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丹书铁券

何宦无妻 +A -A

  傅周氏脸上略带着几分苍白的病色,却坚持命人替自己梳洗。

  鬓间的白发光正平整的梳成圆髻,头上簪着珠翠庆云冠,鬓边别着珠翠花,小珠翠梳,金云头连三钗,金压鬓双头钗,金脚珠翠佛面环。身上的长袄镶紫边,上施蹙金绣云霞翟鸟纹,紫色看带上施蹙金绣云霞翟鸟纹。长裙横竖金绣缠枝花纹。

  这是正二品诰命夫人的装扮。

  老太太一生只穿过两次,一次是随着老国公晋封一等侯爵的同时,皇后赐她诰命,一次她穿着这身衣服从朝廷中接回傅三爷的尸体。

  傅周氏目光有些失神,她布满皱纹的双手紧紧的握紧傅国公府的丹书铁卷,手指指腹小心翼翼划过每一道雕花花纹,那样的神情,就好像是母亲对儿子的思念。

  这丹书铁卷是她丈夫和儿子用鲜血换来的。

  老傅国公戎马一生,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他膝下子嗣众多,但毕竟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早些年傅三爷傅政和傅六爷要出众。

  可惜一场大火将傅六爷烧死在偏院,傅三爷去了瓦刺再也没回来,老傅国公不堪打击病重没多久便撒手人寰,傅国公府也因此走向衰落。

  傅祁和傅钰争了这么多年,两人都会爵位权力虎视眈眈,可偏偏是没有那个本事,傅周氏纵然再厉害也只是深宅妇人,对朝堂中的事情插不上手。

  哪怕是用联姻换来一时喘息的机会,但傅国公府没有合适的顶梁柱,也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衰败只是早晚的事情。

  除了眼睁睁,再没有其他的办法。

  “老夫人,您今日是怎么了?”许嬷嬷偷偷抹了把眼泪,却强撑着笑意,“您身体不好,怎么突然恋旧起来,穿上这身衣裳了。”

  傅周氏有些木讷的转过身来,“福慧,其实这几年,每当入夜的时候,我总是会想,当年是不是做错了。”

  福慧是许嬷嬷的名字,许嬷嬷是傅周氏的陪嫁更是心腹。

  傅周氏不可轻闻的一叹,“看着今日的傅国公府,我不敢去见傅家的列祖列宗,我更后悔当初同意老大的提议。”

  许嬷嬷哽咽,“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您当初也是为了傅国公府着想,若是……若是三爷在的时候,恐怕也不会怪您的。”

  傅周氏低着头,浑浊的眼泪忍不住滴落在烫金的丹书铁卷之上,身影显得更加消瘦,“是啊,若是老三在的话,恐怕也不会怪我的。”

  “老三是那么孝顺,又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若是要他选择,只怕他会比我还决绝,可是福慧,你知道吗?”

  “我会怪我自己。”

  “每当闭上眼睛,我就会梦见那孩子一双不甘心的眼睛看着我,问我,祖母,为何你要对我如此狠心。”傅周氏咳了几声,“梦见那孩子问我,牺牲她的性命所换来的到底值不值得。”

  若是傅国公府争气,子嗣虽没有特别出众,但若是团结一致,相互帮衬,也能挺过这些困难,可是……

  没有,他们除了知道内讧相争,再没有其他。

  许嬷嬷一惊,慌忙上前想要扶她躺下,“您别再说了,您的身体正在病中,您还是好好歇息吧,不要去管外面那些琐碎的事情的。”

  “老奴帮您把东西收起来。”

  傅周氏摇头,“歇不了了,傅国公府要变天了。”

  “我虽卧床多年,但却心明镜儿一般,大堂中闹出的动静太大,大的连让我装作不知情都不行了。”

  先是孟嘉弘和傅明乔,再是莲青和宋云梦,傅周氏亲手带大那些孩子们的,心中更是清楚他们兄弟的脾性。

  当年是有老三极力阻拦,可是老三只有一个,他已经不在世上了,那就只有她这个做母亲的亲自去了。

  她死了也就罢了,她活着一日,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傅国公府就这么散了。

  “把东西带好,我亲自去大堂!”

  ……

  傅明娴心中微起了波澜,皱眉看着傅祁,怪不得先前一直不见傅祁出声,却不想……莲青竟然是……他的女儿。

  其实傅明娴对于当年傅钰,傅祁和宋云梦之间的纠缠并不清楚,那时的她还小,只是隐约记得大伯父和二伯父因为女人大打出手,甚至闹到了要分家的地步,还是父亲想法子将他们两人拦下。

  傅明娴曾偷偷去看过宋云梦。

  她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坏女人会搞得家宅不宁,可是没想到宋云梦长得很文静,又是恬静淡然的性格,会亲切的拉着她的手问她要不要芙蓉糕。

  后来傅政战死,母亲亦为父亲殉情,傅明娴被赵秦氏接到了赵国公府,对宋云梦的事情就清楚了,只是依稀听人说起,宋玉梦生产血崩,孩子出生也夭折了。

  或许旁人都不曾注意,但是傅明娴看到莲青的眉眼总觉得像熟悉一个人,这大概就是女人的直觉吧。

  傅钰又急着要收她为义女,事急从权,傅明娴也是被逼急了,这才叫傅明元私下去打探消息。

  发现莲青现在的父亲成肃并未娶妻成亲,加上生辰年纪,事情便有了端倪,事后她又叫鹊之去观察莲青,意外的发现了她身上的胎记,这才有了今日的这几出戏。

  本是想提起宋云梦来吸引了傅钰的目光,叫他不再有空闲打自己的主意。

  更有机会让傅祁和傅钰相争,最后两败俱伤,恶有恶报。

  没想到,竟然意外牵扯出来莲青的真正身份。

  “大哥,你不要太过分了!”傅钰的眼中也泛起了怒气,“当年的事情我不想和你追究,可是在青姐儿的面前我也希望你可以自重!”

  “这句话该我对你说才是!”傅祁挡在了傅明青的面前,“若非你不择手段,我和云梦早就儿女承欢膝下,也不会到了如今的天人永隔!骨肉流离!”

  “青姐儿是我的孩子,是你强行占有了云梦之前就有的孩子!”傅祁眼球带着红血丝,猛地一拳打在了傅钰的脸上,“我打死你这个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