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当年事1

何宦无妻 +A -A

  大堂中的客人已经尽数离开,顿时就只剩下了傅国公府这四房的主子下人。

  莲青惶恐的看着傅钰,“二……二老爷,奴婢也不知道。”

  “奴婢的娘是难产而死,奴婢不曾见过,爹爹……爹爹也从不和奴婢说娘的事情,甚至连娘的名字也不告诉奴婢。”

  傅钰竟然会主动问起莲青母亲的名字……不,不可能的,莲青待在傅国公府十四年了,傅钰一直都不曾怀疑过什么,怎么会突然起了疑心。

  万氏心中咯噔一声,眼皮不住的跳着,总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却偏偏又在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事情已经过去太久了,久到当年的证人死的死,告老还乡的告老还乡。

  一定是她多虑了。

  万氏嘴角上带着一抹牵强的笑意,“二爷,您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说吧,莲青她到底是个下人,您……”

  傅钰双手越发的用力,目光死死的盯着莲青的面庞,好像似乎是要从莲青的脸上看到思恋的故人一般,“你今年多大了,何时生?”

  莲青忍着胳膊上的疼痛,“回二老爷,奴婢是……成化四年冬。”

  成化四年。

  大雪纷飞的冬天。

  云娘也是死在成化四年的冬天,连同……他那刚出世便夭折的孩子。

  傅钰双眼猩红,布满了血丝。

  岁月磨了棱角,亘古流长。

  或许人有好坏之分,但却不能用绝对来形容。

  无论多好的人,都有可能做错事,无论再坏的人,心里也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温柔。

  每个人心口都会有一块伤疤被尘埃所掩藏不愿轻易被人提起。

  而宋云梦和那刚出生便夭折的孩儿就是傅钰心中的痛,当年他对还是万氏陪嫁的宋云梦一见钟情,可惜当时万家因为万贞儿已经崭露锋芒,而傅钰顶着傅国公府嫡子的身份,却并无实际权力。

  也是为了保护宋云梦的安危,又可能是傅钰心中的贪念,让他选择宠幸万氏,对宋云梦并未表态,但念头一旦升起,是不会被轻易压制的,反而像地窖中埋藏的酒,越久越香,越久越深。

  傅祁来二房向傅钰要人便是最大的导火索,导致傅钰再也忍不了其他,强行拥有了宋云梦,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姨娘。

  事后不久,宋云梦便有了身孕,而他也在仕途上渐入佳境,被皇上派遣调度到江南去办事,当时走的时候他是很欣喜的,笑着说要赶在宋云梦临盆前回来,结果等着他真的回来的那一刻,却被告知宋云梦血崩,孩子夭折身亡。

  整整十四年,傅钰一直放在心底从来不敢提起,没想到如今却这般“意外”的情况下让他想起当年的过往。

  或许当年宋云梦母子的死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傅钰不是不曾怀疑,只是不敢。

  人有的时候会因为太害怕失去,会成为弱点,甚至连提起当年的勇气都没有。

  万氏恰恰是利用了傅钰的弱点。

  “好好说?的确是要好好说的。”傅钰攥紧莲青胳膊的双手骤然松开,却是转而看向了万氏的身上,“万玉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说莲青是你的家生子,你告诉我,莲青是何人所生!”

  万玉儿……

  傅钰这是在直呼万氏的名字,语气中的怒气显而易见。

  “二爷,您今日是怎么了……”万氏脸色惨白,想要对傅钰辩解。

  “说!”傅钰却是半分转圜的余地都不留,“事到如今你还要我去亲自查不成?”

  “福伯,你去将莲青的父亲带来,我要亲自问清楚!”

  “二爷您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她的父母卑贱,是我父亲将她们买去万家做工,又随我嫁入傅国公府的。”万氏对莲青胳膊上的胎记不明所以,嘴角上依旧带着牵强的笑意,“莲青的母亲没有名字,至于她父亲更不用提了。”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竟是傅钰扬手又落下。

  万氏入府后,傅钰便不曾打过她,哪怕……当年原配赵氏和那未出世的嫡子惨死在床榻之上,傅钰也只是冷落了万氏,因为万氏怀着他的孩子,因为万氏一族在朝堂之中的地位,可是现在,傅钰却真的对了万氏动了手。

  “没有名字?她的父亲?”

  傅钰额头青筋暴起,牙齿被咬得咯咯作响,“那你可知道,莲青这左臂上的胎记,和云梦身上的一模一样!”

  莲青身体僵硬,傅祁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

  郑氏和四房五房皆是面露诧异。

  云梦?

  宋云梦!

  对于这个名字她们并不陌生,甚至……还很清楚当年傅国公府的丑闻,傅国公府大少爷和二少爷同时看中一位婢女,不惜为争夺佳人大打出手,还是傅三爷给制止住的,最后宋云梦自己选择嫁给傅钰这才了事。

  傅祁和傅钰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彻底撕破脸。

  何莲云和陈岚相互对视一眼,不难发现其眼中的幸灾乐祸,今天的热闹,还真是一出接着一出。

  傅四爷嘴角的笑意不见,傅五爷脸上尽是担忧,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却也找不到机会插上嘴。

  万氏浑身颤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竟然。”

  她才是傅钰抬为的平妻,她好不容易把赵氏摆平,又突然冒出来个宋云梦来抢傅钰的宠幸!

  万贞儿怎么能忍。

  所以,她明面上假装对宋云梦呵护备至,背地里却希望宋云梦死无葬身之地。

  她趁着傅钰外出调度的时机,借口云梦怀有胎儿需要静养送到她的陪嫁庄子上去,寒冬腊月不但不让下人伺候宋云梦,反而让宋云梦打杂干活,尽可能的去折磨她,她就是故意的,谁让宋云梦身为她的陪嫁却勾引自己的丈夫,她恨不得她去死!

  事实上,万氏的确没让宋云梦活下去,而且,还让人当着宋云梦的面亲手掐死了她刚出世的孩子。

  还有什么痛能比得上辛苦怀胎十月眼睁睁的见着婴孩儿死在自己的怀中更痛!

  宋云梦本来生产的好好的,亲眼见着自己的孩子被害死哀痛过度才血崩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