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心意已决

何宦无妻 +A -A

  傅明珊高高的仰起头,眼中已经有了泪水流出,“孟嘉弘,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当真要娶这个贱人!”

  孟嘉弘心口一痛,到底是他爱了十年的妻子,看着傅明珊难过他的心中更加难受,他虽然气她的无礼,可是再大的恨全因为是爱而起,他对傅明珊不只有爱,还有十年亲人般的相融以沫。

  “明珊,我……”

  傅明娴和鹊之“正好”迷路绕到了客房的小院外,不解的看着院子里的人,“二伯父……您们这是做什么呢?”

  “还有世子夫人,这般是怎么了?”

  傅钰眯着眼睛打量着傅明娴风平浪静的脸上,事已至此,究竟傅明乔和孟嘉弘到底是何人所为,傅明娴是不是真的迷路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戏要配合着唱下去,否则那便白费了之前的功夫了。

  “阿衡,你去了哪了,可叫义父好找。”

  “阿衡原本在这后院迷路不知该如何是好,隐约听到这里有声音,便顺势找了过来,好在现在见到了二伯父和二伯母,也就不需要再害怕了。”傅明娴低垂着眸子,满脸惶恐的说道,“是阿衡没用,二伯父,有没有耽搁您的事情?”

  她的名字没有计入傅国公府的宗谱上,那一切都是做不得数的,傅明娴坚持称呼傅钰为二伯父,“都是阿衡的错,还请二伯父责罚。”

  傅钰摆摆手,“无碍,这不怪你,都是院子里的下人疏忽,忘记你是不熟悉傅国公府的路的!”

  傅明珊一双眼睛恨不得喷出火光,“傅明娴,都怪你,今日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明明在这里的人该是的才对,为何会变成嘉弘和傅明乔这个贱人。”

  “哦?”傅明娴挑眉看着傅明珊怒火中烧的样子,“不知道世子夫人是在说什么?什么叫做明明是我?”

  “是我什么?我又该做什么?”

  “你……”郑氏慌忙上前堵住了傅明珊的嘴,可不能再说了……再说了就不光是傅明乔的事情了,“够了明珊,不要再说了。”

  傅明珊哭的伤心,“母亲,连您也说我,明明就是……”

  “三日后我会亲自带人前来求娶傅明乔为平妻,我意已绝!”孟嘉弘刚软的心又突然硬了起来,话落便甩袖离开。

  傅明珊浑身瘫软的在地上,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流出。

  “明乔啊,看你这一身弄的,无论你是傅国公府的二房嫡女还是未来的抚远侯世子平妻,都该是好好的打扮才是。”

  万氏示意傅钰将傅明乔带走,回身还不忘记朝着傅明娴吩咐到,“阿衡,耽搁了这么久,快些回去吧,不能误了吉时和你义父的一片好心。”

  傅明娴不着痕迹的将眼角的笑意收起,微微颔首,“阿衡知道了,二伯父和二伯母先行,阿衡随后就到!”

  原本热闹的客房小院顿时只剩下了傅明珊母女和傅明娴主仆,甚至连微风都让人觉得凄凉刺骨。

  “傅明娴。”傅明珊红着眼睛的抬头,“现在你满意了。”

  傅明娴郑重的摇头,“阿衡不满意,更不懂世子夫人为何会这般说。”

  “虽然知道您难过,但这话却也不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否则您恐怕不只是夫君要另娶,还要加上一条谋害她人清白的罪名了。”傅明娴欲言又止,“地上凉,您还是早些起身吧,否则……伤了身体,可是对子嗣无益。”

  “你……”傅明珊大笑着看着傅明娴,“果然是你,你竟然连我未曾诞下过男丁都清楚,是我傅明珊小看了你。”

  “今日颜面尽失的该是你才对,你到底使了什么下作的手段。”傅明珊咬牙。

  郑氏怒目呵斥着傅明娴,“放肆,你是什么身份,竟然连你也敢羞辱明珊!”

  “不敢,如果连关心都叫羞辱的话,那阿衡实在不敢恭维世子夫人的度量,也难怪世子会喜欢温柔淡雅的四姐姐。”

  傅明娴莞尔,“世子夫人说的什么,阿衡是真的不清楚,之所以这般提醒也是实话实说,至于世子夫人如何去想,那就不是阿衡能管得了的事情的。”

  “不过,既然世子夫人说到这,阿衡也有一句话想要送给世子夫人。”傅明娴突然俯身到了傅明珊的面前,“天道好轮回。”

  “若非孟世子和四姐姐本就有心,阿衡哪怕有再大的本事也无计可施,说到底,今日的结局还是世子夫人您一手策划的。”傅明娴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毕竟,围观的众位夫人可都是您带来的,这客房的房门也是您打开的,要真的论究竟是谁的责任,您也是第一个!您说是吗?”

  “跑不掉的。”傅明娴毕恭毕敬的朝着傅明珊行礼,“阿衡从未想过要去主动害谁,但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还要忍气吞声的人,爱恨分明是母亲从小便教导的话,我一直都记着呢!”

  “二伯父还在等着我,就不打扰世子夫人伤心了。”

  鹊之看着傅明珊狼狈的样子只觉得心中痛快不已,叫你再趾高气昂的来陷害我们小姐,现在自作自受了!

  “啊啊啊……”

  傅明珊双拳紧握的砸向了身边的雪堆,“孟嘉弘,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珊姐儿,你这是在糟践你自己啊!快住手!”郑氏惊慌的将傅明珊的双手从雪堆里抓了出来,心疼的看着伤心欲绝的傅明珊,“珊姐儿,你也是气糊涂了,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平常事,孟嘉弘娶谁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他的心是不是在你的身上。”

  “你方才不该这么冲动的,这是会寒了孟嘉弘的心的。”

  “我不该这么冲动?可是母亲,女儿心里疼。”傅明珊声音哽咽,“孟嘉弘若是对傅明乔无意也不会处处维护她,从前女儿在抚远侯府也不是没打发过他身边的女人,可是他都不曾开口说我女儿半句。”

  傅明珊这次是栽了,栽的好惨……

  “母亲知道,可是……“郑氏握紧傅明珊的双手,眼中闪烁着阴狠的目光,“事已至此,你若是能让世子回头最好,若是不能,那就让傅明乔有命成为平妻,没命享这个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