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诱导

何宦无妻 +A -A

  “莲青。”傅明娴陡然上前,漆黑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莲青的双眸,“你当真不说?你想要在官府大牢中度过后半生!”

  “你闭口不谈要替别人保护秘密,可是那人会领你的情分吗?孰轻孰重,难不成还要我给你再仔细分析一遍不成!”

  傅明婵心中的慌乱更甚,目光中闪烁寒光,“莲青,你可要想好后果,胡乱说话,恐怕你连在大牢中待着的命都没有了!”

  “我……”莲青心底一颤,傅明婵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可是她……她之前又得罪过傅明娴,“我……”

  “来人!”

  “我说,二老爷,我什么都说。”莲青心中一横,似乎是已经下定了主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和傅明娴之间的过节最多让她受些皮肉苦,可是要是真的落入了傅明婵的手中,那可能连命都赔进去了!

  她才不想死!

  “二老爷,奴婢有事情要和您禀告。”莲青回头看向傅明婵那铁青的脸色,还有四周蠢蠢欲动的奴仆,挣扎着到了傅钰的面前,“奴婢知道有人想要陷害小姐,求二老爷给奴婢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傅明婵盛怒的威胁,“莲青!”

  “五小姐,清者自清,若是您真的和这件事情没关系,那请您还是不要插手,免得惹来闲话就不好了,若是您真的有关系,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恐怕……二伯父也不会轻易罢休的!”傅明娴却是找准了时机挡在傅明婵的面前,不紧不慢的说着,傅明婵不过是养在郑氏名下的庶女罢了,轮心性沉着,没学到傅明珊和傅明湘姐妹半分,但是张狂跋扈和心思狭窄倒是学了不少。

  傅明娴心中很清楚傅明婵有很大的可能是受到了傅明珊“不经意”的鼓动,被人当做刀子使了。

  孟嘉弘和傅明乔的事情不可能就此不了了之,等着这客人走了之后恐怕就是连傅钰和万氏这里也交代不清楚,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才是,傅明婵若是聪明,顺藤摸瓜扯出傅明珊也就罢了,若是蠢笨……也该怪她不该不知好歹的想要算计傅明娴。

  作茧自缚的事情怪不得任何人。

  “你……”傅明婵被堵的哑口无言!

  万氏皱眉上前,“阿衡,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莲青,还不快点把你知道的事情都据实相告,否则你是真的想死在衙门官府中吗!”

  莲青浑身颤抖,“是……是五小姐,她给了奴婢银子,叫奴婢下药在小姐的饭菜里!”

  “她说想要给小姐个教训,因为前些日子秦公子同小姐说了几句话……”莲青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就只变成了啜泣,“奴婢只是给小姐下了药,之后的事情……奴婢就不清楚了。”

  之后的事情,莲青不清楚不重要,这大堂中的其他人清楚就可以了,尤其是……傅祁和郑氏清楚,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

  “不……你胡说!”傅明婵瞪大眼睛,“你这个贱人,为了自己活命竟然遇到谁就咬谁!”

  “父亲母亲,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傅明婵分寸大乱的到了郑氏的面前,“都是她瞎说的,我根本就不认识傅明娴!”

  “证据。”傅明娴轻声在莲青的耳边提醒,顺势将一个玉瓶塞到了莲青的手中。

  莲青恍然大悟的看着傅明娴,随即连带着语气也变得笃定起来,“二老爷,二夫人,证据就在这里,这就是五小姐给奴婢装药用的玉瓶!”

  傅明娴似乎无意的说道,“看这玉瓶上的花样很别致……不像是莲青这种身份能用得起的,二伯母,您看看……”

  万氏冷声一声,甚至都未曾仔细观察,“的确不凡,这是宫里头的湘妃娘娘所赏赐的官窑炼制的唐三彩。”

  “可不是精贵,湘妃娘娘的赏赐,一向好的,可都是在大房中,对吧大嫂?”万氏冷笑的看着郑氏,今日可真是痛快,一下子大房连栽了个傅明珊,傅明婵。

  “我……”傅明婵当时便傻眼了,她是恨傅明娴的存在让秦洛反常,想要报复一下她,这玉瓶,是她随便拿的,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和来历,她是真的不知道啊,傅明婵的辩驳越来越无力。

  郑氏被气的浑身发抖,“竟然……竟然是你害了你嫡姐!”

  “母亲……我……女儿只是想……只是想要教训一下傅明娴的,女儿实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傅明婵泪眼婆娑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给着郑氏磕头,“母亲,女儿真的不是故意的!”

  “二伯母,怎么看着这五小姐的心智好像不是很高,背后算计明娴的事情,真的是她做出来的吗?倒是大小姐刚回府的那会儿说的话,阿衡到现在还铭记于心呢!”傅明娴附耳在万氏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万氏心中一动,对了,她怎么就没想到,傅明婵没有什么心机,她恨一个人,最多上前明面上就打骂一番了,什么时候还学会了在背后使这些小手段,一定是有人指使,或者教她的!

  大房中不想看到傅明娴,又有这么多弯弯心思的,除了郑辛眉就是傅明珊了!

  “婵姐儿怎么突然变得心思沉稳了起来,若非我们娴姐儿福气好,遇到了贵人,恐怕早就遭到毒手了,可是五小姐是什么为人,府中的人都很清楚,是不是有些奇怪了?”万氏挑眉看着眼泪不止的傅明婵,“看咱们婵姐儿哭的这般上心,多半是被人当做刀子使了,来婵姐儿别怕!”

  “你再好好的想想,是不是有人和你说过什么,你才会想要陷害明娴妹妹的,你若想的仔细了,自己也就不会被惩罚了不是!”

  傅明婵突然止住了哭声,“我……”

  好像万氏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她的性格直来直往,若是不喜欢一个人,肯定是当面就把事情解决了,至于这背后想法子算计,还是……还是傅明珊回来的时候,她们说了一会儿话,她才想要去害傅明娴的!

  难道……

  不可能,大姐一直对她很好。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