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放长线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从鹊之手中接过那包东西,瞥了一眼外面并没有其他人,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

  整齐份量的白色药粉。

  “小姐,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鹊之恨恨的说道,“没想到那四小姐看着柔柔弱弱与世无争的样子,怎的就这么狠毒的要陷害你的性命!”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确定,你先告诉绿灵小心行事,莫要被察觉出来端倪。”傅明娴又将白色药粉重新包好,“最好是能请个大夫过来检查一番。”

  她得知道傅明乔的打算是什么,才好做应对。

  傅明娴又犯起了难,若是她称病势必要惊动万氏,到时候请过来的大夫也都是万氏的亲信。

  她不但没机会,就算真的询问了也怕大夫嘴不严走漏风声。

  究竟怎么办呢?

  傅明娴手指不停的红漆桌面上敲打,紧皱的眉头突然松开,似乎是有了主意。

  “鹊之,陆大人可还来府上替六少爷讲学?”

  鹊之想想,“好像是在的,陆大人这几日来的比较勤,奴婢也见过几次。”

  陆历久是懂医的。

  若是傅明元还在,她也好用借口去看望傅明元读书顺道向陆历久询问。

  不知道这么贸然去找他,他会不会厌烦。

  其实傅明娴对陆历久很愧疚,当年她为了自己去设计陆历久,霸道的将赵宛容推给他,这么多年,他却对赵宛容温柔照顾,哪怕陆历久功成名就。

  曾经的伤害却是抹不掉的,要是有人就这么匆忙的决定了自己的一生,恐怕她自己也会恨对方入骨。

  可是傅明娴此时能想到的也只有他了。

  傅明娴有些局促,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般,想要去承认错误,但却不敢。

  “那……那你去问问,就说上次的草药香囊很有效果,药方丢了,能不能劳烦陆大人再开一副。”

  鹊之点点头,“奴婢这就去。”

  “等等……”傅明娴咬着唇,随即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我再另想别的办法。”

  她之前错的太深,陆历久不恨她就已经很好了,如何会帮她,况且,傅明娴也实在没这个脸面。

  “小姐?”鹊之不懂傅明娴的纠结。

  “你先下去吧,我再好好想想。”傅明娴透过镂空雕刻花鸟的窗户望向白茫茫的院子,手中握着药粉,心思不知怎的就乱了起来。

  一个问题也在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当年,陆历久究竟有没有察觉出来自己被下了药,还有赵宛容,究竟是怎么想的。

  鹊之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却是悄悄的将傅明娴的话记在了,“那您有事再唤奴婢过来。”

  傅明娴将手中的药粉藏好,又将茶册拿了出来,却也是无心背诵。

  “陆大人……”院子里突然响起文竹的声音,“您怎么来了?”

  傅明娴心底一沉,慌忙的顺着窗户望着去。

  只见陆历久今日穿着青色长袄,头上的发髻用竹簪挽着,至于腰间挂着的玉佩则更是素静了,哪怕为官多年,他依旧是当年赵国公府所见的书生模样。

  傅明娴还是头一次这般仔细的打量着他,前世是因为不在意,今生是因为愧疚。

  “来看看你们小姐,她是我的病人,我有责任要确信她已经痊愈。”陆历久不慌不忙的说道。

  文竹点点头,却是已经将陆历久往院子里面请了,陆历久给六少爷傅明盛讲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人品贵重,在二房中也颇受尊敬,曾经傅明欢重病的时候,也是陆历久看的。

  “小姐,陆大人来了。”文竹敲了敲门,“陆大人您请,小姐此刻正在背诵茶册呢!”

  陆历久轻车熟路的递出红绳,文竹替傅明娴绑好。

  “小姐,院子里还有些活奴婢没有忙完,若是您有需要就唤奴婢一声。”

  文竹并未多想。

  傅明娴和陆历久从前并未相识,院子里面都是丫鬟守着,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还疼吗?”陆历久眉心微蹙,“脉象平稳,并无大碍。”

  傅明娴摇头,“已经好了的,只是……”

  傅明娴就这样隔着绣富贵牡丹的屏风看着陆历久沉思的样子。

  “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大人帮忙。”傅明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药粉透过屏风递到了陆历久的面前,“大人可否帮忙看看这是何物?”

  陆历久眸光微有些诧异,但还是照做,打开药粉仔细的嗅了嗅,又用手指轻蘸些粉末揉碾。

  “蒙汗药。”

  陆历久又继续说道,“此药不会伤害人的身体,只是服用后会短暂的浑身乏力,小姐还是不要轻易沾染。”

  他正好替傅明盛讲学完准备回府,却正好见到她身边的小丫鬟来回向院子里张望,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却不好开口。

  陆历久便自己来了,本还以为是傅明娴的脚伤又犯,却不想竟然是递给这包药粉要他鉴别。

  陆历久目光沉了沉,傅国公府也兴起蒙汗药了。

  傅明娴有些尴尬,“多……多谢陆大人提醒。”

  傅明乔的药粉是什么不好……偏偏又是蒙汗药,傅明娴犹如做贼一般的偷瞥了眼陆历久,恐怕蒙汗药这三个字这辈子都是他的忌讳了吧。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还能平静的和她讲话。

  “只是陆大人,今日之事……可否不要告知旁人?”傅明娴试探着看着陆历久一眼,又解释道,“寄人篱下,总是要处处小心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陆历久嗯了一声,便作势要离开,临到一只脚踏出门外的时候又回过头看向傅明娴。

  “傅小姐可曾想过要改变现在的处境?”

  “啊?”傅明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您……您说什么?”

  陆历久摇头笑笑却不再多说,留下了傅明娴疑惑。

  改变现在的处境?

  陆历久是在指什么?

  她为何会觉得陆历久书生气下掩盖的是鲜血的腥味,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还记得前世在督主府上,也在汪延的身上有过如此感觉,那时候的汪延听从皇上的命令在审问一个贪官,听说是动了刑的,流水的刑罚走一遭半条命也就交代在哪里了。

  没有了莽撞的爱意,人的思维也变得清楚起来,若是将来有机会,她一定要去见见赵宛容。