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棋局开2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望着菱花铜镜中的自己,今日的她身着湘红色绣梅花的袄裙,鬓上斜插一的枚红宝石点缀的红梅发簪,称的人面色红润,柳眉淡扫,简单却不失稳重,“傅祁不会坐视不管的,还有傅明乔和傅明珊,她们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的灯。”

  “可是……”鹊之终于憋不住了,皱眉望着傅明娴,“可是小姐,若是这些人都忍着了呢?”

  “您又该怎么办?”

  傅明娴眉心紧皱,“咱们在傅国公府呆了这么久,今日是动手的好机会,正因为人多,才能让傅钰和傅祁的关系上更加火上浇油。”

  “若是其他人都忍着没动手,那咱们也不是毫无准备,傅祁和傅钰这么多年的积怨太深,只要利用机会就能让二人彻底撕破脸,傅国公府分家那日,也就是我们离开的日子。”

  前世傅明娴从赵国公府回来的时候,傅祁尚未继承国公府的爵位,和傅钰明争暗斗却也未曾彻底撕破脸,毫无兄弟情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才彻底让两兄弟反目。

  那时候傅明娴虽心思都放在了霍彦青的身上,可是也对傅祁兄弟二人之间的斗争略有感觉,她记得当时傅祁看上了万氏身边的一个陪嫁丫鬟,想要收为姨娘,谁曾想,本想着要找傅钰当说客,从万氏身边要回来,结果傅钰到好,自己将那丫鬟收房,恩宠有加。

  可惜万氏善妒,如何能留得下那丫头迷惑傅钰,趁着傅钰外出办事的时候,谎称那丫头得了急症,暴病而死,当时那丫头是怀着身孕的,傅钰回来之后雷霆震怒,若非万氏一族在朝中的势力,万氏恰巧也有了身孕,恐怕早已经被傅钰休书一封,送回娘家了,两人的关系也冰封多年,直到傅明盛出世才缓解。

  傅祁也傅钰也是从那时候彻底决裂,生死难容。

  傅明元走的那日,她刻意嘱咐要傅家桓求求同僚好友帮忙调查当年万氏是如何处置那丫头的,因为并非什么隐秘之事,所以很容易被查到,傅明娴原也是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测的,没想到还真的被她猜中了……

  “哥哥不是前些日子递了消息说找到了证据?”

  “再者说,傅国公府的宗祠叔公们也不是好随便打发了的角色。”

  傅钰收义女还开祠堂记入宗谱对于傅家来说可是大事。

  傅国公府屹立大明朝堂多年,这些世家大族是最看重宗庙孝道的存在,起码在人前,看着那些头发花白的叔公们不能做什么。

  可是关键时刻,那些叔公们反对还是很有力度的。

  今日是傅明娴的机会,若是真的等傅钰认了她做义女,事情就要变得棘手很多了,机不可失,她也想快点回到傅家,那里才是她真正的家。

  “可是……”

  “嘘……”鹊之正要回答,却突然被傅明娴给拦了下来,“院子里面有人。”

  鹊之住了嘴,透过明纸糊的镂空雕刻木槿花的窗户看着外面的情况。

  莲青端着早膳笑盈盈的同在门口的文竹打着招呼,其中还不忘瞻前顾后的看着院子里的情况。

  “来了。”傅明娴沉声说道,又重新坐好在杌子上。

  鹊之强迫自己镇定,面色无异的站在傅明娴的身后,看着莲青进门,迎了上去,“莲青姐姐,小姐不是说今日的早膳就不必用了吗?”

  “怎么您还送来了?”

  莲青心思转了转,“小姐,今日是二老爷收您为义女的好日子,恐怕这一天是有的忙了,您还是先简单的用一些吧,否则会支撑不住的。”

  莲青的语气恭敬的反常,傅明娴略作沉吟了一番,“那好吧,难为你有心了。”

  “哪里的话,以后您就是二房的小姐了,奴婢之前有眼无珠,还请小姐到时候不要和奴婢一般见识。”莲青眼睛中带着喜意,慌忙借着傅明娴话的台阶下。

  傅明娴目光闪烁,眉毛上挑的回答,“那是自然,若是你好好待我,我也必然真心待你,但是若是你有二心……我也不会留你,莲青,你知道吗?”

  莲青笑的尴尬,只是目光盯在傅明娴的筷子上,用余光瞥着傅明娴的动态。

  “鹊之,鹊之……二老爷有东西要送给小姐,您和奴婢帮忙去取回来吧?”门外又再度响起了艾青的声音。

  鹊之浑身一凛,犹豫着看着傅明娴。

  傅明娴不着痕迹的点着头,“既然是义父送来的东西,那你就去取吧,记得小心存放,还有快些回来,时辰不早了,我还要去大堂去给义父敬茶。”

  鹊之点头,躬身离开,莲青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连带着目光也变得雀跃许多。

  房间中只剩下了傅明娴和莲青两人,傅明娴突然开口,“莲青,若是我知道的没错的话,你是傅家的家生子吧?”

  莲青没想到傅明娴会突然开口问这个,但不想扫了傅明娴用膳的兴致,还是如实的回答,“小姐您记错了,奴婢不是国公府的家生子,奴婢是二夫人的家生子。”

  傅明娴若有所思的点着头,“那你的父母可健在?”

  莲青摇着头,“奴婢母亲生奴婢时候难产过世了,只剩下父亲一人在庄子上效力,奴婢则是在夫人身边服侍着。”

  “小姐今日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傅明娴笑了笑,“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随便问一嘴,你今日这般打扮起来,倒看着不输给那些世家贵女了,鬓上的八宝攒金丝牡丹簪子也和身上这身浅蓝色绣花长袄搭配,挺好看的。”

  莲青的样貌本就拔尖,院子中的下人也都私下称赞过,说莲青一定是富贵命,但是被拿到明面上来夸赞还是头一次,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姐您说笑了,您才是真的好看呢!”

  傅明娴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将桌上的碗筷放下,“鹊之怎么还不回来?一会该耽搁事情了。”

  “我去看看她……”傅明娴刚准备起身,却突然眼前一黑,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莲青面上一喜,声音却是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姐……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