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最毒妇人心

何宦无妻 +A -A

  督主府上一入夜便安静的可怕,府中的下人除了李生和飘絮之外便再无其他。

  西厂的厂卫虽是会保护汪延的安危却也都是在暗处,不会明面上来说话。

  书房内,李生笑着将孟嘉弘急送过来的请帖送到了汪延的手中,“大人您真的神机妙算,昨天还说要答应傅国公府的邀请,晚膳时抚远侯孟世子和傅二爷便已经送来请帖了。”

  “两人约的您明日,离小年宴还有些日子,听说是傅二爷想要认傅家桓大人的女儿为义女,还是要开祠堂,将名字刻入宗谱内的……”

  “傅家桓的女儿?”

  汪延挑眉,伸手将孟嘉弘的请帖接过,打开看了看便扔到了一旁,孟嘉弘无非说的是些客套话,保定抚远侯府离应天尚远,许久未见,邀请他入府一聚。

  “看来他女儿才是重要的角色啊,只是不知道那傅钰为何会如此有把握。”

  “那就明日吧!”

  汪延没有太过在意,将目光继续放在案桌上放着的大理寺卷宗上,“张齐可松口了?”

  李生摇头,“没有,中间昏了几次都是按照大人您的吩咐,及时叫大夫在一旁诊治的,估计明日才会醒来。”

  “大人,您说……”李生有些迟疑,“您怀疑三年前的事情和十九年前的人是同一个人所为?”

  汪延沉眸,手指却是在不停的摩擦着拇指上的扳指,沉声说道,“不是怀疑,是肯定。”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朝中何人所为。”

  李生也摇头叹气,“赵家的事情倒还好,可是十九年前……太久远了,当年的老人都已经不在了。”

  十九年前……

  如今是成化十七年。

  以此推算,十九年前则是天顺六年,那时候还是先帝英宗在位,也是大明开国以来最动荡的年代。

  因为皇权的更迭,多少百年世家因为站错队而阖族陨落,甚至连当朝首辅梁永士也不能幸免,冤案惨案更是屡见不鲜。

  新帝登基,朝中官员大变动,可惜过了太多年,参与其中事情的官员要么已经告老还乡,要么已经病逝。

  想要翻出旧历,实在是有些难度,而且,汪延还要瞒着各方势力的耳目,事情就变得更加棘手起来。

  “事在人为,总不可能完全被抹掉痕迹。”

  “张齐不肯松口,大理寺还有少卿和正卿在,实在不行还有刑部一干官员,总会有人松口。”汪延眸光冰冷,“一旦松口,那些陈年往事就会想破裂的伤口一般,牵扯的越来越深。”

  “只要你还在,只要我还在,就还有机会。”

  “大人您放心,小人一定会帮您的。”李生拱手。

  汪延起身,重重的捏上了李生的肩膀,声音沙哑的说道,“这些年,委屈你了。”

  “虽然……但是你也该找个人作伴。”

  李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语气中也带着几分动容,“小人的命是大人的祖父给的,小人愿意为大人做任何的事情,何况只是……”

  “小人只想一辈子效忠大人,不想成家。”李生抿唇,“多谢大人美意。”

  “我知道。”汪延的语气有些无力,白天在人前,他奸佞残暴,笑里藏刀,可是晚上不过一人孤寂悲凉而已。

  ……

  翌日清晨,傅国公府在年关提前忙了起来,傅家祠堂的叔公早早被请入府中等候,并且傅钰又着重邀请了一些交好的世家前来观礼。

  傅国公府的二老爷傅钰要认义女,并且将名字刻入宗碟中是大事。

  傅周氏没能劝住傅钰,病状又严重了几分,傅祁虽然继承了傅国公府的爵位,却也是没有立场和资格足阻拦傅钰认义女的事情,傅钰势在必行。

  闲华阁中。

  “珊姐儿,怎么办?”郑氏压低着声音说道,“隔着院子都能听见垂柳院中正在忙碌着,辰时你二叔可就要开祠堂了。”

  “若是那丫头真的被傅钰收为义女,以后可就要为二房办事了。”

  傅明娴和傅明茹相比,要是我是汪延也一定会选择前者,哪怕大房不愿意相信,可也是不争的事实。

  傅明珊眼中浮起一丝冷笑,“您别担心,且不说那汪延一定会看上傅明娴,便是他真的认做义女又如何,一个丢了清白的女子送去汪延的府上,是打算让汪延头上挂绿不成?”

  “当初汪延要走傅明娴,到底传言未可信,他装作不相信又不准我们开口提及也就罢了,要是这次他亲眼见到呢?”傅明珊握着郑氏的手安慰道,“我就不信他还能再忍一次?”

  “到底她不是真正的傅明娴。”

  “珊姐儿,你是说?”郑氏倒吸了一口凉气。

  傅明珊笑着点头,“二妹当初的办法还是很好用的,既然那傅明娴和老三那么像,我们也不介意她们一样的下场。”

  当初傅国公府陷入危机,傅明湘又心高气傲,一心想要入宫为妃,也不知道从哪听到的汪延意欲求取傅明娴为妻。

  说的难听点也就是成为对食。

  问也不用问傅明娴是一定不肯,赵国公府又有个赵秦氏在,虽然病病歪歪的……但是若非没有充足的借口,不要说拿捏住傅明娴,便是众人的悠悠之口也难堵住。

  毕竟傅明娴是三房嫡女,是傅政和何知秀的唯一血脉,傅政身上有战功,又是为国捐躯,傅明娴不是随便可以打发了的存在。

  思来想去,傅明湘便对傅明娴动了手脚,派人在她的饭菜里下药,将她迷惑又送去了男子到她房中。

  清白没了,对外只需要交代一声傅明娴自幼缺少人管教不检点也就是了,傅国公府宽厚,还容下她做三小姐,到时候不要再说送给汪延做对食,便是处死都不会有人在意。

  可惜当时傅明娴殊死反抗,说什么也没让那男人得逞,清白保住了,但是汪延的花轿她却是非坐不可。

  如今,傅明珊想故技重施,让历史再度再现不说,还是当着那么多应天中的权贵的面上。

  最毒妇人心。

  “汪延已经答应了嘉弘今日回来观礼,您就且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