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落子无悔1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微微低头,嘴唇被冻得发紫,连带着说话都有些�瑟,“民女名唤傅明娴,是傅二老爷打算收的义女,若非不得已,也不至于会求到世子姑爷这里。”

  “傅明娴……”孟嘉弘眉头紧皱的低声呢喃着,看着傅明娴发白的脸色略微有些诧异,他虽心善,却也是心思通透之人,今日是傅钰收傅明娴为义女的日子,作为主角之一,傅明娴此刻理应在房间中准备着给傅钰行礼问安,可是此时却发髻松散,风尘仆仆的出现在自己的院子外,想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你就是二叔父要收的义女,到底所谓何事,你只管说来,若是能帮,我一定会出手相助。”孟嘉弘示意傅明娴起身。

  傅明娴却没有动弹,“收认的礼还未成,民女自知身份浅薄,不敢使唤府中的管家下人,二老爷和二夫人又在大堂中忙着招呼客人,明娴也不敢贸然先去打扰,府中又无其他人相识,只是事态严重,却也不得不解决的,听说抚远侯世子为人宽厚,所以才来……”

  傅明娴陡然抬头,漆黑的眸子同孟嘉弘直视,“有人想要害明娴的性命,还请世子相救……”

  “竟有这等事情!”孟嘉弘瞳孔渐渐扩大,后宅中的争端他不是没有过耳闻,只是如今这么多双眼睛都在傅明娴的身上,竟然还有人敢光明正大的动手,当真……

  看着傅明娴这熟悉的容貌,孟嘉弘心中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这动手的人会不会是傅明珊?

  前日接到傅国公府的家书开始,傅明珊便匆匆从保定赶回到应天,他也只当做是郑氏和傅祁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和傅明珊商量,比如在皇宫中被禁足的湘妃娘娘有难。

  可是现在仔细想来,傅明娴的心思不是傅明湘,而是眼前这个……和汪延前任妻子十分相像的傅明娴,竟然连名字都一样。

  怪不得明珊会要自己给汪延书信一封,邀他前来府中相聚。

  孟嘉弘并不糊涂,先前只不过对傅明珊深信不疑,从不曾联想过罢了,如今傅明娴就在眼前……只要稍稍动动脑筋就能清楚这其中的关系,何况,孟嘉弘是知道自己的妻子对曾经傅明娴的厌恶,如今又来了一个……

  此时的孟嘉弘心中没时间去考虑傅钰到底是从哪找到的傅明娴,更没时间思考两人为何这般相似还是一样的名字,孟嘉弘想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不管是不是傅明珊动手,都不能让事情真的发生。

  若是傅明珊所为,他要帮傅明珊瞒下来,若不是傅明珊,权当做他是做了一桩好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傅明娴点头,“不敢有半句隐瞒,原本丫鬟正在替民女梳妆打扮,谁知突然进来几个身强力壮的小厮上门,话也不说直接将民女和身边的丫鬟强行带走,因为走的是小路,民女二人可能又是中了药,浑身瘫软说不出话来,还是民女的丫鬟拼死相护着,才让民女逃脱,可是鹊之还尚且在囫囵之中……”

  傅明娴目光中尽是急色。

  “我这就去看看。”孟嘉弘心也随着傅明娴的话起了惊涛骇浪,这做事风范真的好像傅明珊,明珊……可千万不能冲动啊。

  孟嘉弘身边的书童长远却是面带犹豫,“世子,您……”

  他们和这位傅小姐素未蒙面,世子夫人又在前堂等着世子过去,若是世子因为别的事情耽搁了,恐怕又是要生出事端了。

  孟嘉弘却是笃定的语气摇着头,“长远,你先去汇报夫人一声,就说我有事情要晚些才能去,叫她不必顾虑我。”

  长远只好点头,准备离开,孟嘉弘又补充了一句,“别告诉夫人事情,事关傅小姐的声誉,虚张不得,晚膳的时候我自然会知晓她。”

  “走吧。”孟嘉弘的脚步似乎要比傅明娴的还要快上几分,“你说是在东厢房的客房内?”

  傅明娴深深的吸了口气,“按照方向来看应该是,民女对着府中的地形并不熟悉,是顺着竹林小径才找到世子的!”

  “我知道了。”孟嘉弘头也不回的回答。

  傅明娴跟在孟嘉弘的身旁绕到了东厢房后院之后的客房,突然望向客房的院子停住脚步,“世子姑爷……”

  “怎么了?”孟嘉弘一楞。

  傅明娴向后退了几步,“我……我现在还有些害怕,可以在这里等着世子姑爷吗?”

  “还请世子一定要将民女的贴身侍女救出,我们从小便相依为命。”

  孟嘉弘理解的眼神看向傅明娴,“这样也好,我先去看看到底是府中哪个黑心的人竟然敢对你下手。”

  “不过傅小姐,傅国公府如今前堂宾客众多,此事还是不宜声张的好。”孟嘉弘眉心微蹙的看着傅明娴,万一惹的众人的目光,事情公之于众的话,真的将傅明珊牵扯出来就不好了。

  傅明娴点头,“全凭世子做主。”

  孟嘉弘面色微微缓和,傅明娴不声张就好,这件事情有着他拦着,或许不会那么糟糕。

  临走进到门口,孟嘉弘心中突然起了疑惑,为何这客房会如此安静?莫非是傅明娴的贴身侍女已经遇害?

  孟嘉弘心中咯噔一声,慌忙推开门,却瞧见一道清瘦的女子背影,女子身穿湘色绣海棠花的袄裙,头上簪着嵌绿松石花形金簪,这打扮也不像是婢女该有的装扮,而且……那些小厮呢?

  “姑娘……”孟嘉弘疑惑着开口。

  女子显然也是听到了孟嘉弘开门的声音,回头见已是满眼的错愕,孟嘉弘怎么会来到这,傅明娴呢?

  这房间中的女子不是别人,正傅明乔!

  “世子……”

  “四小姐……”

  孟嘉弘和傅明乔四目对视,满眼皆是震惊。

  “恐怕有些事情不能一时之间同四小姐解释清楚,还是等有机会再说吧。”孟嘉弘意料到事情的不对劲来不及多说,转身想要离开。

  门外咣当一声上了锁,孟嘉弘和傅明乔脸色齐齐一变。

  这架势,是……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