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落子无悔2

何宦无妻 +A -A

  傅明乔只觉得背后一寒,不可思议的看着孟嘉弘。

  绿灵来找她说绿翘给的药已经成功的让傅明娴服下,可是傅明婵却突然带走了傅明娴,并且气势汹汹,绿翘正想办法拖延,所以才拜托她来像自己报信。

  傅明乔担心傅明婵会做出什么“壮举”,以至于乱了方寸,匆忙的和绿灵一路追到客房,谁知到这里的时候,早已经人去楼空,她刚准备回头离开,却正瞧见孟嘉弘信步走了进来。

  等着再想要出去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

  到底是谁?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原本她以为自己才是黄雀,今日收认义女宴上她将成为真正的赢家,殊不知在别人的眼中,自己早就成为了棋局的一部分。

  傅明乔的心中砰砰的跳个不停,难道是傅明娴?

  可是傅明娴为何会有这般本事要步步算计,甚至连抚远侯世子都尚且在其中……还有傅国公府的地势和仆从安排,未免也太过周密了,她一个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就算很有胆识也不会做到如此的运筹帷幄。

  孟嘉弘眉头紧锁的看着傅明乔,“四小姐你……”

  傅明乔却是已经没了心思,浑身瘫软的坐在罗汉床边,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有人打着“捉奸”的名义“撞破”她和孟嘉弘同在一个屋檐下。

  到时候就算是百口莫辩,她的亲事本就是应天中贵女的笑话,年纪又大上几分,若是再……再被人说成不检点,未出阁多年竟是心中属意自己的姐夫,傅明乔不敢想……

  难不成她真的这辈子都斗不过万氏,这辈子都不能为自己的母亲报仇了吗?

  她死不要紧,可是她不甘心。

  门外,绿灵和鹊之长舒一口气,主仆几人又重新回到竹林小径中。

  “这是奴婢按照您的吩咐给您带来的发簪和衣服,您快些穿上吧。”鹊之看着傅明娴冻得发白的脸色忍不住心疼,慌忙的将汤婆子塞到了傅明娴的手中,又替她披上了白狐狸披肩,这才着手装扮傅明娴被弄乱的发髻,掩藏掉傅明娴之前被莲青夺了首饰,又遭人绑架的痕迹。

  汤婆子的暖意从指间渐渐传到全身,傅明娴身上的哆嗦也缓解了许多。

  “小姐,门把手奴婢已经用软铁丝别上了,里面的打不开,外面人闯入的时候也不易发觉。”绿灵的神情中带着恭敬,她的命是傅国公府三小姐所救,可惜她地位低下,面对这庞然大物的傅国公府并不能做什么,如今傅明娴来找她,问她想不想给三小姐报仇。

  想。

  当然想,可是对方不过是年仅十三岁的小吏之女,又和三小姐非亲非故,她想不懂傅明娴为何要如此,但是她实在想要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最多赔上自己的性命,反正她的命也不值钱。

  从最开始对傅明娴的将信将疑到现在的心悦诚服,绿灵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傅明娴就是三小姐的寄托,看着她就像看着三小姐一般。

  傅明娴沉声说道,“现在,就等着傅明珊作茧自缚了。”

  “可是小姐……”鹊之心中有些顾忌,“万一孟世子和四小姐反口咬上您呢,那您怎么办?”

  “毕竟,孟世子和四小姐都知道这件事情和您脱不了干系。”

  傅明娴笃定的摇着头,“他们不会。”

  “这次之所以会按照我设计的走,是因为我的情况特殊,他们没料到我会对傅国公府的人这般了解,以至于被打的措手不及,可是傅明乔和孟嘉弘都是聪明人,若是拿不出证据,就算他们说是因为我的原因也没有人会相信,反而听着更像狡辩。”傅明娴低着头,看着竹林小径上被扫去的脚印说道,“毕竟我才来傅国公府的时日不多,背后又没有强悍的实力,对府中的情况更不了解,正常人听到都会觉得太过牵强。”

  “无论傅明乔和孟嘉弘到底有没有私情,两人只要在房间中相处甚久便会叫人心生怀疑,这个时候他们只能闭口不言,将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能不能平息,还是要看傅明珊的!”

  “看傅明珊的?”鹊之不解。

  “对,就是看傅明珊的。”傅明娴唇角微扬,“依照傅明珊的性格,不会去想这件事情的漏洞,而是上去便闹起来,孟世子和傅明乔想要息事宁人的想法也不会如愿,一旦她使性子,事情便会向着最恶劣的情况发展。”

  “傅明乔好歹名义上是傅国公府二房的嫡出小姐,孟嘉弘的身份更不必说,是抚远侯世子,傅明珊成亲多年,一直未诞下男丁,抚远侯老夫人早就有再给他娶一门平妻进门延绵子嗣的念头,可惜孟嘉弘不肯,亲事倒是一直没能成,虽然这么做会惹的一些非议,但是对孟世子却是没有大的影响的,换个角度想,抚远侯府会乐见其成。”

  “所以,小姐您这棋局中的关键,还是绕回到了傅大小姐的身上了。”鹊之突然目光一亮。

  “是啊,路是她自己选的,一直都是她自己选的!”傅明娴微笑了笑,作茧自缚,大抵就是来形容傅明珊这样的,“她不闹,便是孟嘉弘和傅明乔最多会被人嚼一段时间舌根,再有傅国公府帮忙掩盖,那些见到的客人总是会给几分面子的,但她若是闹起来,那孟嘉弘就非娶傅明乔不可。”

  鹊之和绿灵的眼中纷纷闪过一抹快意,绿灵是因为前世傅明珊对三小姐的刻薄,鹊之则是因为今生傅明珊对傅明娴的咄咄相逼和陷害。

  傅明娴算着时间差不多了,立即吩咐道,“绿灵你立刻回到厨房,莫叫旁人生疑,鹊之在这陪着我,若是有人问起,我也好说是迷了路。”

  “奴婢这就回去,小姐您小心一些。”绿灵听了连连点头。

  鹊之脑袋一直在思量消化着傅明娴的话,却突然想起一件很关键的事情,“可小姐又为何会这般厚待四小姐,您明知道她向您来示好是假意投诚,却想要在背后害您,她给绿翘的药便是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