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想听听她说原因

何宦无妻 +A -A

  鹊之虽然懂得不多,但是却也旁观者清。

  依照傅明乔的情况和心性,再也找不到比嫁给抚远侯世子更好的路了,毕竟孟嘉弘要身份地位有身份地位,要样貌长相有样貌长相,总要好比那些寒门子弟又或者给那些儿女成群的老头子做填房要好的多。

  虽然现在会有些流言蜚语,但是所有的事情都会被时间冲刷,毕竟傅明乔的一辈子还很长,究其根本,终究是利大于弊,可不是厚待了。

  傅明乔……

  傅明娴皱眉,前生她和傅明乔并没有多少交集,赵氏死后,傅明乔便收敛了脾性和锋芒,硬生生的将自己从当初的活泼开朗变成现在的沉默寡言,她和傅明乔应该说井水不犯河水才是,傅明乔没道理要害自己。

  她初入傅国公府,傅明乔便来示好,她说她恨傅钰和万氏,傅明娴信了,真正恨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可是傅明乔又为何要对自己动手?

  傅明娴想要听听她亲口说出原因,还有……。

  “你以为傅明珊是好惹的?”傅明娴摇头,“若是塞给孟嘉弘别的女子,恐怕用不了多久,傅明珊想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后就会给她打发了,要送,就必须要送给傅明珊个能分庭抗礼的对手,这样才会真正的从根本上制止住她。”傅明娴笑道,“我不是圣人,可以包容别人对我的伤害,还反而能为对方处处着想。”

  “傅明乔本是要算计我的,如今我还给她,嫁给孟嘉弘的确是个好的选择,但是抚远侯府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想必她在傅明珊的手下也不会那么轻松,以后的路,就要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傅明娴眯了眯眼睛,“鹊之,正好你来傅国公府很久了,还从未真正见识过府上的景色,今日权当我们闲逛,棋局已经摆好,落子无悔,傅明珊跑不掉了。”

  鹊之很雀跃的点着头。

  ……

  傅钰精神烁烁的向着那些恭贺的宾客颔首点头,却是面色凝重的将万氏悄然拉倒一旁,“为何还不见那丫头过来,你有没有派人去请?”

  万氏一边脸上带着笑意的招呼客人,一边同傅钰说着话,“老爷,妾身早就派安絮过去了,估计马上就要回来了,您着什么急啊。”

  傅钰闷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心里莫名的不安。

  万氏的话音刚落下,安絮便神色匆匆的从临雨轩回来了,压低着声音的说道,“夫人,糟了。”

  糟了?

  再看安絮的身后并没有傅明娴的影子。

  傅钰和万氏齐齐变了脸色,若非傅家的那些叔公亲属还有这满堂的宾客在场,傅钰真的想咆哮出声,质问安絮到底什么叫糟了?!到底会不会说话。

  “怎么回事?”傅钰咬牙。

  “夫人吩咐奴婢去催一下傅小姐快些过来,可是到了临雨轩后,莫说傅小姐不见踪迹,便是连丫鬟的踪迹都无处可寻……奴婢……”安絮惶恐的看着万氏,“老爷,夫人这可怎么办才好?”

  好好的待在临雨轩怎么会不见了?

  莫非是傅明娴耍诈,在这关键的时候反悔?

  还是又或者谁胆子大到这种程度,竟然赶在宴会上对傅明娴动手!

  “你们这些……咳咳……这些没用的东西!”傅钰身体被气的发抖,他特意宴请宾客,其中就有汪延,目的就是要趁这个机会让傅明娴提前引起汪延的注意,刚刚府中的下人已经汇报了汪延入府,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就听说傅明娴不见了。

  “还不快去给我找!”

  安絮慌忙点头,“奴婢这就去。”

  “等等,悄悄的找,不要惊动府中其他的贵客!”傅钰只觉得眼前一黑,生生的忍着才没有一头栽倒,他今日特意将场面做足做大,现在能不能直接攀上汪延是小,面子是大,要是找不到傅明娴,他拿什么和这一屋子的宾客交代,他将来又如何在朝堂中立足!?

  “还有,不要让大房的人注意到!”傅钰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堪堪回过神儿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傅祁和郑氏的方向,今日的事情若真的是大房在背后搞的鬼,那他傅钰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与此同时,傅明婵从后院悄悄的走到了傅明珊身边,小声的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只见傅明珊唇角微微扬起,目光穿过人群正好瞧见了傅钰和万氏的慌张样子,不由得心中一喜。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退到一旁吧!”傅明珊向着傅明婵开口,转而走到了郑氏和傅祁的身边,眼神示意,并且点点头。

  “二叔父,时辰恐怕是要到了啊,怎么还未见到那未来的义妹?”

  怕什么来什么。

  安絮还未来得及离开,傅明珊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已经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傅明珊身着镶金线绣着大红牡丹的袄裙,鬓上簪着凤穿牡丹的发钗,挑眉张扬的看着脸色青紫的傅钰,“还是您要收的义女也太不懂事了,连这等重要的场合也不知道守时。”

  万氏眼中泛起薄怒,却碍于面子不能撕破脸,“大侄女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义妹年纪尚小,又性格有些腼腆,今日场合重大,她怯场也是正常的。”

  “安絮,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小姐过来,告诉她不要惊慌,义父义母都在这呢!”万氏沉声对着安絮使着眼色。

  但傅明珊既然是有意为难,又怎么如此轻易的让安絮离开,她不着痕迹的朝着一旁挪动几分,便生生的挡住了安絮的去路,“二婶娘,礼还未成,那就暂时还算不得是您和二叔父的义女,这称呼未免有些过早。”

  “而且,怎么看您的脸色不是很好,莫非是除了什么事情?”傅明珊轻笑道,“明珊可是特意从保定抚远侯府赶来的,若是二婶娘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一定不要不好意思,不然可就糟蹋了侄女的这番心思了。”

  “您说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