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棋局开3

何宦无妻 +A -A

  试着傅明娴是真的昏了过去。

  莲青嘴角的笑意褪去,目光转而变得凌厉起来,“小姐,您可不要怪奴婢心狠,您若是安安分分在您的傅家待着,不来傅国公府搅这趟浑水多好,可惜谁叫您不识相的来了。”

  “而且,还要成为我们二老爷的义女,傅国公府的小姐了,凭什么!”

  莲青冷哼一声,越说越气愤,“不过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乡野村姑罢了,没见识的人还想着要成为千金小姐,你也配!”

  “还胆敢使唤,责罚我,该死!”

  与此同时,院子外,鹊之也呜咽着的被艾青堵住了嘴。

  “呜呜……你放开我!”鹊之慌乱的挣扎,可惜在艾青下手的同时,院子里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身强力壮的婆子,齐齐的将她用药迷昏。

  今日是傅钰收傅明娴为义女的大好日子,整个傅国公府都知道傅明娴的存在了,二房也不必再像从前那般藏着掖着的瞒着,临雨轩外面看守着的小厮被傅钰撤走忙活其他的事情了。

  傅明娴身边只有鹊之,文竹去垂柳院送东西,莲青才会这么轻易的得手。

  “莲青姐姐,咱们……咱们真的要这么做吗!”艾青有些惶恐,身体更忍不住发抖,“要是被二老爷知道了,会不会将咱们都卖给牙婆子。”

  “看你那没用的样子,你懂什么!”莲青高傲的抬起头,“等着她都不知道是在哪了,谁还能知道这事情是咱们做的。”

  “况且,二老爷现在不过是被她蒙了心智,等着二老爷找不到她之后,自然会将她忘一旁,早就不记得她是谁了!”莲青拍了拍艾青的肩膀,又脱手将自己手腕上的翡翠镶金镯子戴在了艾青的手腕上,“你放心,五小姐说了,只要这事情办成之后,好处是少不了你的!”

  “那……”艾青看着手腕上的翡翠镶金镯子,“那好吧!”

  “先把鹊之堵住了嘴扔到柴房好生看管,等着解决掉傅明娴之后,咱们再把她卖了!还能赚一笔呢!”莲青目光中露出贪婪,伸手将傅明娴头上值钱的发簪都拆了下来放在自己的袖口中藏着,左右傅明娴也是将死之人,这些东西就让她代劳吧!

  莲青贪心,便是连傅明娴这种刚进府不久的人都能摸清楚她的品行,何况是傅国公府的其他人,再加上莲青本就瞧不起傅明娴,又曾被她处罚过,要收买莲青对付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而傅明娴今日鬓上特意带着的是华贵的首饰,害怕就害怕在莲青不动心呢,若是不动心,日后傅明娴如何有证据!

  只是……五小姐……

  莲青说的是五小姐,不是傅明乔也不是傅明珊,而是傅明婵?

  伏在桌子上的傅明娴只觉得头有些昏厥,她狠下心来咬住舌尖,才让神智稍稍清醒一番,莲青献殷勤的送早膳过来的时候,傅明娴就知道那饭菜中十有八九是被人动了手脚,可是若是不吃,势必会叫莲青怀疑,或许逼急了那些人,到时候用强就不好了。

  所以她只是稍稍放在口中一刻,便立即悄悄吐了出去,饶是如此,还是被药力影响了,这会儿虽手脚发麻,但意识还是有的,傅明娴将莲青的话一字不拉的听了进去。

  说实话,听到傅明婵的名字让她有些诧异。

  她对傅明婵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养在嫡母名下,处处学着傅明珊做派,心高气傲的大房庶女,何时傅明婵也变得如此工于心计,懂得如此算计她?

  傅明娴认真思忖了一番,发现自己除了前些日子被傅周氏叫去见面,便再没有出了临雨轩,更不会有机会得罪傅明婵,唯独……唯独那次出去的时候,见到了秦洛,当时傅明婵也在场,傅明婵对秦洛的心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是因为秦洛才叫傅明婵记恨了自己。

  原来如此。

  至于这般有预谋的下手,恐怕也少不了傅明珊这个大姐在背后添油加醋,傅明婵最多是傅明珊用来对付她的刀,借刀杀人一贯是傅明珊的本色。

  这盘棋本就错综复杂,如今又添了个傅明婵,真是……也难怪傅国公府危机重重,守着这般各为其主自私自利的家人,还能有好?

  傅明娴想起前世,因为傅政和何瑾秀双双离世,傅明远和他生母又找上门来,傅国公府不但承认他们母子二人的地位,更加苛责傅明娴,赵秦氏一怒之下便将傅明娴接到自己的身边抚养。

  赵秦氏是想着,等着傅明娴再长大一点,懂得是非有能力自保再送回傅国公府,那时距离及笄定亲也就不远了,何瑾秀的陪嫁数额巨大,都是记名在册的,傅国公府私吞不得,赵秦氏也会再添置一些,有着傅国公府三房嫡女,赵国公府外孙女的身份,傅明娴的未来也不至于太难过。

  赵秦氏甚至还张罗了不少的媒人说亲,选的都是应天中拔尖的世家子弟,只不过傅明娴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霍彦青的身上,旁人连看都不看一眼。

  赵秦氏拗不过她最终作罢,恰逢傅祁刚刚继承傅国公府的爵位,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错事让整个傅国公府都跟着岌岌可危,汪延又正好表露心迹要找人做对食。

  所以,大房的手,就伸到了自己的身上,那时候也和现在差不多的场景。

  她被傅明湘在饭菜里下了药,浑身发软的意识模糊,房间中突然有个陌生的男子出现对她上下其手,她哭着反抗却没多少力气,声音更是虚弱的可怜,若非她拼死咬住了那男人的耳朵,她的嬷嬷又及时的赶到,恐怕她的清白早就被毁了。

  那段时间傅明娴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梦到她险些被轻薄时的场景,惊的一身冷汗迭迭,如今,傅明珊居然还打算对她再用一次这般下作的手段,傅明娴绣中的双手渐渐握紧。

  傅明珊,你绝对会对今日之事痛彻心扉。

  “莲青姐姐,五小姐的人来了。”艾青听着院子外面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