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戏还未唱完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始终低着头,如何不知道傅钰心中的怒火,只是,戏还未唱完,是停不下来的。

  万氏很快的便将临雨轩伺候傅明娴的下人们都请了过来。

  莲青见到傅明娴安好无恙的跪在傅钰的面前,险些惊叫出声,还是匆忙的捂着嘴巴才将心中的震惊稍稍掩盖,但是心中的慌乱却是实打实的存在。

  也不知道傅明婵是如何办事的,竟然会叫傅明娴跑出来,傅明娴会不会猜出来是她在饭菜中的动的手脚,还有究竟会如何对付她?

  莲青偷偷摸摸的瞥了傅明娴一眼,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鬓上还带着从傅明娴头上卸下来的发簪呢!

  糟了。

  原本莲青是想着左右傅明婵不会轻易放了傅明娴,就算真的被人认出来她的发簪是傅明娴所有,她也大可以说是傅明娴赏赐给她的,可是现在好好的大活人就在面前,莲青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正打算趁着人不注意好悄悄的藏起来。

  文竹瞧出来了莲青的异样,私下里拽着她的袖口低声问道,“莲青,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看二老爷的脸色不是太好。”莲青有些心神不宁,慌忙的放下手,没能将簪子取下来。

  临雨轩上下丫鬟婆子到小厮护院共有七个,皆是不明所以的跪在了傅钰的面前,唯有莲青的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好意的预感,傅明娴来者不善。

  “说吧!是谁做的好事!”傅钰怒吼着看着跪在地上的下人们,中气十足的声音直接将这些人吓得浑身一哆嗦,“到底是谁偷拿了小姐的东西!”

  “今日你们若是不说实话那便送到官府用刑,直到你们肯说为止,若是谁知情不报一律同罪!”

  傅钰话落,莲青当即双腿瘫软,傅明娴丢了东西,果真……是冲着她来的,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莲青很想哭,她头上正带着赃物,大堂中这么多人,傅钰又正在气头上,她跑也跑不掉,辩解也辩解不了,当真是就这么死了吗?正在她内心惶恐不安的时候,傅明娴却已经起身,直接朝着她跪着的方向走了过去。

  每一下脚步落地的声音都让莲青备受煎熬。

  傅明娴唇角勾起几抹笑意,缓缓说道,“莲青,你说是吗?”

  万氏瞪大眼睛,傅钰有些诧异,莫非拿了傅明娴东西的人,就是莲青不成!

  “莲青,到底是怎么回事?”傅钰沉声问道。

  傅明娴却是已经伸手从莲青的鬓上将晨起莲青贪心的发簪取下,泰然自如的说道,“二伯父明察,这发簪尚且还在她的鬓上,您只需要检查一下是不是您送出的东西就可以了。”

  “把东西拿回来!”万氏皱眉盯着莲青,眼神有些怪异。

  “不……”莲青却突然尖叫着摇头,“二老爷,二夫人,求求你们饶过奴婢吧!”

  “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一时被猪油蒙心,才会将主意打在小姐的身上!”莲青的情绪十分激动,“求二老爷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吧,不要将奴婢送去官办!”

  莲青突如其来的哭声让傅钰一愣,继而脸色发青,竟然……他的垂柳院竟然真的出来家贼了!丢脸都丢到整个应天了,“真的是你……,好啊,你倒是承认的挺快!”

  “丢人的东西!”傅钰厉声呵斥,推开跪着的其他人,上前一脚将莲青踹到在地上,“来人,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这贼人抓起来重重打二十鞭子,再送去官府。”

  “我……我傅国公府没有这等丢人现眼的丫鬟!”

  “不……不要啊,二老爷饶命啊!”莲青害怕急了,她的确贪心,可是到底眼皮子浅,没有多大的胆识,光是二十鞭子就已经够人受的了,还要被送去官府……

  她不要。

  “老爷,不要抓我啊!”莲青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大力的挣脱听命上前押着她的丫鬟,顺势朝着傅明娴扑了过去,“小姐,您救救奴婢吧,从前都是奴婢有眼不识泰山,奴婢不该和您顶撞的!”

  “求求您了!”

  傅明娴眉头紧锁,好在鹊之眼疾手快的将疯癫的莲青给挡开了。

  莲青已经完全乱了阵脚,“二夫人,看在奴婢父亲一直对万家忠心耿耿的份上你帮忙求求情好吗!”

  “还有……五小姐!”匆忙之间,莲青看到了傅明婵,暗淡的目光中渐渐闪烁着光亮,那种表情,就好像是突然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五小姐,你不能丢下奴婢不管,奴婢这都是为了您啊……”

  “奴婢才……”

  莲青死死的攥紧着傅明婵的衣袖,拉着她四处躲避着丫鬟们的追捕,因为碍着傅明婵的安危,一时之间到真的没人能拿莲青怎么办。

  “莲青,你疯了!”傅明婵被莲青拉扯的东倒西歪,更是脸色青紫,当初傅明珊就已经提醒过她莲青不可靠,她还没来得及收拾她,这就要把事情给抖出来了,“你是什么东西,要死竟然还要拉着本小姐做垫背的!”

  “父亲母亲……快点来人将这个不知好歹的死丫头送官府去!”

  傅明婵挣脱开莲青的手,扬手便是一个巴掌打过去,“她疯了,疯子的话不可信,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要本小姐亲自动手吗!”

  “五小姐……”莲青被打的有些懵,傅明婵眼中的厌恶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她明明才替了傅明婵做事,否则也不会有机会去拿傅明娴的发簪,结果到现在……傅明婵竟然说她是疯子!

  现在,就是再傻的人也能看出来傅明婵这是想要永远堵死自己口中的秘密了。

  傅明娴目光闪烁,等的就是莲青的这句“口不择言”。

  “莲青,我若是给你个机会呢?”傅明娴眉心微蹙,“可以不送你去官府,但是你要先说说……你究竟瞒着我做了什么事情!”

  “我……”莲青欲言又止。

  傅明婵五指并拢,忍住心中的惊慌,“还不快点动手,留着她让客人们看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