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够了

何宦无妻 +A -A

  “傅明珊,你未免也太狂妄了,虽然你是抚远侯世子夫人,可是你到底还是傅国公府的大小姐,你还要叫我一声二叔父,明乔是你嫡亲的堂姐妹,你的眼里还有没有尊卑!”傅钰佯装成怒意的样子挡在了傅明乔的面前,对傅明珊更是义正言辞,“堂堂世子夫人却毫无半点容人之量,你这样和市井泼妇有何区别!”

  “大嫂,枉母亲将府中后宅的事情交给你打理,你就是这样教女儿的吗?”

  “她二叔父,你这话也不要说的太过分了!”不要说是傅明珊了,便是连郑氏都跟着被气的浑身发抖,说话也不利索起来,“这本就是明珊的家事,明珊是抚远侯府正室嫡出的世子夫人,她有权利对夫君纳妾说不!”

  郑氏还要比傅明珊有些理智,眼下这个场景,恐怕孟嘉弘不娶傅明乔是不行了,娶就娶吧,纳妾也总要比平妻进门要好的多了,郑氏拼命的给傅明珊使眼色,像从前孟嘉弘的身边不是没有过妾室和通房,只要将傅明乔一样给打发了就好了。

  可是现在的傅明珊,哪里还能看得到郑氏的眼色,从前她有多因为孟嘉弘的真情骄傲,现在就对傅明乔有多痛恨,她恨不得立刻上前去撕破傅明乔那伪善的嘴脸,从前因为她不争不抢傅明珊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中。

  谁想到会咬人的狗不叫,傅明乔这下真是让傅明珊从云端跌入尘埃里面了。

  傅钰好不容逮到这个反败为胜的机会,更不会轻易放过。

  “贤侄,不是我这个做二叔父的苛待你,若是你真的对乔姐儿有心思,也该是三媒六聘光明正大的求娶,不该这般让乔姐儿名声受损。”傅钰甩袖冷哼的将目光转向孟嘉弘,“哪怕你们都互相中意对方,可是对我乔姐儿的名声也是个极大的污点啊,将来乔姐儿可怎么面对其他人!”

  “二叔父……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孟嘉弘一时语塞,名声对女子来说是大事,甚至和性命放在了同等地位,他不是不清楚傅明乔在傅国公府的处境和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原本就不好嫁,如此一来,真的是将人家姑娘比往绝路了。

  “四小姐……”孟嘉弘想让傅明乔开口解释。

  可是傅明乔一直站在傅钰的身后,眼眶湿润的捂着被傅明珊打过的左脸。

  傅钰更没给孟嘉弘辩白的机会,慈爱的目光看着傅明乔,声音突然有些哽咽,“乔姐儿,难怪你母亲给你张罗了那么多亲事你一直都不同意,原来……”

  傅钰在这瞬间宛若慈祥年迈的父亲为子女劳心劳力,“原来你的心中是有着孟世子的!你这孩子心善,你为何不早点和为父说一声,因为你不想让你大姐伤心却也不能搭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啊!”

  “你……你胡说什么!”傅明珊几乎已经是在崩溃的边缘了,三媒六聘?

  还要娶傅明乔这个贱人?说什么是为了不让自己伤心,所以傅明乔才没开口,全都是借口,要不是傅明乔不知廉耻的勾引自己的姐夫,又如何会闹到现在的下场。

  她不准!

  只要她还是抚远侯世子夫人,就一定不准孟嘉弘将傅明乔娶过门。

  “二叔父你不要为老不尊,我抚远侯府的亲事还有不得你做主!”傅明珊突然向着傅明乔冲了过去,直接将傅明乔推进了甬道旁的雪堆中,碎雪立即掩埋上了她的脸庞。

  冷,痛彻心扉的冷,亲生父亲的冷血,还有孟嘉弘的对傅明珊的爱护,可是现在的傅明乔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哪怕再冷她也要咬牙强撑下去。

  傅明乔痛苦的求救,“父亲……世子……咳咳……救命啊。”

  “你……傅明珊!你太过分了!”孟嘉弘眉心紧蹙,厉声呵斥,“你为何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四小姐,四小姐,你没事吧!”

  “不准去扶……”傅明珊哭闹不止,“我恨不得杀了她,平时一副清高的样子,背地里还不是做见不得人勾当的下贱胚子,孟嘉弘,你为什么要对她这般维护。”

  “失望,要失望也是该我对你才是。”傅明珊再度上前对傅明乔拳打脚踢,傅明乔躲闪不及露出来的皮肤瞬间青紫,“只要我还在一日,就绝对不会让这个贱女人进门!”

  傅明乔哭的梨花带雨,发髻上早就在傅明珊的撕扯时散落,狼狈不堪,却一直拼命的摇着头,“世子,明乔不是有意要破坏你和大堂姐的幸福的。”

  “大姐若是觉得打骂可以出气那便一次打个够吧,我不躲就是,只是希望大姐不要打在脸上,否则明乔没法向其他人交代。”

  “这不是你的错……”孟嘉弘满脸愧疚,“是我没……”

  “你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给谁看!”现在傅明乔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宛若一道厉刺扎在傅明珊的心上,“傅明乔,你当真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够了!”

  啪!

  孟嘉弘下意识的扬手一个巴掌扇到了傅明珊的脸上,“傅明珊,你不要太过分。”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娶她,那我现在就娶,以平妻之礼娶进门!”孟嘉弘拳头攥紧,看着傅明乔委屈的样子脱口而出的气话,“你满意了。”

  从前只知道傅明珊刁蛮却也不失端庄贤淑,可是如今为何会变得这般不堪。

  他甚至有些怀疑,这多年的举案齐眉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为何和当日他在船舫上见到的傅家千金有着决然不同的性格脾性,若非傅明珊算计傅明娴在先,之后又对傅钰穷追不舍,他和傅明乔又怎么会到了现在的地步。

  哪怕性格再好的人也会被无理取闹所磨掉,孟嘉弘是性格温和,耿直不阿,可是越是这样的人心中就越有自己的坚持,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尤其是在知道傅明珊有错还能这般强横之后,孟嘉弘心中的愧疚就更深了。

  “你……你竟然打我,你为了这个贱人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