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胎记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婵咬着唇,目光中露出犹豫,“母亲,大……”

  郑氏目光一变,怒目直视着傅明婵,重重的一巴掌扇了上去,将傅明婵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没用的东西,枉费我和你姐姐们这么多年一直厚待于你!”

  “你是当真猪油蒙了心智,糊涂了不成。”

  郑氏一句糊涂叫傅明婵心底一颤,硬生生将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

  傅明婵眼中泪水不住的流淌,却是再也不提半句傅明珊,只是跪着死死抱住了郑氏的双腿,“女儿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母亲您要相信我!”

  万氏冷嘲热讽的说道,“你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想要害我们明娴不成,变成了世子了就改口说你不知情了,那要是真的我们明娴受欺负了呢!”

  万氏目光闪着一抹痛快,“傅明婵,你好大的胆子,我们明娴势单力薄性格淳朴,你是看准了软柿子欺负不成,告诉你,明娴心善,我这个做义母的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来人,把她给我送官府去处置!”

  送去官府?

  傅明婵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送去官府之后,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母亲……我不要去!”傅明婵泪眼婆娑的看着郑氏,缩着脖子,“女儿不想去……”

  郑氏哀痛的看着傅明婵,语气已经软了下来,亲娘不及养娘大,郑氏对傅明婵到底是有几分真心的。

  “二弟妹,婵姐儿自小没了母亲,一直养在我的膝下,是我管教无方,纵着她的性子胡来险些害了明娴,就让明婵去跪祠堂七日,罚抄一百遍家训以示警戒!”

  “大嫂这是说的什么话,婵姐儿犯错误罚跪几天祠堂就罢休了?那要是我们明娴呢,你们又会如何!”万氏目光死死的盯着郑辛眉。

  “你……二弟妹可要见好就收。”郑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着心中的怒火。

  万氏嘴角挂着微笑,低声说道,“这不是没见到。”

  “你想如何。”郑氏目光阴沉。

  万氏伸手在郑氏的胸口比划了几下,“城北那条街,送我吧!”

  城北最繁华的北安街是郑氏的陪嫁,地段好,收益高,可是一块大肥肉呢!

  “不给就送官去,让别人说大嫂养的女儿都是什么品行,我也好给我宫里头的贵妃表姐写封家书,好好的思量一下湘妃娘娘的为人!”万氏不咸不淡的说道。

  “算你狠。”郑氏咬牙。

  万氏眯着笑,“既然大嫂已经同意将明婵送去城西的庄子养着,并且不带任何随从,阿衡,这件事情你看可以吗?”

  “你……”郑氏脸色铁青。

  傅明娴垂眸,城西庄子可是万氏的陪嫁,又不准傅明婵带任何随从,看起来就是会吃些苦,恐怕会有更惨的状况等着傅明婵,那就不是傅明娴该管的事情了。

  傅明娴半蹲行礼,“听二伯母的!”

  城西的庄子,那地方偏僻不说,好好的世家女子谁会去乡下待着,她还想要嫁给秦洛……傅明婵情绪激动的抓着郑氏的裙摆,虽然知道和送去官府想比,城西的庄子已经是轻了许多的惩罚了,但是她不想去。

  郑氏一怒将傅明婵甩到一旁,要不是她办事不利又怎么会让大房损失那么一大笔银两,害了珊姐儿不说还可能影响湘姐儿,从前当真是将她惯坏了。

  郑氏目光一扫,早已经有人将哭闹着的傅明婵带了下去,至于莲青,万氏看着傅钰一眼,随即说道,“莲青,既然你将功补过,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但是你若不长记性,下次再犯,那就是双倍的惩罚,你知道吗!”

  “以后你就去院子中扫地吧!”

  莲青惶恐的看着万氏,不住的磕着头,“奴婢知道了,奴婢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多谢二夫人和二老爷。”

  “你下去吧。”万氏抬头,目光中不知从何而来的嘲讽,那份嘲讽,不只是看向莲青本人,还有……正在座位上坐着的……傅钰。

  “二爷,天色不早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万氏看了那些面色沉重的客人们,小声提醒着傅钰。

  鹊之悄悄的瞥了一眼傅明娴,见其点头示意,突然上前,也不知道怎么的开始对莲青不住的拉扯,“二老爷心善饶了你,可是我不能让你白白的陷害我们家小姐。”

  “枉费我们家小姐一直厚待于你,甚至连你数日前的顶撞都不曾重罚,要是我们小姐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赔得起吗!”

  “鹊之,不得无礼!”傅明娴眉心微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是也想要我惩罚你不是!”

  刺啦……

  鹊之和莲青挣扎期间,莲青左臂上的袖口突然被扯破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甚至很明显的一块暗红色胎记暴露出人前。

  傅钰扑通一下从座位上起身,傅祁右手紧攥红木漆案桌,两人皆是神情震惊的盯着莲青左臂上露出来的胎记,万氏和郑氏有些不明所以。

  “住手。”傅钰的声音有些沙哑,缓缓的走向莲青面前,将她的胳膊抬了起来,“这是你的胎记?”

  莲青有些不明所以,更是被傅钰的反应给吓到了,连说话都磕磕巴巴,“二……二老爷,是。”

  傅钰心中咯噔一声。

  竟然是……

  真的是!

  傅钰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看着大堂中的客人沉声说道,“今日事情有变,我傅国公府有要事要处理,真是劳烦各位要白跑一趟了!”

  “还有各位叔公,真是对不起了!”

  嘶。

  大堂之中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莫非莲青手臂上的胎记有什么玄机?可是在座的都是聪明人,谁也不会开口询问,至于离开,即便傅钰不说,他们也早就如芒在背,坐立不安了,现在更是纷纷告退,恨不得从未出现在傅国公府,正值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傅国公府的那些叔公们早就心存不满,他们可不像其他官员那般隐忍着不说,直接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瞪着傅钰一眼,转身离开。

  “二爷,您这是要做什么!”万氏不解的看着傅钰,想要上前将那些叔公们拦下。

  他们做了这么多,就是要将傅明娴二房义女的身份公之于众,将来好能为自己办事,可是事到如今,马上就要功德圆满了,结果那些证人却被傅钰给赶走了!

  “你告诉我,你的母亲叫什么。”傅钰紧紧的攥着莲青的胳膊,并不理睬万氏,厉声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