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棋局开4

何宦无妻 +A -A

  莲青顺着脚步声音望去,只见门口出来三个小厮,为首的那个魏三长得尖嘴猴腮模样,一双绿豆大的眼睛贼溜溜的转着,也不知道是傅明珊从哪套弄来的人。

  “莲青姑娘。”魏三向着莲青拱拱手,“哥几个奉命来接人。”

  “今日国公府上客人众人,你们在后院动手的时候动作一定要轻,从东厢房的后院绕回到客房,千万不能出了差错,否则我们都要受重罚!”莲青板着脸,不屑的看着魏三那猥琐的样子,“人就在那里,把她抬走吧!”

  魏三对莲青厌恶的目光视而不见,“您放心了,我魏三办事一向稳妥。”

  “快,用麻袋将这位小姐装上。”魏三和另外两个人手脚麻利的将事先准备好的布袋拿出,因为已经对傅明娴下了药,此刻也就放松了警惕,并未绑住傅明娴的手脚,直接装进了麻袋中。

  魏三……

  傅明娴将谈话都记在心里,今日傅国公府的宾客众多,一旦她被抓去客房,恐怕傅明珊和傅明娴便会再引其他的男子进入她的房中,傅明珊再在背后肆意张扬一番,引得众人围观她在房间中的“丑态”,说她是不甘寂寞同人私通,到时候不管清白还在不在,她的名声就全完了。

  东厢房的后院,被装入麻袋中的傅明娴眼前一片漆黑,心中却已经将之后的事情推算了好几次,从客房再去东厢房逃走,她的时间并不多,要是再想着移花接木,那势必不能有半分的疏漏,东厢房的后院,那里有一片竹林,现在又下了雪,倒是掩藏的好地方。

  傅明乔……也不知道绿灵有没有将鹊之救出。

  那些小厮轻手轻脚的将傅明娴套进麻袋中扛在了身上。

  “莲青姑娘,那咱们就走了。”魏三看向莲青的目光中带着垂涎,大小姐说了,若是傅明娴的事情办成了,就向二夫人讨了莲青来给他做媳妇,他魏三何德何能,竟然能娶到莲青这般姿色的女子为妻,所以他才会做事这般上心。

  “走吧!”莲青狠狠的瞪着魏三一眼,扭头转身去了垂柳院,她得在万氏面前晃悠才行,不然等着找不到傅明娴了,还要将责任怪在自己的身上。

  绿灵躲在暗处见魏三几人抱着个麻袋离开,担忧的看了一眼傅明娴后便迅速的去了柴房,见艾青正拿麻绳捆着鹊之。

  绿灵有些胆战心惊,但还是咬牙从柴房中悄悄拿起木棒直接打上了艾青的后颈。

  咣当一声木棒落地,艾青立即昏倒过去,甚至连回头的时间都来不及。

  “鹊之,鹊之你快醒醒,再晚就来不及了。”绿灵解开绳子,不停的摇晃着鹊之的身体。

  鹊之缓缓睁开双眼,看向昏了过去的艾青浑身一激灵,立刻清醒,“绿灵,小姐呢?”

  “咱们先把艾青绑了装作是你。”绿灵示意鹊之动作迅速一点,“绿翘告诉我要在小姐出门前让小姐服下蒙汗药,估计马上她就会来检查,你一定要去拖住她,我将四小姐引去客房。”

  “好!”鹊之咬着唇,心中一横便下定了主意,这个时候她千万不能害怕,一旦害怕耽搁的便是傅明娴的前程。

  ……

  “动作快一点。”魏三守在客房外面放风,看着不远处来回走动的下人压低着声音催促,“再晚了就要人发现了!”

  “好了好了,三哥,你还真的别说,这位小姐长得可要比傅国公府的那些小姐还出色呢!”其他两位小厮将麻袋解开,把傅明娴就这么放在了客房中的床上。

  魏三一听,眼中露出贪婪,但还是很快的忍了下来,这傅明娴不是他能动的人,色字当头一把刀,他喜欢女人,但是也得有命去享受才行,傅明珊可不是个善类。

  “咱们去汇报大小姐和五小姐,然后领赏钱,剩下的事情就不归咱们管了。”

  “好。”几人的脚步声迅速消失,傅明娴方才睁开双眼,先前那些药力也消散了大半,傅明娴咬着发白的唇角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从客房中走回到东厢房的后院。

  这里曾经是她的家,没人会比她再对这里熟悉,后院小路迂回,正好给她做了掩护,凭着自己对傅国公府记忆很快的就找到了孟嘉弘的院子外,傅明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整理下自己的发髻衣角,将身体藏身在竹林的大理石后,等在了孟嘉弘的必经之路。

  孟嘉弘为人和善,性格温润,出了名的好脾气,若是有人有事相求,无论对方的身份地位,孟嘉弘若是能做的便一定会做。

  傅明娴的眸中闪过一丝愧疚,虽然这是她和傅明珊的恩怨,不想将旁人参合进来,可是却不得已必须要利用孟嘉弘,傅明珊最在乎的便是他,若非傅明珊逼的紧了,傅明娴绝对不会选择这种伤及无辜的报复手段。

  棋局既然已经开了,那便要步步精打细算,容不得半分的马虎。

  清白是一个女子最要紧的事情,傅明珊既然想要再设计她一次,就不要怪她将计就计,她要毁她的清白,那她就让傅明珊赔上自己的夫君,刚好傅明乔野心不凡,若是能成为孟嘉弘的平妻,想来傅明珊的脸色一定会很好看,傅明乔也不会再插手她的事情。

  一举两得。

  今日傅国公府都在忙招待客人,傅明珊是该陪在郑氏身边的,有孟嘉弘在她不方便对下命令,傅明娴确定孟嘉弘一定会落单,竹林突兀不遮风,傅明娴身体躲在大理石后面有些微凉,再加上方才折腾到现在,匆匆出门肩上甚至连披风大氅都不曾带出来。

  傅明娴低头,不断搓动双手哈气来取暖。

  “督主,您不先去和傅国公还有傅二爷打个招呼么?”竹林小径上突然想起了李生的声音。

  汪延沉眸,眉心微皱,“不必了,本就是抚远侯世子送来的请帖,我直接去见他即可。”

  这是……汪延的声音。

  傅明娴浑身如同遭受雷击般当场愣在原地,连带着将大理石上的碎雪撞掉了些许。

  李生刚准备点头回答。

  汪延却突然望向竹林中的大理石方向,浑厚沙哑的声音已然带着怒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