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对手(修)

何宦无妻 +A -A

  正如徐友珍自己也知晓,他老了,人不服老不行,终究岁月才是最锋利的箭矢,朝中人才辈出,更新换代的太快。

  他能掌控十年,能掌控二十年,能掌控三十年,却不能掌控一辈子,他盛况的时候得罪的人太多,到了将行就木的时候,势必无法安度晚年。

  所以,他需要培养新的爪牙来代替自己的职位。

  曹吉祥同样也人过六旬,有因为太监没根残疾,而造成心理扭曲,手中沾染的鲜血太多,冤孽更多,众怒难平,倒台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锦衣卫都指挥霍彦青,的确年轻,甚至要比汪延还要小上几岁,可是他性格冷清,不善交际,孤掌难鸣。

  唯独陆历久和他旗鼓相当。

  四年前汪延曾和他交过手,不输不赢。

  汪延手段奸佞残暴,陆历久看着温文书生,可是骨子里却同样嗜血,从寒门秀才,一步步走到翰林院,他虽在翰林院默默无闻却能让徐友珍一直不曾放弃关注,这就是本事。

  对手是让人觉得可以旗鼓相当的存在,而被汪延看做对手的,就只有陆历久。

  李生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督主还记得当日奴才从清凉寺回来的时候,说曾在杨柳胡同见到傅国公府的马车吗?”

  “那处是住着国子监主簿傅家桓大人,好像和傅国公府有些牵扯,前些日子傅二爷将傅大人的妻女接到了府上,因着督主拒绝了傅国公的请帖,奴才也就没有留神太多,具体是不是因为这个也不是很清楚。”

  李生又继续说道,“抚远侯世子孟嘉弘协同夫人从晨起从保定回了应天。”

  “国子监主簿。”汪延眉头紧皱,眸光深邃,“傅家桓,傅钰将他的妻女接到了傅国公府。”

  陆历久和傅国公府有些交情他是知道的,平日里也会去给傅五少爷讲学,可是最近……好像陆历久最近去傅国公府的次数多了些。

  “连孟嘉弘都来了。”

  傅祁的心思汪延心中清楚,可惜傅明娴就只有一个,她死了,哪怕是再像的人都不是她,所以对于傅祁的行为,汪延有的只是厌恶。

  对于傅国公府,他没有打压就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更不想参和大房和二房的争端。

  可是现在,傅钰将傅家桓的妻女接近了府,傅祁将孟嘉弘给请了过来,陆历久又去的频繁,几件事串联在一起,究竟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

  汪延抿唇,说话间已经从地牢中走了出来,抬头望着天空,一抹殷红色的夕阳将半空染成红色,宛若火焰一般的嫣红,更像西厂暗牢中的鲜血,冬日的夕阳虽看起来暖,但却已经冷的刺骨,“恐怕是要变天了。”

  “明日朝局会有变动。”汪延思忖片刻,笃定的语气说道,“若是傅国公府再派人送请柬,就答应吧。”

  李生有些诧异,随即点头,“奴才知道了!”

  ……

  “夫人,要不您先用膳吧,老爷许是朝中有事情耽搁了。”兰芝将软毛织锦披风搭在赵宛容的肩上,有些心疼的说着,“您的身体本就不好,若是再这么熬着等着,恐怕又要难受好些日子了。”

  赵宛容身着桃色蜀锦绣红梅长袄,鬓上簪着红梅金丝镂空珠花,蜿蜒盛开直到鬓角,连带着面色也红润了几分,平日里她不喜奢华,皆是素衣淡容,今日却是刻意打扮许久。

  她和陆历久成亲五年了,正好五年。

  陆历久平日除了偶尔去傅国公府替五少爷讲学,便只剩下了翰林院和回府了,回来的一向准时,想来今日是真的有推脱不得事情才晚了。

  赵宛容看着楠木桌上摆着的几样菜肴,宫保鸡丁,瓜烧里脊,炒鲜菇,凉拌豆芽,还有那豌豆黄,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不累。”

  晨起她便在厨房忙着,虽然她的身体不济,不能亲自下厨,但菜式皆是她在一旁看着的,都是陆历久素日最爱,尤其是那蒸的冒着热气的豌豆黄。

  赵宛容摸了摸鬓上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脸上笑的甜蜜,“再等等吧,你先将这些菜都撤下去放在锅里热着,等着历久回来再端出来。”

  其实赵宛容也是极美的,不同于傅明娴的耀眼,却别有一番温婉贤淑,只是这么多年她都在病中,赵国公府又遭逢巨变,便也没了打扮的心思。

  红梅,从前傅明娴是最喜欢红梅了,赵宛容是赵国公府的嫡女,骨子里带着骄傲,可唯独遇上了陆历久之后,这些骄傲也零落成泥,哪怕是在学她,只要能让陆历久欢喜,赵宛容也是开心的。

  兰芝拗不过赵宛容,只好点头答应,这准备撤下的时候,却突然见到门外陆历久的身影。

  “夫人,老爷回来了!”

  赵宛容脸上带着惊喜,“是吗?”

  “那太好了。”赵宛容起身,肩上的软毛织锦披风掉落在地上,“扶我过去看看。”

  陆历久已经迎面走了进来,微皱着眉头的替她将披风捡起,又重新搭在她的肩上,“都说了可以不用等我的。”

  赵宛容笑了笑,“也没有刻意,刚好做好了,你便回来了。”

  陆历久拉着赵宛容坐下,又亲自向她的碗中布菜,却依旧神情淡然,好像对赵宛容呵护备至,是他的责任,“趁热吃吧。”

  赵宛容柔声问道,“历久,是有什么喜事吗?你看着很开心的样子?”

  陆历久抬头瞧见了赵宛容鬓上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有些失神的说道,“我看着很高兴的样子吗?”

  赵宛容重重的点着头,“很高兴呢。”

  陆历久一贯是面色平静,对所有事情都不太关心,可是从进门回来,他的唇角便一直是微扬着的,除非是重要的喜事,否则陆历久不会这般喜上眉梢。

  陆历久突然笑了,“的确是有喜事。”

  “明日我便要去兵部出任兵部左侍郎一职。”

  赵宛容脸上的笑意褪去,有些僵硬的问道,“怎么好好的,突然调去了兵部?”

  陆历久在翰林院呆了这么多年,除了四年前……那次主动求职,便再没无升迁之意,赵宛容心中开始慌张起来。

  陆历久又似无意般的说道,“你不适合红梅,还是牡丹更适合你一些。”

  赵宛容眼中氲着水雾,嘴角却依旧挂着笑意,“好。”

  她竟然……连学她的资格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