痛已经好了。

  反而只会随着时间越积越深,现如今,这块伤疤又被毫不留情的揭开,要比当年更加鲜血淋漓。

  当年是傅大爷和宋云梦情投意合,和傅二爷开口想要纳她做姨娘。

  傅二爷表面上说是会去问问宋云梦的意见,却在得知了宋云梦的心意之后,一次醉酒强行占有她。

  当时的宋云梦已经怀了傅大爷的孩子,只是她自己还不曾发觉,也是巧了,傅二爷和宋云梦的事情正好被万氏撞见。

  万氏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这一声张,便让阖府的人都知晓老二做的糊涂事,若是再让宋云梦跟了大爷……这一女伺候两兄弟的事情如何能做得出来。

  傅大爷自然不让,傅二爷更无半点悔过之心,二人就曾大打出手过。

  其实傅周氏和老傅国公都不知道,当时傅政是如何强行拦下要分家的两个人。

  傅政对傅大爷承诺,永不争傅国公府的爵位,傅钰和宋玉梦的事情已成定局,若是傅祁想要爵位,那就必须放弃宋云梦。

  而傅钰也将纳宋云梦为姨娘,从今以后好好辅佐傅大爷。

  江山美人,自古不可两全,很公平。

  可惜,傅政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不久后宋云梦连带着孩子接连丧命,傅祁和傅钰又重新开始相争,并且变得越来越不择手段,越来越阴险狡诈。

  “你知不知道,云梦曾经托人给我带了书信!”傅大爷脱口而出的话让傅二爷突然停住了手,嘴角渗出了鲜血。

  宋云梦当时不知道,被万氏发落到庄子上的时候就知道了,她曾刻意托人送了书信给了傅祁,讲明了傅明青的月份。

  傅大爷正欢喜的等着孩子出世,不想……得来的却是母女俱亡。

  “你胡说!”傅二爷瞪着傅大爷,云梦竟然……给傅祁写过书信。

  不,他不相信!

  怎么可能!

  被推到的傅四爷和傅五爷再度扑了上来,死死的将两人拉开。

  “是不是胡说我很清楚!”傅大爷攥紧拳头,恨不得目光杀死傅钰,“若是你的女儿我恨不得亲手掐死她,是你欺辱了你的嫂子,才会让她含恨而终!”

  “傅钰,我告诉你,从今以后,傅国公府有我没你,有你没我!”

  傅大爷甩开了傅四爷,指着这大堂中的所有人厉声呵斥道,“分家!”

  傅四爷和傅五爷面面相觑,“大哥……母亲还在,您这样做……恐怕会让她伤心!”

  傅周氏一直不同意分家。

  “母亲若是不想我亲手打死这个畜生,就该同意分家!”傅大怒目直视众人,“我是傅国公,这府上我说了算!”

  “谁敢!”

  傅周氏刚进门便听到傅祁这句话,脸色惨白的看着这大堂中的混乱,忍着口中的腥甜,声音颤抖的咬牙,“我看谁敢!”

  “母……母亲!”

  大堂中的人被傅周氏的气势所震慑住了,傅祁更是浑身僵硬在原地,“您……您怎么出来了?”

  傅周氏身着正二品诰命朝服,身后的许嬷嬷更是托着先帝册封诰命的圣旨和傅国公府的丹书铁券,这样强大的气势,无不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怎么出来?不出来看着傅国公府的人毁在你们手中么!”傅周氏双手微微颤抖,“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样子,可曾有半点风范!”

  “我还没死呢!”

  “咳咳……”傅周氏被气的咳嗽,身旁的下人慌忙将傅周氏扶到主位。

  傅祁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已经弱了几分,“母亲,既然您刚才已经听到儿子的话了,那儿子便直截了当的说了打算!”

  “四弟五弟早已成家多年,傅国公府也该到了分家的时候了!”傅祁拱手,“否则只会让您少一个儿子!”

  傅周氏抬眼盯着傅祁,扬手将一旁墩子上的茶杯扫落在地上,“跪下。”

  茶杯直接砸在傅祁的脚面上,茶水顿时四溅,“母亲……”

  傅周氏将丹书铁券拿到自己的手中,“我叫你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