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她死之后

何宦无妻 +A -A

  澜安亭外的大雪好像小了些,傅明娴将头依靠在柱子上,眼皮虚弱的支撑。

  她派人给霍彦青送去的书信中已经写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她已经时日无多,可是霍彦青还是不想见她。

  泪水无声的从眼眶中落下,傅明娴自嘲的笑了笑。

  这世间的因果循环,从来都是报应不爽。

  当初赵秦氏就已经和她说过执意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可惜她年少无知没遍体鳞伤就不肯回头。

  如今她油尽灯枯,前世所坚持的许多事情倒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飘絮……”傅明娴的声音气若游丝,“我的时间不多了。”

  “你带我出来,恐怕汪延会怪罪与你,你将我头上的梅花琉璃簪摘下戴上,算是我给你对你带我出来的报答,汪延看了簪子便知道这是我的意思。”

  飘絮忍不住抽泣,摇头不肯,“那是督主送给您的,奴婢不要。”

  “夫人,您为什么呢,为什么宁愿死也还是要见他,为什么啊!!”

  “奴婢不知道他有什么好!”

  “有什么好吗?”傅明娴闭上了眼睛,回想着从前和霍彦青相交时候的过往,她努力的想了想,竟然不记得了。

  太久没见霍彦青,甚至连霍彦青的容貌也记不大清楚了。

  “也没什么好的,飘絮……”傅明娴想了想,声音极其虚弱,“或许早些年我是真的喜欢他吧。”

  “不过从外祖母死之后,我便没再喜欢谁了,……我想见他最后一面,或者应该说,我是想要给自己一个解释吧。”

  “到底爱了那么多年……”傅明娴小声呢喃,可能她真的只是想给自己个了解而已。

  她又不是铁人,她的心也是肉做的,也会疼,也会痛。

  不过痛的太久了,也就麻木了。

  “夫人……”飘絮红着眼睛,几乎是从地上爬着扑到了傅明娴到身边,“您再坚持一下,奴婢带您回去,督主一定会就您的。”

  傅明娴已经听不大清楚飘絮说的话了,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好像看到了傅政和何瑾秀正挽着手,微笑着向自己走来,身后赵秦氏正慈祥的看着她,他们是来接她的。

  真好。

  她们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

  “夫人……”飘絮哭意僵硬在脸上,“夫人……”

  “夫人您快醒醒……”

  澜安亭的小路上突然出现一道身影,是……汪延!

  飘絮急促的摇晃着傅明娴的身体,“您快睁眼看看,是督主,督主来接您了。”

  “奴婢求求您了夫人!”

  恍惚之间,傅明娴目光真的就照安絮的话望向青石小路,真的有人,是霍彦青吗?

  天上的大雪纷纷扬扬,掉落在那人的头上,傅明娴认真的想了想,即便那人真的是霍彦青,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她都不想再见到他。

  手腕从栏杆下垂落,傅明娴就这样死在京郊澜安亭中。

  “夫人……”飘絮的哭声撼动天地。

  汪延正在飞奔的双腿突然停了下来。

  他本是被万贵妃叫到宫中做事,回到府中却发现傅明娴不在,便慌忙的找了出来,因为走的急促,一直没得空休息,汪延的鬓上眉毛上都已近结了冰霜。

  连带着人看起来也老气了许多。

  飘絮呜咽的看着汪延,“督主,奴婢该死,求督主杀了奴婢吧,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带夫人出来的。”

  汪延好像没有察觉一般,一步一步,目光紧锁的看着傅明娴走来。

  他缓缓的蹲再傅明娴身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擦掉傅明娴脸上的碎雪,宠溺的眼神好像他抚摸的是一件稀世珍宝。

  汪延小心翼翼的将傅明娴到手握在手中。

  凉。

  深入骨髓的凉。

  凉到让他心慌,“阿娴,你怎么这么冷。”

  汪延神色慌张的将傅明娴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别怕,我一定会救你的。”

  “你信我一次。”

  “我一定会救你的。”

  汪延将傅明娴死死的抱在怀中,眼角有些湿润,“我将陷害你外祖家的吏部尚大仁杀了,又拖了贵妃娘娘派人去瓦刺替你找药。”

  “阿娴,你知不知道贵妃娘娘传我进宫的那一刻我有多高兴!”

  汪延将傅明娴懒拦腰抱起,嘴角噙着几分轻笑,眼眶有些湿润,声音哽咽的说道,“阿娴,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

  汪延满目猩红的看着跟在他身后赶来的霍彦青,声音咬牙切齿,“现在你满意了吗?”

  天上的大雪纷纷扬扬,掉落在那人的头上,傅明娴认真的想了想,即便那人真的是霍彦青,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她都不想再见到他。

  手腕从栏杆下垂落,傅明娴就这样死在京郊澜安亭中。

  “夫人……”飘絮的哭声撼动天地。

  汪延正在飞奔的双腿突然停了下来。

  他本是被万贵妃叫到宫中做事,回到府中却发现傅明娴不在,便慌忙的找了出来,因为走的急促,一直没得空休息,汪延的鬓上眉毛上都已近结了冰霜。

  连带着人看起来也老气了许多。

  飘絮呜咽的看着汪延,“督主,奴婢该死,求督主杀了奴婢吧,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带夫人出来的。”

  汪延好像没有察觉一般,一步一步,目光紧锁的看着傅明娴走来。

  他缓缓的蹲再傅明娴身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擦掉傅明娴脸上的碎雪,宠溺的眼神好像他抚摸的是一件稀世珍宝。

  汪延小心翼翼的将傅明娴到手握在手中。

  凉。

  深入骨髓的凉。

  凉到让他心慌,“阿娴,你怎么这么冷。”

  汪延神色慌张的将傅明娴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别怕,我一定会救你的。”

  “你信我一次。”

  “我一定会救你的。”

  汪延将傅明娴死死的抱在怀中,眼角有些湿润,“我将陷害你外祖家的吏部尚大仁杀了,又拖了贵妃娘娘派人去瓦刺替你找药。”

  “阿娴,你知不知道贵妃娘娘传我进宫的那一刻我有多高兴!”

  汪延将傅明娴懒拦腰抱起,嘴角噙着几分轻笑,眼眶有些湿润,声音哽咽的说道,“阿娴,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

  汪延满目猩红的看着跟在他身后赶来的霍彦青,声音咬牙切齿,“现在你满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