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怀疑

何宦无妻 +A -A

  傅明乔抬头,眼光中尽是高傲,却扑通一声跪在了傅明娴的面前,“我这一生只跪过我的父母祖宗,如今我跪你,傅明娴,多谢你替我指的一条明路,若是我能在抚远侯府中站稳脚跟,必定会倾尽全力帮你。”

  傅明娴的话还未来得及问出口,傅明乔便已经扭头离开。

  “四……”傅明娴突然觉得心思不宁起来,傅明乔的话犹如一块巨石掉入了她心中那片平静的湖面之中。

  傅明乔想要嫁给汪延。

  可是嫁给汪延又能做什么呢?

  汪延的确权势滔天,可是他性格冷漠,怎么会轻易被女人影响,又是……太监,傅明娴不是看不起他,只是突然开始起了疑心,是不是当年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情的!

  疑问的缺口一旦产生,便会随着时间的推迟变得越来越深。

  前世汪延不曾限制过傅明娴的自由,是傅明娴接连遭受打击不想活。

  外祖赵氏一门满门抄斩,霍彦青厌恶她,世上再没有什么事是值得她留恋的地方。

  哀莫大于心死,傅明娴一心想死,所以才会无心其他事情,那两年不过是吊着一口气过日子罢了。

  可是现在……傅明娴眉头紧锁,信步朝着大堂中走去,现在还有事情等着她去做,离开傅国公府之后,若是有机会,她一定要问清楚,她心灰意冷的那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堂客厅中,傅钰和傅祁已经唇枪舌战过后。

  傅钰正好看见了门口的傅明娴,不由得喜笑颜开,今日可真是好日子,“阿衡,快过来!”

  “本想请大家来看傅钰收认义女的,结果却出了这等事情,是我傅国公府失礼了,白白的叫大家苦等了这么久,还请大家见谅。”傅钰得意的瞥了一眼傅祁,转身向着大堂中剩下寥寥无几的宾客开口说道,“不过虽有些小波折,但庆幸结果还是好的,收认礼继续,还请大家做个见证,从今以后,阿衡就是我傅钰的义女了,虽是义女,但胜似亲生女儿,这府中若是有人胆敢对我女儿不敬,那就不要怪我傅钰的丑话说在前头了!”

  万氏笑着看着傅明娴,“阿衡,你还愣着做什么,莫非是高兴糊涂了,还不快给你义父奉茶叩头,这礼就算是成了!”

  傅明娴站在原地,为难的看着傅钰和万氏。

  “怎么了?”万氏疑惑的看着傅明娴,“阿衡,你莫非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不成,你尽管说,义父义母是绝对不会叫你受欺负的!”

  “二伯父和二伯母对阿衡实在是太好了!”傅明娴咬着唇,“真不知道阿衡是何世修来的福气。”

  “哈哈哈……”傅钰笑着向身边的宾客解释,“看看我这义女,这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阿衡,你该叫我一声义父了。二伯父可就用不得了!”

  傅明娴点点头,“阿衡不敢。”

  “到底怎么了?”傅钰脸色微僵,事到如此,傅明娴要是现在开口拒绝……

  傅祁忍不住嘲讽,“恐怕人家姑娘并不想认你做义父吧,竟不知道,堂堂傅国公府的傅二爷竟然上赶着逼人做义女,难不成是嫌膝下的女儿不够,拉拢的权势也不够吗?”

  “哈哈哈……”

  傅钰眯着眼睛目光锐利的盯着傅明娴,声音中已经带着威胁,“阿衡,你当真是不愿意?”

  “怎么会?”傅明娴坚决的摇头,“阿衡之所以犹豫,是在心中有件事情想着,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才好!”

  “傻孩子,你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你义父说的,尽管开口吧,你义父能做的事情,都会帮忙你做的!”万氏拍了拍傅明娴的肩膀,她以为傅明娴是在担心傅明元将来的科举和傅家桓的官职调动,现在,也无非是想要傅钰给一个保证而已。

  即便傅明娴没有要求,傅钰也会这么做的,毕竟将来还要靠傅明娴去拉拢汪延呢。

  “这是当然。”傅钰点点头。

  傅明娴斟酌一番,随即开开说道,“本来只是小事,阿衡也不愿意当着这么多年的面斤斤计较,可是二伯父和二伯母待阿衡实在是太好,阿衡自己受些委屈没有什么,只怕会连累二老脸上无光,那就是阿衡的罪过了。”

  傅钰和万氏相互对视,皆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疑惑,对傅明娴所说的话摸不着头脑。

  “无碍,你慢慢说。”傅钰皱眉开口。

  傅明娴这次却也没有客气,“从被接来傅国公府开始,二伯父便特意腾出院子给阿衡所住,又好心派了数位下人来伺候着,可是……”

  “可是……有人觉得阿衡不过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丫头,见不得台面,便……”傅明娴突然跪在了傅国公府的众位叔公面前,“平时对阿衡冷嘲热讽也就算了,可是那些手势都是二伯父送给阿衡的,阿衡舍不得带想要好好收着,等着……等着要找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

  “东西都是二伯父的一番心意,阿衡……阿衡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阿衡恐怕实在是无福消受了!”

  “什么!”傅钰诧异的看着万氏,“竟然有这种事情!”

  傅明娴竟然丢东西了,丢的还是他和万氏送给她的首饰,难怪从入府后,都不曾见过傅明娴佩戴,竟然是叫哪个手脚不干净的下人给拿了去!

  该死,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他垂柳院竟然是遭了贼!

  “你可知道是谁!”傅钰抬眼看着一旁脸色微变的大人,愤怒的问道,“去……把临雨轩伺候的下人都给我找过来!”

  “我傅国公府一向公正严明,若是有谁胆敢在我院子里做肮脏的事情,我一定不会轻易饶恕她!!”

  傅钰义正言辞,处罚几个下人事小。

  最重要的事情是,他丢不起这个人,先前傅明乔和孟嘉弘的事情,虽然他占了优势,可是难保不会让人背后嚼舌根,若是再传出傅国公府管教下人不利,那日后的名声可就真的一臭再臭了!

  他府中还有儿女未成亲呢!傅钰有些不满的看着傅明娴,觉得她很不懂事,这般丢人现眼的事情不在背后说,偏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多生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