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这锅她不背

何宦无妻 +A -A

  “念夏,左右你也闲着无事,就陪安絮一起去临雨轩看看吧!”傅明珊唇角微扬,低垂的眸子掩盖了嘲讽的神情。

  她父亲傅祁才是真正的傅国公,傅钰想要和自己父亲相争,那也要有本事才行,找个假冒傅明娴的来算什么意思,她活着的时候都没能翻出什么波浪,死了就凭着一张脸长得像,就想要来傅国公府翻江倒海?

  “我二房的事情就不劳烦世子夫人了,安絮你带着人去把小姐请来!”万氏着重说了请,目光转向傅明珊的身上低声说道,“今日来府上的宾客众多,关乎的不只是我家老爷的面子,出了事情整个傅国公府都脱不了干系,傅明珊,你闹得太过分了恐怕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吧!”

  万氏脸色青紫,一字一句的咬牙说道,“还是说,今日的事情,全赖大侄女在背后一手操控?”

  “若是真的这样,还请大侄女不要为难,二叔父和二婶娘感激不尽。”

  “您这帽子真是给明珊扣大了,侄女可不敢接。”

  傅明珊也低头,凑到万氏的耳边,那模样很像是婶娘和侄女关系好在说着私密的话,“二婶娘,既然你也知道我们一笔写不出两个傅字,那二叔父为何还处处想着要和父亲一争长短,内斗才是真的会让傅国公府伤了元气,何况……”

  “您还找了那么一个像老三的人要收为义女,您明知道大房的忌讳,您这不是直接往脸上打吗?”傅明珊目光闪烁,“捉贼拿脏,二婶娘要是没有证据的话,最好先不要急着推脱责任,还是先想想今天这场,究竟该怎么圆才是?!”

  傅明珊挑眉退回到原位,“念夏,还愣着做什么。”

  “去陪着安絮一起。”

  “不必了!”傅钰目光冰冷的看着傅祁,冷声说道,“义小姐不见了,为父担心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动了手脚,加派人去找,务必要让小姐安全!”

  “对不起诸位,事发突然,要让诸位看笑话了!”傅钰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意,“还请诸位暂时先等一会儿。”

  “夫人,去给各位大人再添一遍茶。”

  万氏点点头,随即笑着拉着几位相熟的夫人闲话,眉眼间却全都是心神不宁。

  大堂中响起了一阵唏嘘声,方才傅明珊的话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如今傅钰脸色青紫的甩袖,更是让人非议,傅钰将收义女的事情看的这般重要,眼见着就要行收认礼了,到了紧要关头却找不到人,真相究竟如何……还真的是值得人探究啊!

  傅祁正气定神闲的坐在侧位上喝着茶,郑氏一脸笑意的在旁边相陪着,四房五房的老爷夫人也都很识趣儿没有参合到争端之中。

  傅祁笑眯眯的说道,“各位叔公,先不急,喝杯茶。”

  “找吧!”傅明珊眼神示意念夏悄然跟在安絮的身边,现在万事俱备,到时候只需要有人不经意的在客房中发现异常就可以了。

  莫说是傅明娴再没了翻身余地,就是傅钰恐怕日后也要彻底的绝了攀附汪延的念头,可不是要心情好呢。

  正巧长远从后院回来,“夫人,世子说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会儿亲自来和您解释。”

  傅明珊的心思没在孟嘉弘的身上,也就没有看到长远的欲言又止,敷衍着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无事无事,傅二爷不要着急,可能是孩子还小一时贪玩也说不准。”几位大人打着圆场,原本时辰差不多了,众人都是起身站着准备围观收养礼的,现下又重新坐回到原位,强扯出一些话题有的没的的说着,显然兴致不大。

  傅钰隐忍着没有发作,私下寻了个借口便同万氏出了大堂商量,“人到底哪去了!”

  “先不说临雨轩外面那么多看着的小厮,就是傅明娴身边也安排了那么多丫鬟,为何没有一个知道傅明娴下落的!”

  万氏有些委屈,“老爷,今日宾客众多,是您吩咐将临雨轩外面的小厮都撤走的,还有……还有那丫头身边的侍女,元也是有着文竹和莲青的,可就是文竹来我房间中取东西的功夫,莲青那丫头也不知道死哪去了,就只剩下了个鹊之在傅明娴身边。”

  “谁知道她们是不是串通一气故意的!”

  傅钰眉心已经拧做一团,思忖着一番说道,“不见得,那丫头在傅国公府举目无亲,想要做些什么事情来不大容易的,倒是大房……”

  “看傅明珊的模样,我真担心是他们对傅明娴动手!”

  “该死!”傅钰捶胸顿足,“防备了这么久,怎么事到临头反而却疏忽了!若是傅明娴完好无损的找到还好,怕就怕会弄出什么动静来!到时候瞒都瞒不住!”

  “二老爷,二夫人,找到……找到傅小姐的在哪了!”

  万氏院子里一个扫地婆子气喘吁吁的过来,“好像有人看到了傅小姐,说她是朝着客房那边走了!”

  “客房?”傅钰和万氏相互对视,“这就去,我也跟着去!”

  “二老爷,二老爷,不好了,汪……”福伯眼神憋着四处,悄声在傅钰身边汇报到,“汪督主走了!”

  什么?

  傅钰费尽心机,甚至和傅周氏闹翻也要促进这门亲事,到头来傅明娴找不到人影,汪延还未见到面人就已经走了!傅钰的脸已经黑的和锅底一般。

  傅明珊兴致盎然的从大堂中出来,“二叔父,怎么样了,还是没消息吗?”

  傅钰冷哼一声,并不想搭理傅明珊。

  傅明珊丝毫不在意,拉着几位交好的夫人和郑氏便之跟在了傅钰的身后,“正巧也在大堂中坐的久了,咱们先四处看看吧。”

  “郑伯侯夫人,章夫人,姜夫人,还从未和你们说过呢,我们傅国公府冬日的红梅是这些世家府苑中开的最好的呢,今日就带你们去看看。”傅明珊眼中看着笑意,带着几位交好的夫人跟在了傅钰和万氏的身后。

  到时候只等着对傅明娴“抓个正着了”,没人证怎么能行。

  傅明珊现在笑的越开心,恐怕到时候会越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